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21)—— 相媽的算盤

(2018-11-28 03:36:32) 下一個

相男回到家中與一直等著她回來的母親一議此事,相媽究竟是一個比女兒多喝過幾年鹽水的人。她壓下心裏的話,專等女兒抹著嘴吃完了飯,這才把女兒按在了椅子上,自己也拉了個凳子坐下,眨巴眨巴縱橫交錯的眼睛也不說話,嘻嘻的笑個不停,眼睛窩裏透著一股終於釋然的喜興。好像要把那憋了一肚子的黴氣,都要順著她這張笑開了花的臉張揚而去似的。過了一會兒,她帶著一臉的眉開眼笑,湊到了女兒的跟前開始感慨而發道:

“以前總是說經風雨見世麵,我看見再多的世麵,不知道時節也不行呀。再好的刀沒有刀刃也開不了鍘。改革開放,大的事情咱們見不著,銀行的改革開放,咱們家也算趕上頭班車了。“

“這跟改革不沾邊,也跟開放一點兒也不靠沿,這叫做融入國際舞台。我聽他講,國外很早就有貨款這麽一說了,銀行裏也不光存錢取錢的,還有很多的業務跟個人有關。對了,這玩藝幾十年前中國也有,隻不過走著走著就走丟了。走丟了還不算,也變得更窮了。”

“也許吧。都怪咱家窮慣了,連銀行的門朝哪邊開,都快忘光了。要不咱家的錢包一直都鼓著,跟銀行沾邊的這些新鮮事兒,咱們早就有耳聞了。”

“那咱家也早就不住這裏了,早就和故宮護城河做鄰居了,”

相男今天回來也是心情大好,接著母親的話調侃道,言語中好心情掩蓋不住。

相媽把相男吃剩下的飯菜蓋上了一層保鮮膜,又麻利的放進了冰箱裏,把手上的活忙完了,又像心中有事似的坐在了女兒相男的跟前。但是那笑紋還存在臉上。

“閨女,第一道關咱家算是挺過去了,你媽現在又想趟第二條河了,你看這條大路一路向陽,我琢磨著咱家能不能再多拉上它幾趟車,路雖然是吃力些,但我看這條路會越走越寬的,況且提一根扁擔也是提,提兩根扁擔也是一樣的提。扁擔越重,到了目的地,才能收獲的更多的東西。你琢磨一下是不是這個理兒。”

“媽 你神神道道的說什麽呢?您可別先燒暈了,這八字還沒有一撇呢,還不知道這事情能不能搞定,銀行的門對不對咱家開呐,您怎麽還沒有上車就先做起夢來了。”

“這事情明擺就沒有不成的道理,你看咱家這套房子,寫在你媽你爸名下的這套房子現在就來做抵押,咱們把那六十萬,二一添作五掰成兩份,這樣一份三十萬再加上你從銀行貸到的那部分款,正好夠了府右街那套房子的全款,餘下的那三十萬,你媽正好用它再下一個蛋,這蛋再加上銀行裏貨到的錢,不又是一套房子嗎?”

“媽 您的胃口也太好了,可別撐著了,一套房子您還嫌不夠,又盯上了第二套房子,您這獅子大張口,一口吞的也太多了。這是不是對於咱家來說太重了,一時半會的也消化不了呀!”

“閨女,你可別小瞧這房子。這房子可不是一碗清湯掛水,那可正是羊湯肉沉在盆底兒上,越到底才越有撈頭。你別看現在買房子的人還不多,但咱中國人多呀,再加上越往後走,腰裏的錢包越鼓囊,所以這房子今後就是大家口袋裏的錢的去向,也就是投資的目標。不信,你媽把這話放這兒,不超過十年這房子準會炒得比什麽都火。”

相男聽著相媽一通口若懸河的掰乎,一邊聽一邊嘴角上露出了笑意,她拉了拉相媽正在高舉的右手,一邊把它放回原位,一邊笑著說道:

“媽 一天不見您,現在真是要刮目相看了,什麽時候您又多加了一個頭銜,偉大的預言家,日子剛到了千禧年,您這一猛子就紮進了三十年之後了,您這個老太太,可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超前衛老太太。”

雖然嘴上是這麽說,但她還是不得不在心裏邊承認,母親說是有道理的。就像買房子是母親張羅的那樣,今後的每一步棋走都離不開母親的佘太君掛帥,母親是這個家的魂,也是這個家存在的精氣兒神。人生欠缺自己的也許太多,但給予我的也已經很多了。有父母在身邊,生活就是再苦再累,也都是開心舒暢的。所有的坎坷和磨難,也都不在話下。

正在思忖著,相媽卻又像想起了什麽似的,帶著詭秘的笑容湊到了女兒的耳朵根子底下,小心的探問著女兒的心裏話:

“說了半天,差點忘了正事,閨女,那小夥子的弦外音,你不會不知道吧?人家明的是在幫你,暗的你也應該掂量的出,人家對你是有意思的,上次在出租車上,我看他看你的眼神兒就有點‘不對勁’。那眼神總是跟著你身上打轉。那小夥子我看得上眼,人家不光模樣周正,而且也不像現在走在大街上歪歪扭扭的那幫人,他眼睛裏好像都藏著善心正氣,從側麵看跟張樹好像還有幾分的相像,依我看,如果人家的真心再換來你的實意。照這樣走下去,早晚會變成四季海棠的。”

“媽 到您嘴裏怎麽什麽都那麽的簡單呢,虧得您連花名都給起好了,您也不看看,這朵花開在我這裏,是不是早已開敗了?人家可是一棵正旺的向日葵,我這裏到什麽時候也輪不上一朵花呀,再說我後麵還拖著個沒有上學孩子,連根草都算不上。我哪裏能配得上人家呢。”

“說的什麽話呀!在你媽麵前倒擺起老來了。什麽草不草的。兩個人真心喜歡,開在一起不就變成花了嗎?愛情來了,你倒掉起頭來向後轉,打起退堂鼓來了,你為張樹守了這麽多年,現在也該到頭了。一直都是葷油點燈,也該到了月巴肥眼的時候了。以前媽沒勸過你,這回媽可要勸你了。這回你可要撈出小米趕緊下雜麵,一定要趕湯趁熱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