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雨夜和雪夜, 一個適宜睡覺, 一個適讀金庸。

(2018-10-30 15:05:48) 下一個

最好是周末,最好是雪夜, 最好是快意恩仇的武俠小說,臥看英雄兒女笑傲江湖,  風月情癡。而武俠中, 獨愛金庸,靜夜擁被讀金庸, 實在是人生一大不可置換的樂趣。

大學時男同學迷金庸,我不為所動,還頗為不齒,一直到工作了, 有一次無聊, 偶然翻開同事扔在桌上的射雕,驚豔啊,武俠居然這麽讓人欲罷不能,於是 後知後覺的我奮起直追,一發而不可收拾。那時金庸的小說好像在大陸還沒有發行, 坊間傳看的,要麽是地下盜版的,要麽是從港台傳過來的, 往往一書難求,跟當年的手抄本一樣緊俏。

那時上班,單位在山上,沒有公交, 趕不上班車, 就要自己走上山去,什麽都晚了。記得 有一次出門晚了,到了班車地點,班車已經開了,我跟在班車後麵一邊追,一邊張牙舞爪的喊啊,車上的人看見追車的我,讓司機停下來等我,等我氣喘籲籲的上去,一起迷武俠的男同事打趣說:隻見紫大俠,腳登高跟鞋,展開輕功,移形換影,神出鬼沒,幾個起落便飄落車前,,,,。

在中國時, 已經讀了大半的金庸,還有幾部沒有找到,其中就有最想讀的笑傲江湖,到美國後,有一次被老板拉去他家查經,不情不願的我 在他家的書架上發現了全套的那種台灣發行的小窄版的金庸全集,喜出望外啊,喜滋滋的全部捧回家,重新通讀一遍,了卻了多年的心願。金庸的小說,最喜歡的一部是笑傲江湖, 最不喜歡的是鹿鼎記,最喜歡的女人是趙敏, 最喜歡的男人?好像沒有特別喜歡的。

我們熟悉的,伴著我們長大的人,越來越少了, 等這些都不在了, 是不是說屬於我們的時代,或者我們所歸屬的時代,也就遠去了?記得看過一部梅爾吉布森的電影, 記不清名字,也記不清情節了, 好像是男主冷凍了, 多少年後醒來, 他認識的人在世的已經沒有幾個了,他愛的女人也已經白發蒼蒼,他所看到的, 都是他不知不解的人和事,,,,灰暗悲涼,是我今天還能記得的那個電影所留給我的唯一的感覺。

是去年底還是今年初,走了詩人餘光中, 這又走了金庸,我心目中的這個世界上最會講故事的人。好在金庸書中的江湖永在,武俠世界的神秘瑰麗永在。

敬愛的大師, 一路走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紫竹簫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wingreen' 的評論 : 江湖在英雄兒女心裏,哈哈,盈盈節日快樂!
紫竹簫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南島水鳥' 的評論 : 是,會流傳得很久遠!南島聖誕新年快樂!
南島水鳥 回複 悄悄話 人不在江湖,自有江湖的傳說,還繼續。
wingreen 回複 悄悄話 大雪映窗,秉燭夜讀,書中刀光劍影,門外風卷殘星,……

就是、就是,第二天還得追公共汽車,上班趕點,唉,都說有江湖,可江湖在哪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