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04)—— 疑惑

(2018-09-06 16:34:14) 下一個

相媽邁著猶豫不決的步子慢慢地走向那個男人,一邊走還一邊對自言自語道,我是不是老眼昏花了,這到底哪兒跟哪兒呀。這人到底是不是那個約好的那個呢?莫非我起了個大早趕了個錯集?

快到那人跟前了,她推了一把攔在麵前的椅子,正好不偏不歪站在了那個獨自飲酒的男人跟前,帶著一肚子的火氣,擺好了駕式,一副興師問罪的勁頭。

“勞駕!問一嘴。您是不是叫李XX?”

那男人眼看著一個老太太朝他這邊步步的挪近,或許是意識到了什麽,臉上的目無表情終於也過渡到了凝重嚴肅起來。等聽到叫到自己名字的時候,他的酒氣已經從九霄雲外又回到了地球上,眼前的這個來勢凶凶的老太太身上,他眨巴眨巴有些臃腫的小眼睛,似乎在回想著了什麽,突然也是一臉怒氣的表情呈現在那張蠟黃的臉上,好像也有一肚子火氣埋藏在了心頭。

“是,我是劉XX,您即然能夠叫得出我的名字來,想必您就是我今天要等的那家人了,看著您來勢凶凶的樣子,我倒要問問您,您這火氣從何而來呢?我在這裏早已等待你們兩個多鍾頭了,黃瓜菜都快等涼了,按說發火也應該我先發才對呀?”

說著他帶著一嘴的酒氣衝相媽一個飽嗝打了過去,把相媽熏得快要轉身拔腿離開,心裏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暗自忖量道,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人?還是鬼?這分明就是個…吃了上頓不管下頓的酒鬼呀!在電話裏聽聲音也挺正常的,怎麽見了麵就換了個人似的,再說這約好了的鍾點,明明是當時兩個人紅口白牙說好了周六上午十一點正,我們到的也不早不晚,踩著鍾點來的,還提前了十五分鍾,現在怎麽從他嘴裏一轉臉就變成了早上九點呢?這都是沒影的事兒呀!可是…就兩個人電話裏約好的,這可是死無對證的事情呀!

到底是他記顛倒了?還是我記錯了?

相媽猛然間想起來那天還有這麽個茬兒,她建議見麵最好在周末,那男人馬上說,這點他同意!接著她又問具體是在周末早上還是中午?他隨口便說,一聽您說話就是個退休閑賦在家的人,早上起來鍛煉完身體,回家吃過早飯,九 十點鍾正好是你們閑得沒事幹的時候,可是我不行呀!我隻有中午有時間。

相媽越想越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問題,她用眼睛又瞟了一眼那已經喝剩下半瓶的二鍋頭酒,這才猛然間從嘴裏小聲的順出來了兩個字“酒鬼”,思忖著凡事跟酒精沾上邊的人,做出的事情還能再靠譜嗎?她想著想著隻覺得一陣陣的沮喪。自己現在真落得了起了個大早趕了個錯集的下場了。

這時候相男領著孩子和相爸也一齊走了過來。相男雖然因為飯館的噪音沒有聽清楚他們之間的對話,但她看母親的表情,頓感到裏邊出現了什麽問題,便探著頭小聲地問道:

“媽,是這人嗎?約的不會有錯吧?”

“人倒是沒錯,要說錯,錯就錯在他麵前的酒杯上。”

相媽無奈的小聲對女兒說,又像是對自己最後的斷言。

那男人一看麵前聚攏了一行人,晃了晃腦袋,頓時把醒到半截的酒氣又醒了不少,似乎又接著剛剛的清醒,悟到了今天自己的任務,也意識到現在正戲馬上要上演了,他把酒杯一推,身子則顫顫巍巍的站立了起來,眨著略帶血絲的眼睛,也許是已經意識到了錯在了自己的身上,全然沒有了剛才的大張撻伐,嘴巴突然咧開,開始擠出來了一縷笑容,接著他又一邊把手伸給了相媽,一邊裝腔作勢的似乎想刻意掩飾自己剛剛的過錯。

“時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現在已經全到了,對於這件買賣也收到了滿滿的誠意,我認為這是首先最重要的事情,來…坐!坐!”

說著又馬上搬開了幾把椅子,讓相家老少全部入座,可是眼睛卻若有若無的瞟著相家人的身上,似乎要從他們的身上找出東西來。相媽一看他的眼神,馬上意識到了什麽,衝相男使了個眼色,意思是這人還有準嗎?還值得再信任嗎?可是他現在又開始說人話,咱們也隻好隨機應變了,小心謹慎才是,最重要的是護好了錢,帶來的錢不得輕易放手,不能在這裏有半點差池。

相媽這一遞眼色,相男也明白了七分,一本正經的搬了一把椅子對著那個男人坐了下來,

“咱們現在是在飯店裏,是不是先點上幾個菜呢?

那男人並沒有接這個話茬,隻是跟著嗯了一聲,就沒有下文了。相媽心裏清楚,看他一瓶二鍋頭就把自己打發了,肯定是羅鍋子上山,錢緊唄!即然來了,又到了人家飯店了,正趕上吃飯的鍾點了,怎麽也得做模做樣的點上兩道菜才是,說著也挨著女兒坐了下來,拿過菜單示意女兒相男來點菜。不過相媽此時嘴角邊悄悄地抹過了一絲淺淺的笑容。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