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10)—— 母女雙簧

(2018-09-30 14:37:22) 下一個

這邊相媽拿起了電話,大女兒一聽母親在這邊的潛台詞,助家心切的她便也立即進入了角色,相媽雖然不太懂手機,但她知道家裏的電話底下的一個小方鍵的作用,那是想讓所有人都聽到的一個放聽鑰匙鍵。所以在還沒有放在耳朵上之前,她便先按響了手機上的免提通話,這樣所有在座的人都可以聽到了,這是相媽現在需要的效果,你看她皺起了眉頭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她也立即進入了角色:

“你們這是怎麽回事,三番五次的打來電話,現在又趕在這個不早不晚的時候又來打撓,這跟騷擾有什麽兩樣?實話告訴你追著做的買賣可不是買賣,”

電話那頭的相英是個冰雪聰明的女人,不光在家裏學曆最高,而且人家人情世故也是不甘人後,也是一副伶俐過人的樣子。一聽母親這樣說話就知道談判已經進行到了什麽關節眼上,便也立刻知道自己現在該幹什麽了。她腦子靈機一動,隨即應承著自己的角色位置,不光配合到位,而且把自己現在正身處的角色演繹得惟妙惟肖的“稱職”到位:

“大媽 您這麽說話有些差意,我們不是看您是誠心一片嘛,也並沒有一點忽悠我們的意思,所以我們隻當是做個交朋友的買賣交易了。實話實說我們現在已是五錢的貨,倆錢就出手了,價格已算降到了穀底,實在想不圖賺錢隻圖快吧,如果…您是現金支付,那麽我看我還可以再割肉一次,血本價再降下七八萬吧,你看這樣行不?”

看著那個男人的耳朵不光豎了起來,而且臉上也產生了反應,他先是對相媽的話不住的點頭,看樣子相媽的話讓他非常順耳稱意,但當聽到電話那頭傳過來的聲音的時候,他開始苦著一張臉,撇了撇嘴,那樣子好像在表示出自已許多無聲的抵觸和無奈,好像是對方正在拿著一把明晃晃大刀公然驅趕自己一樣的痛若,那表情就差搶過相媽的電話親自上場把電話裏的人不光罵得狗血噴頭,而且也要證明自己這單買賣比她磨破嘴皮子還要上算的優勢,甩出對方幾條街。相媽一看那男人的表情,心裏基本上有了底,便又趁勢加上了幾句乘勝追擊的話來:

“我這裏不方便跟你討價還價,反正我知道賣布不帶尺,是存心不良(量),你要是真覺得我有誠意,那麽你的厚道也應該讓我見到,七八萬對於我們這些靠著那點死工資養家糊口的人來說就是一輩子的辛苦錢,對於你們來說不過是一點塞牙縫的錢而已。這好比賣鹽的喝開水,一點味道也沒有。反正即然知道我有誠意,你也要拿出真心來才對,我就說到這裏,你看著辦吧!”說著就要放下電話的樣子。

相英一看母親這是暗示自己還要再助推一把才是,好像母親哪裏的效果還沒有完全盡然,所以立即領會,馬上加快了語速,好像不忍對方就這樣子放下電話,一筆到手的買賣就此結束。變換著法子留住對方,似乎真有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趨勢。

“不要先放下電話,有什麽話可以坐下來慢慢聊,什麽買賣都是談出來的,一氣走人是談不成生意的。至於價格的事兒,我還可以向您保證,隻要您買,我還可以再做讓步,而且我說話一定算數。保證說到就能做到。”

如果說那男人剛才隻是義憤填胸,現在他的狀態可不是再是義憤填胸就可以簡單打發的,似乎屁股下麵就坐的椅子不再是平常的椅子了,現在這椅子上巳經長滿了帶刺的仙人掌,刺的他不光再也安靜不下來,而且非要立即采取行動才為快意。似乎他再也不想扮演聽客的角色了,他要變成主角來影響電話裏的生意,他要從被動變成主動來取消那邊正在談判的的買賣。

“本來我是賣醋的不該管打醬油的生意,但還是忍不住插上兩句,我隻是覺得山藥可以論塊賣,如果說黃金也可以論斤兩,也按塊來賣,那還不如叫廢銅爛鐵,別說什麽又是厚道,又是降價的,它本來從根上就不值錢,”

這男人就是急得像火燒了眉毛,但並不傻,他知道什麽是兵不厭詐的道理,心裏更清楚金錢此時對於他來說是何等的重要和不能讓步,他肚子雖然裝滿了酒糟,但是還留有餘地清楚事貴應機的基本常識,看來他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出賣他隨機應變的清醒,這也意味著他並沒有買相家母女的帳。所以他簡單的幾句話一出。讓相媽心裏產生了不少的驚愕和錯覺,心裏開始也犯起了怵,所以也不想與女兒再繼續唱下去這出雙簧戲,便也匆匆地掛上了電話。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