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17)—— 姐弟戀

(2018-11-19 15:22:26) 下一個

當那男人聽到不知所措這個詞的時候,眉頭往上挑了挑,可是當聽到無關痛癢這個詞一出口,他本來漸漸飽滿起來的心情開始顯現出來了一些不安。向上挑的眉頭又複回了原位,而且還要更低。喃喃自語道:

“無關痛癢?是說我嗎?”

接著又抿著嘴淡然的一笑,自己給自己解圍道:

“最好不關我的事,否則的話還沒有開始就先判了死刑,連死緩的機會都不給。你說這人可多冤枉呀!”

“冤枉不冤枉不是你說了算的,如果要我評判,那你老實告訴我,你的車停在雨中就為了等我嗎?”

“剛才不都坦白了嗎?再說可就是瞎話了。”

“那你怎麽知道就在這裏可以等到我,關於我,你是不是知道得更多?”

男人嘻嘻的笑了兩聲,算是默認了相男上邊的話,但是並沒有深言到底知道關於相男的有多少。”

在這默認的同時,兩個人像是明白了更多的東西,都開始不說話了。空氣中有一股空氣慢慢的流動著。是一種寂靜般的美好,而且又凝結著一種潛心的緊張。

車子還在徐徐的前行,相男在那男人的旁邊,在沉寂中她分明的感受到了坐在駕駛位置上的他的呼吸。那不正常的短促呼吸,其實相男的心裏也不平靜,但現在又苦於找不到適當的話重新開場,所以現在隻好讓呼吸的對流傳遞著倆人的複雜而又躁動的心情。

終於到了一個紅綠燈處,大雨已經漸漸變成了小雨,那個男人把車穏穩的停在了紅燈的路口,他開始慢慢的扭過頭來喃喃的開口道;

“以後要是再趕上這麽大的雨,你一定打電話給我,讓我來接你回家。反正我的車這時候也是閑著。”

相男感到一股熱流襲上了胸口,自從張樹死了之後,隨著兒子的出生及家庭遭受的一係列的變故,她已經習慣了任何事情都讓自己瘦弱的肩膀獨自麵對扛起,更確切的說她已經把這種忍受變成了一種被迫承受的習慣了。時間己經慢慢的把她打磨成了一個鐵人,一個徹徹底底的女漢子。對於這種嗬護和疼愛的聲音許久已經陌生。現在當她聽到這樣親切的聲音送入了自己的耳畔。雖然一股熱流襲身,但是心裏還是不自覺地產生了許多疑問來,自己是一個單身母親,而且自己的相貌連平平都算不上,也就是說自己並不是男人們追逐的對象,而眼前的男人個頭雖然並不高,但是從嘴邊上掛起的笑紋來細看,他應該還是一個乳臭未幹的單身漢,而且肯定年少於自己。他可以有大把的時間把眼光放在那些還處於未婚,而又長相俊美的姑娘身上。而她在這些男人的麵前又算個什麽呢?為什麽他偏要對自己講這些話,這話他應該知道意味著什麽,今後又該開始什麽。想到這裏,她開始不舍的收起了剛剛的好心情,扭過頭來拉起臉來認真的開始質問起旁邊的男人來:

“你為什麽突然要對我講這些?你應該知道這些話的重量,不是隨便就可以講出口的,如果你還是這樣子想,那麽我就要再問你,你究竟對我有多少了解?”

沒想到她的話音剛落,那個男人不再衿持了,也馬上張口回應道:

“當然 雖然我對你了解的還不太多,但我相信我了解得已經足夠。如果你在演唱的時候,認真的向下觀察一下,我還是你的一個歌迷呢。我不光去過你工作的歌廳。而且還很喜歡你的……”

他想說你的聲音,但還沒有說完,就被相男搶白了。

“還有呢?關於我的身份你還知道多少?”

相男想聽到的並不是這些,而是自己最不願意觸碰的東西。雖然不太好,但畢竟屬於自己。屬於自己的過去。而且還有自己不可能割舍的未來。”

“我還知道你是…一個單身母親,孩子的父親已經不在了人世……”

“那你還不快離我遠遠的,別讓我這樣的女人玷汙了你的生活。”

聽到那個男人的話相男本該高興才對,因為他已經了解了自己最為脆弱的部分,而且還是選擇了沒有後退,還在不離不棄追求著自己,可是她就偏偏高興不起來,長久以來她對於愛情已經慢慢的生疏了起來。直接的理由便是兒子尚小,需要自己獨自撫養。而且…幾年來街坊鄰居不是沒有張羅過,讓她感到最難為情的還有,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成為了離過婚而且又帶孩子的男人們的接盤俠。而自己並沒有作好一個當後媽的準備,所以幾次之後,她便自己把自己丟進了垃圾桶。感情的大門讓她再次封閉了起來。現在麵臨著這個年輕的出租車司機,她長期以來形成的固有的自卑感又使她自相矛盾的排斥了起來,開始不自覺的後退了。

“我知道今天你又在這裏唱歌,正好又下起了大雨,所以我就…一直等在了這裏。”

那個年輕的出租車司機並沒有理會相男的怨氣,還是接著自己剛才的話講述著,但是卻變得更加小心謹慎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