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02)——心熱之後的自卑

(2018-09-03 15:44:17) 下一個

那年輕的出租車司機用一臉深情的抿嘴微笑提醒著相男,同時似乎也在等待著她同樣心有靈犀的反應和回答,

她的笑容同樣從嘴角慢慢的彌漫著,但是臉上卻在故作矜持回答著:

“是嗎?咱們…這麽有緣,還有…再次見麵的機會。也許北京城太小了,你看都等不及讓我們把彼此都忘掉,就又讓我們…… 隻是…這錢是你該得的,你還是收下吧!”

接著她的眼睛瞟了一下已經遞到他手裏的錢,又不好意思的推了推他伸過來的手,想盡快結束這場因為推讓錢而引起的紛爭。

相媽扭臉好奇的瞧著倆個人的推推讓讓,又瞧見了女兒曼延在臉上的莞爾溫存,便多少猜岀來了這裏邊的道道兒來,她一手拽起丈夫的衣角,一手又拉住了一臉茫然不解還站在媽媽身邊的陽陽說:

“陽陽 聽話!先別纏著你媽,你看你媽現在正跟叔叔在說話。跟著姥姥,來咱們先走!”

陽陽鬆開了拽住的媽媽的小手,極不情願的撅起了小嘴,一邊撅著一邊用眼晴依依不舍的目送著媽媽。這一穿插進來的畫麵,倒給了立在那裏的的男人一個詫異的思考,他指了指已經轉過身被姥姥拉走的陽陽有些吃驚的對她問道:

“這…是你的孩子?”

那吃驚眼神中似乎在說:那麽說你已經有家了,那…孩子的父親為什麽沒在你們的身邊?你是什麽時候結的婚?他又去了哪裏?”

顯然這突然被中斷的畫麵,讓他把剛剛的不好意思又重新理智的恢複了清醒,又慢慢的回歸到了與一個乘客之間的關係上來。燃燒曖昧起來的眼神又被強硬的收起。

她也馬上意識到了他態度的轉變,一團包在手心裏的火,現在那團火突然被風吹散,他手上的溫度又重新恢複了正常應該有的溫度上了。聰明的她似乎也馬上明白了這團火降溫的原因了。與此同時她心裏產生了一種與麵前的男人相差甚遠的感覺,這種感覺仿佛讓她迅速在心裏產生了一種隔江相望的遙遠,是呀!看他年輕的麵容,那兩團剛剛在腮邊漸漸散去的嬰兒肥,還有那鼻子兩側幾乎還尋不到痕跡的法令紋,他應該是一個還沒有成家的男人,更何況有孩子是在成家之後的事情了。我與他的距離不光在是否成家上,現在又隔了一條大河,他還太年輕,也許他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裏?但是不管處於什麽時候,還是什麽地步。他都不應該屬於我。他應該屬於一個另外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必須是沒有成過家的,最重要的是還應該不會有一個拽著衣襟的孩子。兩心相悅隻是一種心境的瞬間愉悅感覺,距離現實還有十萬八千裏的山水相隔呢。其實,自己害怕的並不是戀愛本身,而是心動了一個自己不該愛的人。

她這樣想著,覺得自己好笑了起來。把剛剛誕生的蠢蠢欲動又悄無聲息的藏匿起,臉上的矜持也漸漸的轉變成了一種波濤之後的風平浪靜了:

“這是我的孩子,剛才車裏坐的也都是我的家人,我們今天來這裏是有點事兒要辦,所以一家人著急截了一輛出租車,也才有幸坐上了你的車,謝謝你!那錢它本該就是你應得的。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說完之後她藏匿好眼睛裏剛剛燃起的溫度,也不想再看他聽後的反應。一轉身又緊走了幾步,便追上了在前麵一直小步慢行的父母和孩子。

母親用異樣的眼光看了看緊跟著追上來的女兒,那眼神裏帶著幾分不解的埋怨,臉上又掛著幾分詭秘的微笑。那詭秘的微笑似乎無聲的跟女兒在說:你瞞了我們多久了?不過什麽事情呐,也瞞不過你媽這雙火眼金睛來。你那雙眼睛早就把你賣了,那你為什麽不早跟家裏說一聲呐?是不是還一直還處於保密狀態呀?那埋怨的眼神好像接著對女兒說:看看你,還沒有說上兩句話就把人家很快打發了,就這樣硬生生的把人家一個人幾句話又晾在哪裏了?你這是弄的什麽事兒呀!談個戀愛還搞得這麽神神兮兮的苦情。讓我說你什麽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