四季小音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會不會遇到了ISIS

(2017-03-03 20:25:27) 下一個

昨天晚上由於聽兒子一直咳嗽,我躺在床上,不停地擔憂,自責,著急,一晚上都沒睡著。早晨給兒子量體溫,做飯,到了地鐵已經比平時晚了五分鍾,看著熙熙攘攘趕地鐵的上班人群,我知道今天肯定又沒座了 。果不其然,上了地鐵,發現真的隻有站著的份了,而且靠門的幾個好一點的位置也都早有人霸占了。感覺好困好累。

 

正在這時,我突然眼前一亮,穿過人縫,不遠處一排縱向的三人座中間的座位竟然還空著!我快速地掃了一眼周圍,竟然沒有一個人有想和我爭座位的意思,於是三步並作兩步擠在兩個二十多歲的男孩中間坐了下來。左邊的是一個白人孩子,正在戴著耳機享受音樂;“Good Morning!“還沒來得及觀察右邊,我被一聲親切的問候吸引了過來,迎麵是一張青春洋溢,留著濃密的黑胡子的伊斯蘭青年的笑臉。我下意識地脫口而出,“Good Morning!”  雖然,覺得哪裏有點不太自然。

 

座位很擠,我費力地從包裏拿出報紙,習慣性地翻著主要的新聞,準備翻完後閉上眼睛打會兒盹。這時我餘光中察覺到伊斯蘭青年朝我這邊掃了一眼,似乎在看我在讀什麽內容。我沒有多想,隻顧低頭迅速掃著感興趣的話題。突然覺得伊斯蘭青年站了起來,我正沉迷於一個喜歡的專欄,沒顧上抬頭,卻聽到他在講話,“… … It’s a great day today, I just want to pass a message from God… …” 我抬起頭,首先看到坐在斜對麵的一位大姐在衝我撇嘴, 青年繼續講著,“Let’s worship to God… …” 原本擁擠嘈雜的車廂裏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 …Have a Great Day!” 還沒反應過來,青年結束了演講,坐了下來,感覺他又向我這邊扭了一下頭。沒有看他,我卻往左邊瞥了一眼白人小青年,他正在慢慢地收起耳機,閉緊了雙眼。

 

我於是低下了頭,裝作繼續讀報紙,但其實再也集中不了精神。餘光中,伊斯蘭青年把手伸進放在他兩腿之間的紫色背囊裏。他穿了一條淺色的褲子,洗熨得很幹淨平整。他從背囊裏掏出了一本書打開看,上麵寫滿了蝌蚪似的文字。天哪,這不會是古蘭經吧!我本能地想站起來躲到遠處的車廂去,但又不知為什麽怕這樣做會更引起他的注意。不行就假裝下車,再從遠處一個門上來?可人這麽多,下去之後擠不上車怎麽辦?左邊的白人小青年隻顧閉著眼睛,不知他是不是真在睡覺。

 

感覺伊斯蘭青年又向我這邊瞥了一眼,好象他對自己剛才的行為也有些不自在,想觀察我什麽反應。我視而不見地隻顧低頭讀報的樣子似乎讓他更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手又伸進了背囊。我突然心跳加速,想起最近這兩年接連發生在世界不同地方的可怕事件。老公,兒子,我不會今天之後就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吧?

 

伊斯蘭青年終於從背囊裏掏出了一個黑色的手機,打開來,看上麵的短信,同樣是蝌蚪般的字樣。我腦子裏想象短信的內容,不會是指令他幾點鍾引爆背囊裏藏著的炸彈吧?我的大腦變得異常清醒,昨天一晚欠下的睡意消失殆盡。青年每動一下手指,我的心都跟著動一下。

 

車廂裏越來越擁擠,後麵上來的人根本不會想到剛才發生了什麽。他不會是等待人最多的時候再下手吧?我被自己的這個設想嚇了一跳。

 

熟悉的站名終於從音箱裏傳了出來,好親切!我迫不及待地擠過人群,跳下了車。

 

到了辦公室,我立馬把剛才的地鐵“險遇”講給了同事Mary, 她張大了嘴,半天說不出話來。“哎,政府的一貫包容,多元政策是好,可有些人正是利用了大家的這種善良,包容來做壞事。”Mary 說,“想一想你當時旁邊如果坐的是任何其他族裔的人,不管是黑人,白人,亞洲人,你都能毫無顧忌地站起來離開那個座位,不會引起任何想法。可現在有些事情讓大家自己搞得越來越敏感,使人不敢觸碰。”

 

結束了跟Mary的談話,我打開電腦,開始了一天的工作,不知為什麽地鐵裏那張青春洋溢的笑臉又在腦海裏浮現了出來。二十幾歲的年紀,但願他隻是一個坐地鐵上班的普通穆斯林男孩,和你我一樣來到這個自由的國度,隻是想把自己的信仰在新的一天開始的時候跟大家分享。

 

陽光從對麵的大玻璃窗暖暖地灑了進來,這麽美好的一天不應該有什麽恐懼。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