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秋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在加拿大認識的各族裔的朋友們(四)

(2016-10-08 09:17:16) 下一個

Sean

第一次見到Sean是我到這個辦公室工作不久,正在複印室低頭複印一份文件,他拿著幾隻鉛筆進來用電動鉛筆刀削。記得他當時穿了一件白襯衫,金黃的頭發在後麵紮成一個馬尾,配上長長的金黃胡須,一副玩世不恭的藝術家風格。我衝他點頭笑了笑,他也衝我笑了笑,似乎還稍有些害羞,給我的第一印象很內向。

後來幫老板做年度考核,才知道Sean是個在專業領域很有建樹的人,那次準備給他評優,每個辦公室隻有一個名額。老板是個很爽快,很直來直去的人,邊讓我幫著準備Sean的材料,便告訴我說,Sean這個人非常聰明,優秀,可有的時候也是個Pain。後來接觸時間長了,我慢慢理解這個Pain在Sean身上的體現 – 他是一個非常不拘小節的人,規定的deadline從來不遵守,而我們老板又恰恰是個工作生活一絲不苟的人,說好10點開會,絕對不能晚一分鍾,碰上Sean真是沒辦法。記得有一次我們老板組織一個幾百人參加的年度業內人士交流會。會議日程安排得精益求精,每個發言者的時間安排精確到分鍾。輪到Sean作presentation, 他開始滔滔不絕,時間到了還沒有任何要收尾的跡象,就看我們老板在下麵急得衝他舉提示牌,做口型,打手勢,怎麽都無動於衷,最後沒辦法隻好走到台上宣布時間已到,把他逼了下來,不過他倒也沒有任何不高興的樣子。

我跟他慢慢熟起來是後來發現我們下班的點一樣,還有另外一位女同事,我們三個總是同時下樓,同時坐地鐵。那位女同事屬於那種一下班就換上球鞋使勁往地鐵衝的人,Sean總是慢慢悠悠跟在她後麵,其實急也好,輕鬆也好,最後擠上地鐵的時間也沒什麽差別,這也許就是我和Sean最早達成的共識。Sean住Rosedale, 幾站就到,可短短的時間,他會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逗得我們樂。他說發現我和在他隔壁辦公的一個小夥是最容易被逗樂的人,所以很願意跟我們聊天。我有時候經過他的辦公室,是總能見到他在跟隔壁小夥說個不停。

我們單位每年都參與Take Your Kids to Work活動,誰家有九年級的學生那天都可以跟家長來上班,了解父母的工作,對剛上高中的孩子應該是一件有意義的事。那一年正好Sean的兩個女兒上九年級。我正在低頭辦公,兩個年齡相仿的女孩走過來,從我的workstation隔斷上探過頭跟我打招呼,自我介紹說是Sean的女兒。我問她們是不是雙胞胎,因為都上九年級。“不是,”其中一個好象更外向一點,“我們是被領養的。”我心裏驚了一下,但盡量沒讓這種驚奇表現出來。記得在中國的時候,住爺爺奶奶後院的阿姨由於不能生育,從南方領養了一個小女孩,當時媽媽一遍又一遍地囑咐我,千萬不要跟人提起那個女孩是領養的,因為怕她知道了長大後會去找她的親生父母,這對養父母是不公平的。沒想到西方的家長這麽開明,從小就告訴孩子是領養的。我後來悄悄問過在這工作很久的一位女同事知不知道這件事,她說知道,他聽別人講過很多關於Sean如何撫養兩個女兒的溫暖故事。

從那次見過Sean的兩個女兒後,下班在地鐵碰到Sean, 他會常常念叨他的女兒,當然我從來沒向他問起過領養的事。他說兩個孩子上高中,成績不太理想,他每年給她們花在Tutor上的費用有幾萬元。她還提起過兩個女兒都在學騎馬,進步很快。他說兩個女兒性格很不一樣,其中一個很知道粘人,經常自己坐地鐵來辦公室找他;另一個女兒有些內向,上高中後好象有些抑鬱,要看心理醫生,他很擔心她不能正常畢業,上大學。

我們辦公室每年聖誕節放假的前一天,家長們喜歡把孩子帶來玩,似乎形成了一個傳統。我由於離家遠,懶得帶孩子過來,不過很享受過節的時候聽到走廊裏孩子的笑聲。為了不影響家長的工作,我們一般給孩子找一個會議室,讓他們在裏麵一起做遊戲。隔壁的女同事有一年帶兒子過來,中間進會議室看了看,說這幫孩子玩得很好,Sean的兩個女兒在裏麵最大,很會照顧弟弟妹妹。結束的時候還讓小朋友們把會議室清理幹淨,把白板上的字擦掉,並且教小朋友們一起做了一張感謝卡,謝謝我們留他們在辦公室玩。後來那張卡訂在我們辦公室的宣傳板上有一年的時間,大家經過的時候都會禁不住一遍遍地看。

Sean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習慣,是每天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就會在廚房給自己製做一大盆水果蔬菜沙拉,那個盆子有臉盆那麽大,象是四五個人的量。有時候做完了他還會特意過來給我送兩粒草莓或菠蘿,經過我讚揚後送得更頻繁。在同齡人裏,他看起來很健康,個子不算高,很清瘦,這也許跟他長期吃大量蔬菜有關。

後來聽說Sean提出退休申請,有一次下班碰到他,他背了一個長長的樂器包。我問他那是什麽,他說在學吹薩克斯管,每星期跟私人老師上兩次課。那時候他已經不再紮辮子,不過想象一下他金黃的長發和胡須配上薩克斯應該是一副很契合的畫麵。他說他來自一個小鎮,幾歲的時候父母帶他和兄弟姐妹來多倫多參觀CNE, 他當時覺得多倫多好大,從來不知道還有那麽大的城市。在CNE他看到一個藝人在表演薩克斯,當時覺得好好聽,於是吹薩克斯就成了他心裏埋藏至今的夢。他問我小時候有什麽夢想,我說小的時候家裏剛買了電視,那時候中國的電視節目很匱乏,除了新聞聯播就是體育比賽,有一次似乎是前蘇聯的芭蕾舞團訪華,偶然看到了天鵝湖四小天鵝片段,覺得太美了,好想長大也跳芭蕾舞,於是開始在家練習踮著腳尖走路,還求媽媽給買一雙芭蕾舞鞋,可每次都是被媽媽想辦法岔開,現在想起來真是一個遺憾。

當時覺得隻是當笑話說一說,完全沒有放在心裏。誰知道那年過聖誕的時候,我意外地收到了一個禮品盒子,打開來,裏麵端端正正地擺了一雙紅色的芭蕾舞鞋,下麵是一張卡,“祝你的夢想成真!Sean”

Sean退休後也就沒有了聯係。後來聽同事說他有一天回來看大家,說想跟大家合個影,還讓一個同事過來通知我,正趕上我當時正在跟老板開會,也就沒有打擾。他還特意讓同事轉告我下次再來一定把我叫上。照片上Sean笑得很陽光,我為他感到高興,退休後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

誰知道過了不到幾個月,突然聽到他去世的消息,簡直就是個晴天霹靂!說是死於肝癌。我花了幾個月時間才讓自己相信這是事實。有同事去參加了他的葬禮,我沒敢去,說她的兩個女兒都上了不錯的大學,分別在葬禮上講了話,表現很成熟,很懂事。

我常常回憶起Sean退休前幾天有一次我們下班回家一起等電梯的情景。幾分鍾電梯都不來,我開始抱怨電梯太慢,他說,“我現在珍惜每分每秒的時間,不敢有任何抱怨,因為不管什麽事情,好的壞的,一過去就再也回不來了。”現在才明白了他這句話的含義。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Wiserman 回複 悄悄話 "...他的葬禮,我沒敢去" --- 你應該參加的!怎麽不敢呢?

哈哈,寫的都有些悲情。
風酥酥 回複 悄悄話 寫得真好,感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