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20)—— 時髦的貨款

(2018-11-26 15:31:40) 下一個

那年輕的出租車司機聽後相男的一番話,也不與她理論什麽,隻是低下頭莞爾一笑,似乎是一幅成竹在胸的樣子,踩了一腳油門,車立即開始加速了。車在他的手下也立即像聽話似的鼓足了馬力。

窗外的風也隨著車的加速漸漸的透過留著縫隙的車窗送進了車內,相男雖然沒有做出什麽反應,但是隨著車的突然加速,一直沒有等到什麽談話下文的她。在內心裏有一股淡淡的失落感油然而生,她思忖著,很顯然他這樣做是在對自己剛才的出言不遜感到很噎氣,所以在車子上尋找著內心的一些平衡。好像女人總是應該處於順從的位置上才對,他有來言我必須要有去語,這樣才會讓他舒服了才行。男人嘛!有時候總是那麽的相像,依順的方式都是一樣的。也好!這一下總該讓自己死心了吧,一個沒有姿色的單身母親,對於任何一個條件上乘男人的美好遐想,也許都應該是多餘和徒勞的。她開始收起剛才的好心情,準備到站就下車。

“讓我猜一猜吧!如果我想的事情正好與你想的事情一致呢?更確切的說連譜靠的都一樣呢?”

那個男人突然扭過頭,綻開了那張略顯稚氣的臉龐,嘻皮笑臉地對身邊的女人說道。好像在他這裏像什麽也沒有發生過似的,他還是保持著剛才的一副向好的心情,並沒有像相男直覺中所感受的那樣。

相男沒說話,也許心情沒有完全的歸位。還沒有複位的複雜心情,讓她少有心情去接話應答。

“那這樣好了,你也不用回答什麽,隻算是我接下來的話,當一個故事聽就行了。”

那男人並沒有因此而氣餒,也許這也正是他在預料之中的事情,所以便接著剛才的話說道:

“我們家以前住的一位老街坊,搬走了多少年,那天他突然到我們家來造訪,來就來吧,人家可不是空手而來,而且肩膀上扛了一樣東西而來的,可是人家卻不像別人一樣的垂頭喪氣的,人家是一臉的喜氣盈盈,一點也不覺得有個包袱在身,不過這東西現在也有一個時髦的名字,叫債務風險。”

話說到這裏算是說到了相男的心病上了,雖然還不算太貼譜,但卻讓相男心裏為之一動,

“那為什麽找到你們家,你家有錢嗎?你們家又不是開銀行的,難道到你家是來借錢的嗎?”

“這話讓你問著了,我們家是沒有這麽多的錢,我們家也不是開銀行的,但是卻有一個跟銀行有關係的人在其中。否則的話他也是無事不會登三寶殿的。因為欠債來這裏的。”

“銀行…欠債?銀行難道可以幫他還債嗎?銀行有那麽好的菩薩心嗎?會借錢給他?這倒是很新鮮的事情。”

相男不屑一顧的把話回了過去,她還不知道這是中國剛剛興起的一種時髦生意,叫銀行借貨業務,長期以來她一直認為貸款也隻是公司與公司之間所發生的金錢業務,她不知道這項業務已經悄悄的走入了民間,”

“說對了!銀行當然沒有什麽菩提心,但是銀行把這件事當成了一項生意來做,這就叫做貸款業務,當然銀行是不會做賠本生意的,他需要一筆錢或者物的抵押,然後把錢按利息的收成借貨給你,這樣銀行就能夠一直保持收益,而借債人卻也解了燃眉之急。”

相男的眼神隨著身邊男人的講述也越來越有神了。現在她也終於明白了銀行還有多自己未知的業務在裏邊,她好像心裏開了一扇窗,這窗戶照射進來一縷強烈的光線,此時讓她即興奮又緊張,興奮的是終於為自己家找到了一條生路,緊張的是這條路對在自己這裏也同樣可以應用嗎?所以聽到了這是,她不禁打斷了他的話,低聲又卻生生的問道:

“那銀行收的…利息高嗎?”

“銀行嘛,是根據你貨款的數目和它所承擔的風險而收的利息,當然肯定比你的存款利息要高,銀行就是在這些差價中獲利生存的,況且…你怎麽不接著問下去了?”

那男人覺得相男聽了半天,也問了半天,也沒有提到點子上,也沒有問自己要說的問題上來,所以忍不住把話又迫不及待的送到了相男的嘴邊上了。

“接著…問什麽?還有什麽…好問的嗎?”

相男迷惑不解的看著身邊的男人,仔細的過濾著剛剛他們之間的對話。思考著還有什麽事遺漏了。

“對了,你剛才你好像說過,你家雖然不是開銀行的,但是好像認識銀行裏的人。”

“不是認識銀行裏的人,而是就在銀行工作,而且還正好是負責銀行的借貨業務的。他也不是什麽外人,是我的親哥哥。”

“噢 我明白了,那個人找到你家,就是因為你哥哥工作在銀行,他想通過你哥哥的關係向銀行借款。是這樣嗎?”

直到這個時候,相男還是不願捅破自己家缺錢的馬蜂窩,還是不願意把話引到自己身上來。她就是不願意用自己的手指去捅破那層最後的窗戶紙。

“我剛才…已經聽到了你電話的內容了。所以也想順便問一句,你們家是不是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了?還是怪我多言?”

相男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麵前的男人,這目光很奇特,是在一種坦然的驚訝中消化著自己微妙的內心。也許直到現在她還是不習慣一個陌生的男人突然關心起自己來,也不願意與一個男人在不熟絡的情況下,分享一些金錢上的事情,因為她很陌生這條路的深淺,更怕麵前的人是一個裝扮起來的騙子。她還在小心翼翼的把自己遇到的問題保留在心間,不肯輕易的吐露出來。

“這樣吧,你告訴我你們要買的房子的地址,還有…還有多少缺口沒有補上,需要貨多少錢,我讓我哥哥做一下評估,然後再告訴你最後的結果。”

男人似乎看透了相男的疑惑,也很爽快的應答著相男的複雜心態,接著他表情中更加認真了起來:

“我真的…不願意你這樣心事重重又愁眉不展的,你隻是單純的想幫你,如果你還是…不願意相信的話,我可以隻做個搭橋人,引見一下我哥哥,這樣你們自己去商議,也好自己把握分寸定奪。當然這隻是…我的一點小小的建議而已,做不做的主動權在你們這裏,你看過樣好嗎?”

直到現在相男緊繃的那顆心才開始慢慢的融化。她不是為他的話而融化,而是被他真誠的態度所打動。她的眼睛裏開始釋放出來一種溫暖和尊奉的目光,她緊盯了他幾秒鍾,那眼神分明要在他身上尋到一種有異於其他男人的東西來,更準確的說是一種感覺的產生和延續下去的可能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