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23)—— 日子還在繼續 (結束篇)

(2018-12-02 14:14:12) 下一個

年輕女人與母親攀談了兩句,便匆匆地撇下了母親和兒子趕進了家門,屋裏正坐著一個男人,雖然早已經聽到了她們的對話,但苦於自己手中有活,外麵又是在談論自己的話題,雖然他很想一下子推開門簾走出去,但還是止住了。

他抬起那張還殘存著稚氣的臉龐,臉上還隱約的能夠找到幾分的躁動,那是聽到她們談話之後所表現出來的些許羞怯反應。他慢慢的剝離著韮菜上的黃葉。心裏則盼著自己的要等的那個女人快點進屋。終於他臉上露出了舒潤的微笑。

“項輝,不是說晚上才到嗎?怎麽半截就突然跑過來了?”

年輕女人一邊嗲聲嗲氣的“抱怨“著,一邊在他故作鎮定的臉上親了一下,男人收到了熱吻,心裏甜滋滋的,好像這一霎那間所有的等待都得到了回報,一個甜蜜的微笑綻開在了那張黝黑的又富有彈性的臉上。他喃喃口不對心的回複道:

“這趟活正好順路,所以也沒有給你打電話,就直接開過來了。”

“那讓我猜一猜,到底是你的車讓你直奔這裏的?還是你的心命令你過來的?還找那麽多的借口幹嘛!就幹脆說你不想我,不就成了嗎?”

年輕女人也接著他的話,好似“認真”了起來,故作生氣的責備了起來。這一說把那男人藏在心窩子裏的話給倒逼了出來:

“你把那個不字去掉行不行?不想你,怎麽這車就像安裝了遙控器一樣,從海澱黃莊一路向南,到了這裏我才知道,我的目的地好像總被遙控了似的。現在連這車都已經讓我訓練出來了,一進府右街,油箱裏的油就告急,原來它早知道我的目的地到了,它也該停下來喘口氣了。”

這一說讓那年輕女人心花怒放了。但是嘴巴上還是不忘給他熱乎乎的話撲上點冷水,為的是讓他把這話今後細水長流的慢慢吐。

“項輝 我怎麽覺得你這張嘴都快達到我媽的水平了,是不是你今天在哪裏又喝了二兩的蜜才過來的?不過 本姑娘也是個挺認真的人,考慮到你認罪態度好,所以便照收不誤了。”

直說坐著逗得摘韮菜的男人臉上又露出了靦腆而又開心的笑容,年輕女人才停住了嘴巴。

這一對相愛相依的年輕伴侶正是我們故事的主人公相男和他認識了一年有餘的新男友,出租車司機項輝。倆個人自從去年初夏相識之後,由於受製於自己的現有條件。相男本不想捅破這層窗戶紙,但是偏偏感動了老天,有心來作此媒,創造了一次恰到好處的機緣。所以才有了現在甜蜜的一對。這次機緣大家也並不陌生。就是與那套房子關係的故事。

通過項輝哥哥的支持和配合。相家很快把自己家現住的房子做了抵押,也很快地把六十萬的現有資金變成了兩處的房子。而且這房子還是處於北京城的中心地帶,西城的府右府和離府右街不遠的豐盛胡同。而且還是兩個獨門獨院的房子,雖然還湊不夠四合院的陣式。院子也不是很大,但是這獨門獨院,已經夯實了它的獨特魅力。還有升值空間…… 

這一切也是相媽的初衷,不與別人“分享”它的價值。隻與自己分享它的真實擁有。

現在這兩處房子經過了一年多的裝修改造,其中的一處已經完成了它搬家築巢的工作,另外一處房子相媽把它按照外麵的行情出租了出去,相媽覺得這是一舉雙得的事情:一來可以緩解一下貨款帶來的壓力,二來也可以慢慢的等待著升值空間的到來。

現在相家上下一掃以往的陰霾,尤其是相男與出租車司機的關係定了之後,相媽和相爸更是喜上了眉梢。心裏頭壓的一塊石頭總算平安落地了。相家人現在的生活就像這七月的芝麻花一樣,不開是不開,一開就是節節攀升,步步登高呀!

相媽自不待說是全家的功臣,喜運和財運接踵而至,所以嘴巴時常高興得忘了合上。相爸自是嚴肅了些。雖然沒有多說什麽,但自從買了新房子也搬到了新家之後。相爸就自己給自己增添了一份新的工作。家裏已經有了一份【北京晚報】還嫌不夠,又馬上訂了兩份【北京日報】和【北京晨報】才算罷休。每天的任務便是在報紙的犄角旮旯處尋找買房的新信息。每天戴上老花鏡一看就是一個大半天。尋找著有什麽急需要房又出手闊綽的買主,希望把另一套房子買出,也能夠賣出一個好價錢來。相媽一看到老頭子又拿起老花眼鏡來,總是忍不住一陣的奚落:

“那房子存在手裏壓不斷你的脊梁骨,它存在手裏,隻能讓它更有份量,我說的話你總是不信,要是它能存在手裏二十年之後再賣,你就隻剩下偷著笑了。”

“女人家就是頭發長見識短,那房子是壓不斷脊粱骨,但壓在心裏太久也不行呀。它總規是塊兒心病不是。那萬一沒人再租了,這房子一時半會的又租不出去,別說時間長了,就是擱上它幾個月,那得要多少利息付給人家銀行呀。再往長的說,如果一年兩年的都租不出去,我看咱家又打回去了解放前。”

“回到解放前又有什麽不好,頂多咱們就是再重新開始吧。你也不抬頭看看,現在都是什麽時候了,如今都是千禧年了,你還抱著老黃曆不放,你看了半天的報,也沒有看出個明堂來,難道不知道現在的房子又有了一個新名詞嗎。那叫不動產投資,仔細琢磨一下這裏邊的學問吧!即然是不動產就得要長期投資。就得存在手心裏,捂到手心發熱了為止。這才叫報上說的投入與產出的關係。依我看還要再加上一條,這是老天讓我們摟著金條睡大覺,醒來……”

相爸一看老伴說話卡了殼,像抓住了什麽把柄似的,急忙問下句:

“醒來… 怎麽樣?隻怕連黃瓜菜都涼了。”

“醒來嘛!那自然是錢多萬事圓了。”

“那好!那我就依了你的話。還要再準備下來一瓶酒,等著你這天上掉餡餅吧!”

相爸說著說著把自己也說笑了,一來這個家不是他說了算的,二來老婆的能幹不是他嘴上誇誇就算了的事情。而是從心裏早就翹起大拇指了。所以一切都聽老婆的吧!反正自己也是聽慣了。這條熟路自己走的很順便,而且也算輕車熟路走慣了。也許這個世界上沒有一百分的另一半,隻有相依相守的兩個人。

太陽落了山,小院裏沉澱了一天的喧嘩和騷動,一片安詳和寧靜,一輪圓月正冉冉升起,那銀色的月光穿過幾絲兒羽毛般的輕雲。灑落在靜謐的小院裏,柔和似絮。月光的清輝,微風的輕拂,此刻都顯得那麽的貼切,那麽的溫馨。就像相家此時正在過的日子一樣恬靜 怡然而又愛意濃厚。

 

            【全文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若妖' 的評論 : 謝謝妖妖!你的【夢裏夢外】估計也有百萬字了,佩服!
若妖 回複 悄悄話 賀喜蟬衣!大功告成!希望我的也盡快收官!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獅子羔羊' 的評論 : 謝謝獅子鼓勵!你那篇也過了二十萬字了,娓娓道來,有聲有色,加油!
獅子羔羊 回複 悄悄話 恭喜蟬衣《相男》完篇。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