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秋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墓園

(2016-11-10 19:54:36) 下一個

離經常去散步的公園不遠處有一個墓園,有時會特意繞到那裏,從中間穿過。喜歡那裏的寧靜和安詳。

中國的文化對墓地是很忌諱的,買房子絕對不會買墓地旁邊的。西方人似乎對墓地有著不同的理解。有一次和一位西方同事聊天,他說他家後院緊挨著一大片墓園,非常安靜,兩個孩子從小就常常在裏麵玩,他覺得很難得。分析原因,也許中國的文化故事裏死亡是和陰曹地府,閻王爺,麵目猙獰的大鬼,小鬼聯係起來的,而西方人的想象裏,好人離開人世之後都會去美麗安靜的天堂。我還是更喜歡西方的說法。

在墓園裏慢慢地走一走,讀一讀墓碑上的文字,能看到很多不同的故事。

有一個墓碑是1965年埋下的,上麵有一個大大的題目"Rose", 還以為下麵的主人名字叫Rose, 仔細讀起來,"In loving memory of Josephine Rogerson, beloved wife of William Rose, June 1911 to May 1965, till we meet again - " 原來為妻子立碑的丈夫姓Rose, 妻子的離世應該對他來說傷痛欲絕,把自己的名字也刻在碑上是準備將來有一天能夠與妻子團聚,可這個誓言又很顯然沒有實現。我不甘心地在周圍轉了一會,希望找到一些線索,可惜的是周圍的墓碑都和它沒有一點關係。妻子孤單地立在那裏50年,丈夫去了哪裏?會是移情別戀後來再也沒回來,和另外一個女人不知葬在了世界的哪一個角落?抑或是妻子走後,他悲慘地度過餘生,無兒無女,死後無人幫他找到他想要的歸宿?

還看到有一個墓碑是一個老奶奶和孫子葬在一起, 上麵寫著, "In loving memory of Mother Katherine Garton who died March 1943 in her 80th year, also her grandson Frederick Baker killed in action July 1944 at Caen, Normandy in his 26th year"。 奶奶死於1943年,享年80歲。孫子1944年7月執行任務時死於諾曼底的凱恩,年僅26歲。難以想象親愛的母親和兒子先後去世,埋葬他們的那對中年夫婦是一種怎樣的悲痛。

最讓人感傷的是沒有想到墓園裏竟然有很多孩子的墓碑,有的十幾歲,有的幾歲,最小的剛幾個月。讓人感到生命是如此可貴,不要認為每天能夠享受陽光雨露是件理所當然的事。這些躺在地下的幼小的亡靈們,隻那麽短暫地看了一眼世界就匆匆地離去。

有一個墓碑上麵刻了一家四口的名字, "In loving memory of Richard Vallance, April 1936 - January 1937, son of David Vallance, 1901 - 1993, husband of Elizabeth Fulton, 1909-1998, their daughter Margaret Vallance, 1930 - "。弟弟走得最早,1936年4月出生,1937年1月離世, 隻在世上短短地停留了九個月。好在有女兒的陪伴,夫妻兩人都活到了90歲高齡。這應該是一個充滿愛的家庭。女兒1930出生,墓碑上為自己留著位置,希望有一天能夠四口人在美麗的天堂相聚。看到這個墓碑的那一天,上麵正擺了一大捧鮮花,肯定是有人剛剛探訪過。想象一位86歲的老婦人步履蹣跚地捧著鮮花來看望另一個世界的家人,陰陽相隔,又會是一種什麽樣的感受?

墓園裏最多的墓碑是夫妻合葬。很多夫妻前後隔不到一年就相隨而去。攜手一輩子的兩個人突然一個倒下了,留下的老人往往很快也失去了繼續走下去的信念和能力。當然最喜歡看到的是老兩口都活到90多,100歲以上, 讓你覺得他們安安祥祥地並肩躺在那裏是多麽踏實,多麽溫暖,多麽美好的一件事。站在墓碑前看望他們的孩子們臉上也應該是洋溢著欣慰的笑容吧?

墓園的門口立著一塊大大的石碑,上麵簡單介紹了墓園的曆史,最下麵刻著這段文字,

“Remember me as you pass by
As you are now, so once was I.
As I am now, you soon will be.
Prepare for death, and think of me."

回來後專門Google了一下,這段碑文原來已經被很多墓園引用過,它還來源於一個悲傷的故事。

曾經有一位婦人名字叫Sarah Cottington。她有三個孩子。兩個都死於肺結核。有一天她丈夫去工作了,她發現她的正在繈褓中的第三個孩子也開始咳嗽個不停。她實在不願看到這個唯一留下來的心肝寶貝再染上肺結核,於是搭上過路的馬車疾奔去找醫生。不幸的是,當馬車橫衝過一處火車鐵軌的刹那,被呼嘯而來的火車撞了個正著。

Sarah在醫院睜開眼睛的時候,旁邊圍著的醫生護士們都驚喜地叫道,"我們真不相信你能夠活過來!”但Sarah說的第一句話就是, "我的孩子在哪?" 醫生告訴她出事的現場沒有見到有孩子。Sarah當時就精神失常,最終死於政府的瘋人院。

據說她的亡魂不肯離去,一直在White Pines Dude Ranch - 白鬆樹大牧場,也就是當時火車和她乘坐的馬車相撞的鐵道處遊蕩。後來人們為了紀念她,在牧場旁邊給她立了個碑,上麵就刻下了這段碑文。這個牧場據說位於美國的Oregon, Illinois。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