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13)—— 意想不到

(2018-11-10 15:51:26) 下一個

相家人一起屏著呼吸等待著那賣房子的男人報出房子的實價,全家八隻眼睛一起上陣齊齊的落在了那男人張了又合上的嘴巴上。現在連一隻蒼蠅飛過都顯得格外的惹眼清楚,空氣中似乎彌漫著一股奇特的安靜,就連五歲的陽陽也預感到這個男人接下來吐出來的什麽東西對於他們這個家來說都會像一顆石頭拋進了河裏一樣掀起萬層浪的。時間似乎讓這裏變得悄無聲息充滿了沉重的負載。

那男人緩緩地擺弄著手裏筷子,然後又從拿起了兩雙多餘的筷子,在桌上上讓出了一塊空地,然後從眼角露出了一絲終於亮相的釋然。在白白的桌布上擺出了兩個人民幣大寫的數字來,相媽相爸和相男盯著桌子上的數字,相爸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半天沒有合上,但就是沒舍得念出來。相媽沒有老頭能夠憋得住氣,嘴巴不由自主的小聲念了出來:“七十萬!”

這七十萬人民幣對於相家來說不知是喜還是憂,喜的是七十萬距離他們的心裏價位還靠點譜,努努力還是能夠湊出的,憂的是張樹那筆錢款都算上:陽陽奶奶那邊留下的加上自己這邊得到的滿打滿算才六十萬,加上幾年下來銀行給的那點塞牙縫的利息才六十萬掛個零,還有十萬元的空缺去到哪裏去湊呢?當然相男的姐姐相英哪裏會有這筆錢的,但是十萬塊錢不是小數字,女兒相英也是拖家帶口有丈夫的人,一個人能不能做得了這筆錢的主呢?

其實這個價格還是讓相媽大喜過望的,距離自己估計的讓她鬆了口氣。好像手捂著了一單好生意,生怕它跑了或者臨時變掛,也沒有與老伴及女兒商量便擅自作主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但話臨出口相媽又讓它拐了個彎:

“這價兒也太貴的,還沒有聽說幾十年的老房子價格還是賣得這麽的不能理喻,竟還是買出了金子的價格,我們一家子可是退休下來隻拿這點死工資的小老百姓,一時還拿不出…你看看能不能在價格上再讓惠一些呢?”

相媽恨不得把這個讓惠變成實實在在的數字,六十萬,隻是她還不能把這個價格說得太直白,更怕捂到手的蝴蝶從一不小心便從手縫中飛跑了。

沒承想那男人聽後一時沒有了好性子,話音也比剛才粗魯了許多,“隨行就市,貸真價實,言無二價。行就交錢,不行就拉倒!”態度之堅決,好像從來沒有過,一副人好不怕貶,貨好不怕比的得勁樣子。

這個價格已經不是他早上起來的價格了,是他臨時做了個減法,把先前定好的價格減掉了十萬,原因也很簡單,他看到這家是誠心的想買,又是一個拖家帶口之家,偏偏心生出一絲憐憫之情。所以臨時取消了原來的價格。思忖著快戰快決,沒想到老太太還是不依不饒的不識抬舉。

相男湊到相媽的身邊,拉了拉母親的衣襟,那意思是讓相媽見好就收,這個價位已經是一個靠譜的價格了,別再爭執了。但相媽還是不依不饒的:“我們手裏還有兩三家的廣告,常言道貨比三家知貴賤。要是我們找到了更好的,價錢更公道的,到時候有人可要後悔的!”

“有比我這個更便宜的,有多少你都賣給我。我都要了。”

沒想到那男人皮笑肉不笑的竟這樣答道,讓相家現在真是無話可接了。也感到有些無地自容了。

相男知道母親用的是激將法,也唱盡了紅臉,但終究要有人收場唱白臉,便把自己的手機號抄好在一張紙上,送到那那男人的手邊說道:“讓我們回家再湊湊錢,這是我的手機號,你的手機號也留一下,方便咱們保持聯係。”

也許是相媽剛剛那幾句話惱怒了那個男人,臨走他還在不依不撓的回應了剛才相媽說的那幾句話:

“貨比三家知貴賤,隻怕你知了貴賤也成了行家,這桌酒席早已是酒醒不見烤鴨子等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