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19)—— 分擔

(2018-11-22 16:39:54) 下一個

相男望著車窗外,市區內的商家雖然全部打了烊,但是卻留下了一個燈火闌珊的夜晚,霓虹燈光在黑夜中閃爍著耀眼的活力,看著看著她開始感到腦袋沉甸甸的倦了,可是腦子裏卻跳動起兒子今天早上起來側著腦袋在她腮邊的一吻的情景。

兒子確實長大了,今天早晨起來突然問正在給他穿衣服的相男:“媽媽 什麽叫人之初,性如璞,難道我長大之後就配再也不上這個璞字了嗎?“你從哪裏聽到這麽多亂七八糟的東西的?”“【新三字經】裏第一集就這麽說的。如果長大之後我就丟失了這個璞字,那我就隻能從媽媽這裏伸手來借,”“你都沒有了,媽媽這裏也早就找不到了。”“媽媽 我不是這樣想的,我覺得媽媽的身體內有一顆玉,誰也別想把它搶走,除非……”“除非什麽?”“除非媽媽像爸爸一樣不在了,姥姥姥爺也不在了,這塊玉就會跟著媽媽一起去找爸爸了。”然後側起小臉來突然親了一下正在給他低頭穿衣服的媽媽,讓相男臉上頓時覺得熱乎乎和甜蜜蜜的交匯在一起。同時也感到自己的肩頭更加沉甸甸的,媽媽在兒子的心目中是越來越高大,這讓相男產生了不小的壓力。自己今後的言行舉止更要讓自己佩得上兒子心目中的形象才對。

同時她又感到自己的力氣已經快用到底部了,再往上走的時候自己會倍感吃力,如果有一個人在自己的身邊,同時對於兒子也充滿了憐愛之心,那麽自己的壓力是不是會輕一些,心情也會更開朗一些呢。她開始用餘光瞟了一眼身邊也是心事重重的年輕人。

“你是不是現在遇到了什麽麻煩?”

在兩個人沉默的時候,他在心思猜測著坐在身邊的女人,直接的是她肯定遇到了不開心的事情了。因為他已經聽到了她剛才電話談話的內容了。也知曉了這是一個關於房子和錢關係的問題,望著她沉默而又鬱悶的臉龐。他終於打破了這沉寂的空氣,小心翼翼的讓自己的聲音放低放緩用一種試探性的口吻開始問道。

“毎個人都會遇到麻煩的,除非他已經不在這個地球上生活了。”

相男本來已經慢慢向好的心情讓他的問話又拉回了現實,雖然他這種問話的態度讓相男感到很貼心,但是她還是不願意把自己的心事和盤托出。看著他年輕稚嫩的臉龐,讓她根本不敢設想他還能與解決和問題栓連在一起。況且她更不願意見到剛剛認識,就硬生生的給人家背上一個與他沒有任何關係的大包袱。所以她的回複顯得很冷漠,她是不想再讓他接著再問下去了。

“可是在地球上生活的人遇到的問題也都是五花八門各不一樣的。隻要我們還活著,就沒有理由逃避問題,那麽也就機會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他故意沒有把話挑破,隻是話裏有話的陳述著自己的觀點,希望旁邊的女人能夠吐露更多,或許自己能夠幫到她。那麽…也許她的愁眉會可以舒展開,或者還有更多,她的臉上可以找到她這個年齡應有的笑容。他就這樣想著。

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雖然這隻是一個路人臉,也許連路人的臉都還算不上,但是她身上似乎有一種魔力在吸引著他。讓他願意多看她兩眼,似乎也願意與她開口說更多更多的話,她的眼神雖然憂鬱,但是在憂鬱的後麵他卻感覺有一顆軟綿綿的心藏在其中,這顆心他雖然立即叫不上來名字來,但是日後他還是悟到了那裏的含義了,也許是…善良,也許應該叫純厚吧。

第一次見麵她不光多給了他十元錢,而且還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雖然這十塊錢並不算什麽,讓他好奇的是,她並不想讓她知道,他感到在黑暗之際有一縷溫暖的陽光穿過了他的身體,射進了他幹涸的心。從這以後,在她上下車的地方,他總是在期待著什麽,盼望著一個身影的出現。直到等了許久,他才發覺自己這樣是在守株待兔。偌大的北京城每天有成千上萬的出租車穿流不息的奔跑在北京的街頭和路上,在這個茫茫人海之中,自己如果隻等一個人的出現,那日期肯定要排到猴年馬月了,所以他便改變了他的路線,他開始循著她上車的地點和時間慢慢的找去,終於在一個黑乎乎的歌廳裏找到了他的目標,也發現了她甜美而又出眾的歌喉。從此他對她的興趣便一發不可收拾。他總是找時間抽工夫,找一些自己都笑話自己的理由來這裏,翹工就是為坐在台下來聽她的歌,也為她捧場。後來他又從歌廳報幕員的口中打聽到了她的身世,從此以後從心裏對她又多了幾分的同情。這種思緒持續得越燃越烈,終於讓他忍不住的想要與她認識,並走進她的生活。

終於機會找到了他,那天傍晚的傾盆大雨,讓他終於看到了機會,從晚上七點開始他就給自己打了烊,讓車紋絲不動的停在了歌廳的門口,眼睛也不錯眼珠的盯著那個熟悉的身影的出現。終於機會讓他沒有落空,他終於等來了她,也讓她順利上了自己的車。隻是這次深接觸又有了一位不速之客的突然闖入,才讓他聽到了一些關於她意想不到的消息,所以他在心裏邊一邊替她擔憂一邊也希望她能夠敞開嘴告訴自己更多的細情,這樣也好讓他與她分擔和幫助到她。

相男開始側過臉來看他,他的臉在朦朧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耐看,一張稚嫩的臉被一團團漆黑的濃發包圍著,臉色雖然偏黑,但卻黑的很幹淨,沒有任何疙瘩和斑點。細巧而又帶著梭角的小鼻子正好就鑲嵌在這張細嫩的臉上,一雙眼睛卻也不算減分,雖然一隻單眼皮配著一隻雙眼皮,但那眼神卻極其有神,隻有那張嘴卻是整個臉龐的最高點,它極其的討人喜歡,嘴巴一張開,嘴角便像一輪彎彎上掛的月牙,當它綻開的時候眼睛也跟著嘴一起向上彎成了一對大月牙。他雖然個頭不高但卻模樣很受看。而且越看越覺得有幾分姑娘的樣子,要不是嘴邊幾根稀疏的胡茬,男扮女裝而且還是靚版的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看著看著她的心生出了許多的憐愛來。回味著他剛才的話,心裏突然覺得與身邊的這個男人似乎靠得很近,近到自己願意張開嘴與他說更多的話來。

“機會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嗎?如果能找到,還需要錢幹什麽呢?有些人卻總是試圖用機會解決沒錢的問題。卻發現機會和錢永遠是兩樣東西,是永遠不相幹的。”

相男雖然是願意張口說更多了,但她卻總是拐著繞著的,就是不願意輕易挑破自己的問題,也許她更不願意的是,讓這個稚氣未脫的年輕人也來為自己分擔那麽沉的包袱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