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不吹牛你會死啊?

(2016-09-20 14:41:28) 下一個

 

沒有從心理學,社會學的層麵上去研究過人為什麽會喜歡吹牛,覺得人或多或少, 或大或小的都會吹一點牛皮,隻要不是太過分,不耽誤正事,其實也無傷大雅。

連俺這樣的老實人都吹過牛,那還有不吹牛的人嗎?本人平生低調做人,小心說話,寧可哭窮,也不誇張。有後果的牛就吹過一次,在微信的朋友圈裏說自己喝酒沒醉過,結果牛皮吹大了,同學們說等我回去一定要讓我醉一次,省得我這麽大歲數還缺失一種美妙的人生體驗,嚇得我今年夏天回國,硬是悄悄地來,悄悄地走,沒敢跟任何同學打招呼。沒醉過是真,但 不是酒量多好,而是從來沒有往死裏喝。喔,我們中文學院的校訓有一句是“一口妙語”,那草書寫得和“山東情婦館”有得一拚,被不學無術的俺讀成了“一口好酒”,更加讓同學們認定了我是好酒,能酒之人,我辯無可辨,隻好默認了。

年少的時候,對吹牛的人頗為不齒,覺得人是因為沒有自信才會喜歡說大話,是不負責任才會不顧後果,滿嘴跑火車,所以往往痛揭人短,不留情麵,真真的是殺風景,缺乏幽默感。年歲漸長,對人對己都越來越寬容,漸漸覺得吹牛的人其實挺可愛的,有時遇見吹牛吹得好的,吹得比較令人喜聞樂見的,俺也會捧捧哏,敲敲邊鼓,於是乎,其樂融融,吹者和聽者的欲望都得到滿足,皆大歡喜。

吹牛的人至少是樂觀的,有想象力的,有作家潛質的,通常也應該是一個見多識廣的人。 我認識的最可愛的牛皮匠是小時候的一個鄰居,外號“於大炮”者,“大炮”是我們地方方言對吹牛人的稱呼。 記得那時正是唐山還是海城地震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全樓的人都在地下室打地鋪,怕餘震,不敢回家,因為我們住的是市物資局家屬樓,物資係統嘛,給自己蓋樓,自然用上好的材料,講究的工藝,據說地下室是水泥倒置的,能抗八極地震。每天晚上,於大炮家的地鋪前總是最熱鬧的,大人小孩挨挨擠擠地坐在簡陋的地鋪前邊,聽於叔叔講那過去的故事。 什麽‘10個大棺材“,“一隻繡花鞋”,還有記不住名字的關於上海華國裏弄多少號的恐怖故事,關於一艘丹麥船隻失蹤的玄疑推理故事,有的是他聽來的,有的是他自己編的,不一而足,但大都冠以“親身經曆”四字。於大炮是做銷售的,職業使然,早就練就了無限誇張的本事,小的往大了講,大的往海了講,任何故事,從他嘴裏講出來,都是情景交融,繪聲繪色,高潮迭起,蕩氣回腸,避難的日子,因此而充滿了樂趣。那時沒有網絡,若有,於大炮一定是網絡紅人,還有後來的南派三叔,唐家三少什麽事?記得於大炮還講過一個故事關於蔣介石的,蔣某人張口就是“媽拉個巴子的”長大後看了別的野史,才知道蔣介石的是“娘希匹“,張作霖的才是這個,不過當時講者聽者都十分入戲,無人質疑,由此,於大炮的無視地域,種族,語言,文化,時空的敢想,敢說的吹牛功力,可見一斑。懷疑童年的這些故事和說故事的於大炮的人品情趣對我有潛移默化的不良影響,骨子裏就喜歡這些挖墳的,盜墓的,武俠的,穿越之類的荒誕不經,淑女應讀的有深度,有思想,增長知識,陶冶情操,熏陶氣質的書,沒看過幾本。

像於叔叔這種純粹的講故事,其實不應該叫“吹牛”,應該叫“擺龍門陣”,真的是娛人娛己,大大地豐富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業餘文化生活,他自己,也因而成了明星一樣的被追捧,被圍繞的中心,  他也十分享受這種成為中心的感覺。 但是這種想要成為中心,讓人追捧和矚目的欲望過於強烈,不惜撒謊,說假話也要博人眼球,就變成了一種病態,把這種行為帶入生活和工作中,更是會惹來不少麻煩。

因為是家屬樓,單位裏發生的任何事,都會成為全樓的人茶餘飯後閑磕牙的段子,據說有一次快過年的時候,吉林那邊的一個不知是客戶還是供貨商的一個單位,兩個人,開了一輛大解放來單位找於科長,接待的人說,我們這兒沒有姓於的科長。那就是於副科長?說副科長也不姓於,這時接待的人心裏已經有數了,知道又是於大炮在外麵吹牛了。派人去找他,可於大炮一聽此事,早已躲起來了,領導就問來人說,你找老於有什麽事呢?來人說:我們來呢是想拉些海鮮回去,給全廠職工分一分好過年。 領導一聽就頭痛了,物資局管物資,可不管海產啊,何況是過年的時候,海鮮可是緊俏商品,我們自己職工過年也就是一家三五斤的,上哪兒去給他裝一車去?隻好對來人說,現在的時節,海產真的是買不到。人家一聽就急了,說:當初老於去我們那兒出差,拍著胸脯說沒問題,需要多少,開車來我們大連拉就好了,天寒地凍的,我們好不容易來了,全廠職工都在家等著呢,無論如何,你們想想辦法,有多少算多少,馬上要過年了,讓我們空手回去可是交待不過去啊。領導無法,隻好報告局長,局長厚了臉皮,動用了關係,許諾了好處,終於從水產公司搞到一些凍魚凍蝦的,勉強將來人打發了, 等人走了,於大炮臊眉搭眼的出現了,被局長叫去辦公室一頓臭罵。據說於叔叔工作其實也頗有能力,可是一輩子連個科長都沒混上,估計與他的這種不靠譜的脾性有關。

在那以後,吹牛的也見得多了,可跟於大炮比,那都是小巫見大巫,不論從數量,質量以及後果上,都沒有可比性,不值一提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2)
評論
紫竹簫 回複 悄悄話 曉青好!嗯,那沒事就吹吹,有利身心健康,嘿嘿。
曉青 回複 悄悄話 愛吹牛挺好的。
紫竹簫 回複 悄悄話 回清漪園:園妹妹好!沒錯,吹牛吹的好的,真是娛人娛己,聞之,開心,哈哈。
紫竹簫 回複 悄悄話 閑閑說得是,於大炮是我童年記憶的重要部分,真的很喜歡他!
紫竹簫 回複 悄悄話 回波城:謝謝波城,好久不見,問好!
紫竹簫 回複 悄悄話 回藍天白雲:白雲姐好!說得是,理解!
紫竹簫 回複 悄悄話 回yamyam: 瓜瓜好!童年窮,但是很快樂!祝你秋安!
清漪園 回複 悄悄話 哈哈,美女的筆也很厲害呀!我與紫竹妹妹的一樣,年輕時不咋喜歡愛吹牛的人,現在改變了,喜歡跟愛吹牛的人聊天,開心。
閑閑客 回複 悄悄話 哈哈哈,你小時候,如果沒有於大炮,多麽悶啊。
波城冬日 回複 悄悄話 哈哈哈哈哈! 寫得好玩!問好紫老板!
藍天白雲915LQB 回複 悄悄話 不會死,但難受,理解萬歲。
yamyam 回複 悄悄話 阿紫姐姐,故事笑壞銀,難得你有介麽colorful的童年。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