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14)—— 髙興不起來

(2018-11-13 13:17:10) 下一個

相家一家老少回到了家中,一路上大家鮮少言談,本來房子的價格也貼譜,便是指日可望的好事兒了。但相媽和相爸都像肚子裏裝了一個撲棱亂竄的兔子一樣,不知放在哪裏才好,捂在胸口又怕它跑了,放進嘴裏又它嫌太大了,放在外麵又怕它被別人搶跑了。反正橫豎就是高興不起來,因為全家人都曉得這隻兔子能不能安穩在懷,隻有那十萬塊錢的虧空都湊齊了才能算數,想到這裏相家人就是想偷著樂一下嘴角都不知道往那邊撇。

大女兒女婿家是他們想到的唯一能夠搬來的救兵,自己的女兒的關好過,但女婿的那一關大家是欲說還休。雖然女婿的仕途之路是一路見漲。身上一再加職,這就是說女婿是在慢慢的升官進爵。對於相家來說應該是件漲臉的好事,但是全家上下都觀察到女婿的性情也越發變得尖酸刻薄,不近人情了。總是推說忙,來的次數越來越少不說,還有更讓相媽怨言不悅的就是每年單位過節時分發的一些福利物資,相男的姐夫總是差遣姐姐拿過來一些閉著眼睛都能在超市買到了大米和白麵來,好像相家現在已經缺吃少穿的到了快斷頓兒的地方。還不如空手而來,這樣相家人也不至於感到顏麵盡失。你升官進爵是好事兒,也不至於踩乎我們相家呀。真是狗眼看人低呀!我們相家也沒想著從你們家的碗裏撈點什麽肉吃,就連湯喝都沒敢奢求過。就先得接受你白眼看人的奚落才對。好像你的官升的越高,我們家的地位就應該越低你心裏才樂意。

有幾次相媽把殼在嗓子眼的話都要噴之欲出,她想說:我們家不是五保戶,生計也沒有到吃不飯的地步,不需要領導幹部的救濟支援。下次如果要是再送來這些東西,你幹脆連路費都省了。我們家就更省了“知恵圖報”這一關了。但看女兒一路風塵的,知道女兒在家中的地位也不好當。女捎上婿的位置升的越高,女兒在家裏的位置越發的變得小心謹慎才是。生怕本來已經清湯淡水的夫妻關係,弄不好隨時都會染上如今社會上時髦的風流病:婚外情。

現在這十萬塊錢的虧空讓相媽的老嘴都不知怎麽在女兒麵前張。連想想都覺得又給女兒出難題了,對不住女兒。相英已經為這個家出力不少,所以相媽一想到這裏臉上就像被人抽了一下似的感到火燒火燎的,這張嘴顯得更像被貼了封條一樣的不好張口。

坐在一邊的相爸當然知道老伴現在沉默不語的原因,幾十年的夫妻了,相媽臉上的皺紋往哪裏撇,他都會判斷出是好事降臨,還是壞事臨門。所以隔著小外孫就座的相爸不時的側眼察看老伴的臉色好了沒有。是仍然睛間多雲,還是多雲轉陣雨了。當然想的更多的還是這塊遮在相家上空的烏雲什麽時候才能散去。

相男的兒子陽陽像是已經猜到了大家的心事似的,不時的用自己的兩隻小手筆劃成飛機的樣子。口中念念有詞的不住的叨念著:“這架空中加油機裏邊裝著十萬噸的汽油,還有十萬噸的金子。就等著阿裏巴巴把門打開,裏麵的金子就全部屬於我了。”又看了一眼姥姥姥爺說道:“我要把它全部裝車送回家來,然後再交到姥姥和姥爺的手裏。”

這一說讓姥姥愁眉不展的臉上才找到了一絲的笑容。她拉著孫子的小手說道:“姥姥要不了這麽多,這麽多錢燒也把姥姥燒死了,姥姥不貪多,是因為沒那個福氣,不過有我孫子這句話,姥姥這心裏就已經裝滿了十萬噸蜜了。甜的現在都有點燒心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