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22)—— 如願以償

(2018-11-30 14:39:22) 下一個

一年之後的北京北海公園,七月的盛夏,驕陽似火,碧空如洗,唧鳥聲聲在湖畔,鳴伴翠柳間。皚皚的白塔正好倒映在靜靜的的湖麵上,好似一幅不加雕琢的山水畫一樣。在水中白塔的一隅處,一片片翠綠綻放的荷葉襯托著一朵朵嫣紅的花朵,荷花在水麵上散發陣陣沁人的芳香,怡人的美景使人如沐仙境中,荷花映白塔,好一個怡情悅性的景色。

一個小男孩從遊船上剛下來,便一步不離的緊拉著媽媽的手,好似有萬般的感概要對媽媽說:

“媽媽 這裏離仙境還有多遠?我好像感覺從來沒有這麽近過,你看荷花好像都在朝著我們笑。可是我要問的是:為什麽前兩年你沒有帶我來過這裏?”

媽媽一邊低頭溺愛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一邊細心地彈去男孩臉上的一點塵屑,低頭的一瞬間,一縷長發從後麵散落在了前額,她的頭發卷曲波浪。好像被精心打理過。濃密的黑發如瀑布一般披散在那件帶著荷葉花邊的粉色短袖襯衫的後麵。清瘦的臉龐被細潤的從湖麵上趕過來的微風吹拂著,露出絲絲舒柔甜醇的笑容來。不經意間眼角處細碎的皺紋隨著笑容擴散開來,好像隻有這時才遮掩不住她曾經經曆過的淡漠麻木的痕跡,不過好像現在這些磨難已經終於找到了停靠的岸邊。在一縷驕陽的照射下,絲絲細細的皺紋已經開始被融化掉了,好似被風已經吹走了曾經霧藹的過往。臉上又呈現出容光煥發的笑容來。現在兒子提的這個問題,讓她無意間又流露出難以掩飾的母愛來:

“以前媽媽也帶你來過,隻不過那時候你還很小,也許你還這個小腦袋瓜還沒有記憶可以儲存。”

“那現在我可以儲存了,並且想記住它的一切。那麽媽媽你是不是可以每天都帶我來這裏呢?”

“當然,如果你聽話,要是你不再天天盯著遊戲機玩,媽媽就可以天天帶你來這裏,”

“媽媽的話我從來不會懷疑的,因為媽媽是從來不會騙我的,不過這也不難呀。媽媽隻需遛個彎的功夫,就可以到這裏了。就是你沒有功夫,姥姥姥爺也會帶我來的。不過媽媽也冤枉我了,我玩【恐龍快打】也就幾分鍾的時間,我從來沒有天天盯著遊戲機玩呀。”

“還嘴硬,難道媽媽錯怪你了嗎?是誰玩到都忘了吃飯?也忘了睡覺?再這樣玩下去,你這雙眼睛早晚會先戴上小眼鏡的。”

那年輕的女人拉著自己的孩子從公園走出,順著馬路邊的蔭涼地經過了北京圖書館和十字路口的紅綠燈,就拐進了府右街兩旁幽靜的林蔭道。不一會兒的功夫,便看見了自家的家門了。眼尖的男孩一眼就望見了家門口停看一輛車,一看那輛車,男孩子也興奮地衝媽媽說道:

“項叔叔又來了,你看那輛車就停在這裏,肯定是剛剛到,要不然他的車肯定不會停在這個位置的。”

媽媽聽後嫣然的一笑,臉上泛起了陣陣的緋紅,但嘴上卻還是不認帳的說道;

“你怎麽什麽都知道,小腦瓜裝了一肚子心眼,如果不是項叔叔的車呢?

“如果媽媽還不承認,那我可要念出他的車號來了,看你還敢不承認。那我就用事實來告訴你。”

“陽陽,你說項叔叔對你好不好?”

年輕女人笑了笑,看看再也瞞不過兒子了,隨口便變換了一個話題,甜蜜的微笑和聲音隱藏不住的從心底散發了岀來。

“叔叔當然對我好,叔叔陪我玩遊戲,比媽媽還耐心。就是贏了我,從來也沒有說過我。但我知道,他對媽媽更好。因為媽媽就像他手中的車鑰匙一樣,一天不見都不行的。”

“小鬼頭,大人的事情,你怎麽什麽都知道呀,什麽也瞞不過你這個小腦瓜。你姥姥如果在身邊,肯定會這樣說的,你別看人小,那是牛皮燈籠,肚子裏比誰都亮堂。”

母子倆說著已經走到了自己家的大門口,這是一幢獨門獨院的民居,民居雖然從外麵看上去不是很顯眼,但走進一看原來是一幢布置別致又是精巧的房子,院子雖然看上去並不大,但收拾得幹淨又利落。中間還有布置了一個小小的假山,在假山的中間還有一股細細的噴泉緩緩地從裏麵流淌出來,房子看上去也好像被重新翻蓋過,把兩間房又加蓋了一層,就變成了一座不顯眼的二層小樓。那門口有一幅對聯格外醒目。左邊是一帆風順年年好,右邊是萬事如意步步高。橫聯是福滿門庭。

年輕的女人剛一邁進院子,一個中年打扮的女人就迎了出來,一邊過來拉著小男孩的手,一邊輕聲地對年輕的女人說:

“怎麽趕的那麽湊巧,你們是前後腳,小項是前腳剛到,你們娘倆後腳也回來了。就像商量好了似的。不過人家來了也沒有閑著,一進門就先幹活,這不是現在正在屋裏幫我摘韭菜呐。準備一會兒包餃子。”

年輕女人含笑會意地看了看兒子,那意思好像真讓兒子說著了,小家夥的小腦袋不光什麽都知道,而且計算出的結果往往出人意料的準確。看來許多事情已經瞞不過這個孩子了。

男孩聽了姥姥的話,似乎更長了精氣神,現在好像也明白了母親看自己讚賞的眼神,也耿直了小脖子回報了一個同樣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在說,別總是以為我是個小孩,大人的事情我會懂得越來越多的。

“媽 項輝來,你怎麽也不給我打個電話呢?”

女人說到項輝這兩個字來,已經難掩內心的喜悅,多少恨自己來遲了一步,不禁輕聲的責怪起母親來。

“沒聽見我前邊的話呀,你們正好是前後腳,這還沒容我拿起電話來呢。你就進來了。”

又故作難堪的口吻點了點女兒的鼻子說道:

“讓我說你們什麽好,天天在一起膩歪還嫌不夠,就這點空子沒有見麵,還後悔出去了是不是?”

“媽 人家不是這個意思,人家怕項輝在這裏被冷場。”

“冷什麽場?不就缺了你嗎?你們在一起這麽久了,還這樣膩膩歪歪的,將來要是結婚了,還不把你這個媽忘得個溜幹二淨的,你媽不得不從現在開始就吃醋啦。”

“媽 看您這個醋吃的,居然懷疑起自己的地位來。到什麽時候,我媽也排在屋裏坐的這個人的緊前麵呀,再說 您不是正好缺個兒子嗎?看看他不是正在討您的喜歡,幫您幹活呢嘛。”

讓女兒這麽一說,母親才露出了釋懷的笑容來,她這一笑把女兒心中的甜美也終於引發了出來,她跟著母親的後麵也露出了嫣然的笑容。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