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09)—— 套路

(2018-09-28 13:33:19) 下一個

此時圍坐在餐桌旁的人們看似平靜,表麵上大家好像是也相融為一致了,但此刻聚會的核心人物相媽這邊的耐性卻是像漏水的葫蘆一樣,嘀噠嘀噠地漏得心裏沒了底。雖然相媽並沒有說什麽,但卻一點點的頂上了眉穀,相媽有一個特點,心裏頭有時能夠承下一條船,比如說對上邊的和對下麵。相男的兒子陽陽就是騎在姥姥肩頭尿尿,姥姥這是邊也會耐著性子,等待著這個孫子尿完了,還得補上一句:“看看這兩天這孩子肯定是著涼了,都把這孩子憋成什麽樣子了,”非但沒有理怨,還得在心裏心疼起孩子來,相媽的肚量要說小有時候也小,這也是婦人家活到這個歲數,歲月沉澱下來的糟粕之物,心裏頭愛犯嘀咕。本來剛開始相媽耐看性子聽他說東道西談古又論今,那是因為相媽認定這個男人雖然是一肚子酒糟,但談吐不凡,氣量也不俗。估量著這個男人的身後肯定有貨真價值的東西,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浪費而過。這個男人說到現在還沒有說到點子上,她開始對自己先前的看法產生了動搖。心裏開始了犯空,她開始懷疑到底這男人後麵的貨是真是假?現在不用相爸著急,相媽也開始心裏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扣,相媽又是一個憋不住心裏的人,現在她把盤子往中間推了推,把手按在了桌子上,準備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大家在這裏坐得時間也不短了,話也說得夠幾卡車裝了,可是今天我們一家大小來,可不是閑著沒事打著的來這裏聽你說這些話的,你也該知道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我看其他的閑話先擱一擱吧,咱們必須說點正事了。”

沒想到這男人一聽非但沒有惱怒,反倒是綻開了腮幫子笑了笑,而且還馬上有了行動,一邊笑一邊從懷裏掏出來了一個長方形的塑料袋,那塑料袋裏一看就是一件重要的東西,從他小心翼翼的打開了一層又一層的行動來看,一看就知道是件值錢的東西,相家人這時也開始眼睛發亮了,似乎也意識到這件東西應該就是今天要來這裏等待的真貨了。

待這個男人把裏麵的紙張全部的打開,印入眼簾果然不出大家的所料,是一張房契,上麵寫著這個房子的具體位置及房間數量及平米數,與那男人前麵說的一致。而且最重要的是還寫著房主的名字:“李春來”。

那男人看著相家人的臉色,馬上明白了相家還有什麽疑惑,又從他幹扁扁的錢包裏掏出來了一件東西,這是一張身份證,隻是這張身份證與房契上的名字是一樣的,都是“李春來” 。

他得意地翹著二郎腿,一邊看著相家人從疑惑到釋然的慢慢轉變,一邊得意地嘴角開始微微上揚了起來,

相媽對證了好幾遍,從房契到身份證,又拿起來那身份證戴上老花鏡眼鏡前前後後的端詳了半天,這才長歎了一口氣,算是心裏夯實了一些東西,總算是漂泊的心找到了岸邊。

雖然是心裏敞亮了很多。可是馬上又有一團愁雲湧上了心頭。下一步呢,這可是一筆買賣,價錢直到現在從那男人的口中無論是廣告上還是飯桌上還沒有如實吐出,所以心裏剛剛見了點兒光亮。現在又蒙上了一層烏雲,這房子到底該是什麽價在等待著他們,如果報出來的價格相家不能承受呢?哪地方可是寸土寸金在天子的腳下呀!到底又會是什麽天價呢?

相媽正在猶豫,突然那邊相男手裏的手機響了,相男拿起了手機,一看號碼是姐姐打來的,支支吾吾的不知是接還是不接為好,相媽一看相男拿捏不出的樣子,便知道打電話是跑不出自己的大女兒相英。相英雖然回家的次數不多,但相家要拿出那筆壓箱底的錢買房的事情,她也不光是了若指掌,並且也跟著全家人一起合計過,這會兒來電就是問一下進展到底如何?還是不是又遇到了什麽問題了?

常言道酒是陳的香,薑是老的辣,相媽一看兩個女兒不管是明的暗的,都在給自己嗚槍開道,心裏一股熱流湧動了起來,眼前更是突然一亮,腦袋瓜則是靈機一動,一個主意便也產生了,而且正是時候。一邊給女兒遞了個眼色,一邊伸過手來管女兒要手機,還一副神氣活現的樣子對女兒說道:

“看你拿著電話磨嘰什麽呀,咱們這邊已經跟人家正談著呐,而且人家也是這麽有誠意,雖說是譽高招客遠,物好價出頭。但也要有個先來後到吧。做買賣總得講究個道性,咱們不能一邊吃著碗裏還一邊看著鍋裏的,咱們總得按下心來先走完了一樁,再考慮下一樁的可能性吧,再好的房子也要先等一等呀。把電話給我。讓我跟她說。”

相男也不是傻子,立即聽出了母親話裏的套路,便也馬上配合著有了反應,一句也沒有多說,便把電話順勢給了母親。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