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05)—— 一張舊房契

(2018-09-07 16:10:41) 下一個

相媽一家坐定之後,相男拿著菜譜想著那男人不接下茬的寒酸,思忖著也許該從自家的手指縫裏掏錢了,所以便挑著菜單上便宜的菜,試著點了四個萊,老廚白菜,家常茄子和醬烤豆腐,又挑了一個葷菜青椒炒肉絲,便就此合了菜單。

陽陽偎在媽媽相男的懷裏,也許是相家很少光顧這樣奢華的飯店,他一會兒眼睛不夠使似的四周環視,一會兒又緊緊的盯著母親那張嘴。當聽到母親沒有點到他要的那道菜名字的時候,趕緊湊到媽媽的耳邊說:“媽媽 我要吃炸雞翅,”看著媽媽沒有理踩他,他便犯起了強勁兒,聲音不再小聲了,大聲的衝著姥姥那邊喊道:“媽媽真小氣,隻有姥姥總問我愛吃什麽,還是讓姥姥一會兒帶我到麥當勞去吃。”

那個男人大概現在酒勁兒已盡醒,也聽到相男報的幾個菜的菜名,這可憐唧唧的幾個便宜菜,當著他這唯一的外人麵前,臉上開始青一塊紫一塊的顯得極為尷尬,現在聽小孩子嚷著要吃炸雞翅,他便也算是找了個台階下,就勢把話接了過來,衝著剛剛拿走菜單的服務員喊道:

“服務員,快把菜單再拿來,好,不用拿了也行,你隻要告訴我就行了,你這裏有炸雞翅嗎?”

這場麵一來二去的才算把這裏的氣氛激活,雖然這插曲很短,但卻把剛才冰冷陌生的局麵增添了一些暖色的格調,你看此時相媽看這男人的眼神也開始產生了細微的變化。說話更是少了很多的耿介,相媽自是會說圓話的高手,話一出來,不光讓這男人下了台階,而且還下得即體麵又光彩。

“這孩子一出來就認麥當勞,多好的飯館和吃食,在他嘴裏那都不叫飯,這些洋玩意兒最會做小孩子們的生意。要不擎著大人們的胃口,它早就關門回美國了。”

聽到這裏那男人也跟著笑了笑,那笑容裏雖然藏著很多示好的成分,也似乎是對自己記錯時間的彌補,更是對馬上開始的彼此談判氣氛的一種融合。

到此為止相媽似乎基本上忘記了前麵的他記錯時間這回事兒了,也許誰對誰錯,這顯然不是這場見麵會討論的話題,後麵要談的大事才是相媽真正關心的事情。

等菜陸續的上齊了,看大家都拿起了筷子,相媽也拿起了筷子,一副再也揣不下出的好奇的神態迫不急待衝著那個男人問道:

“我們約過來是衝著那個房子,我也就開門見山不說旁話了,你那個房子到底在哪裏?離這裏很近嗎?如果是這樣,位置倒是相當不錯,我知道這一帶都是老房子,隻是你那個房子到底有多少年了?”

相男看母親說了半天也忘了說重點,趕緊又補充道:

“有多少年倒是不重要,我們更想知道,它到底有多大,是像廣告上所說的,帶著院子的嗎?還有你也大概報個價,讓我們心裏也有個底。”

那男人先是看到了一桌子菜擺在了麵前,他剛才幹喝下去的酒,此時把他的胃攪得翻江倒海的饑餓感湧了上來,肚子裏的叫聲,讓他覺得眼前的這一桌飯菜特別的親切和溫暖。但在相家人麵前又不好甩開了腮幫子風卷殘雲,隻得裝著架勢跟著相家人一起慢慢的吃。現在當聽到對方說這裏位置環境好,這使他的臉上增添了幾分自傲的喜興,他又夾了幾口肉絲之後,便小心翼翼地從懷裏緩緩地掏出一個塑料口袋,從那塑料口袋裏又掏出了皺皺巴巴的一張舊紙,那裏麵似乎散發著一種黴味。

相家立即湊前細看,隻見那張紙是一份地契,隻是年代太過久遠,那張紙也變成了接近牛皮紙的顏色。上麵卻還能清晰地看到那房子的年代,1909年宣統元年清朝政府發的房契,上麵有一行大字清楚的寫著“買賣房產正契”,下麵在房屋的麵積和名字上蓋有幾個長方形的大紅章,而持有人則是一個叫李旺財的人,而上麵的麵積似乎也清楚的標明兩間北房共計三十七平米。

相男細細的端詳著這張古董似的房契,看著看著似乎發現其中的問題便問道:

“這個李旺財是你們家什麽親戚?如果這張房契隻屬於李旺財的,那隻說明這房子是他的,這個房子跟你又有什麽關係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