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西風可解意,傲梅獨自開

(2019-11-23 11:05:24) 下一個

從國內回來已經幾天了,怕自己已經淡漠了這裏空氣中的鹹味,怕自己已經陌生了這裏長長短短長相不一的路標。所以回來就迫不及待的感受一下歐洲的冬天。歐洲的冬天雖然很蒙,空氣中好像總是彌漫著早上起來還沒未散去的霧氣,放眼望去幾隻烏鴉盤旋在空中嘶鳴,枯萎沉淪的樹葉厚厚的鋪滿了腳下前行的路上。感覺有一些蕭瑟之氣,但還是很喜歡這裏的感覺,人文環境定是強於其他的地方的,且不說這裏人煙稀少。更重要的是街頭巷尾曆史的遺跡總是在提醒著你,曾經的文藝複興和啟蒙運動並沒有走遠,隻在你定晴之間便能夠體會到它曾經的輝煌和燦爛,人們不是在急匆匆的趕路,更多的是徜徉在曆史和人文環境的記憶裏。雖然一天也沒有看見日頭倒掛,雖然是走在蕭瑟清冷的街頭,但有時候還是好享受這種感覺。風不入懷,霧不濕鞋,時間隻在靜靜的流淌著,它並沒有因為季節的變化而帶走它浸透在骨髓裏的的味道。踏著腳下沉睡的樹葉,吸吮著暮色中的淡淡而逝的縷縷清風。你仿佛永遠都在品味和清閑之間取舍。

如果冬天的肅穆可以展現出一副簡單的畫卷:日暮蒼山遠,孤舟白屋貧。那麽西風是否可以解意,寒梅依然獨自開的暢意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