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88)—— 詭秘之事

(2018-08-01 14:28:43) 下一個

月亮不知從什麽時候已經升上了夜空,帶著昏暈蒼白的月光,順著客廳裏半敞開的窗戶捎帶著細碎的夜風潤進了屋子裏。當慘劇釀成的一瞬間屋子裏出現了幾秒鍾死寂一般的沉默,隻有相男懷抱的孩子,隨著一聲槍響,突然大口的漾起了奶,並且大聲的超乎尋常的哭鬧了起來。

相男撕心裂肺的表情很難看,她的臉此刻仿佛蒼老了幾十年,似乎已經完全找不到了年輕母親的容顏了。臉色蒼白,嘴角顫揚著斜向了一邊。這邊是陰陽相隔的奶奶,現在去陰間的路上又增添了孩子血緣關係中又一個親人。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內人間慘劇就這樣接二連三的發生,躺下的又是自己兒子打碎了骨頭還連著親的至親,這怎能不讓她心碎傷感又百感交集呢,而此刻懷抱中的兒子就像有了一種特異反映一樣,張揚著兩隻小手哭鬧不止。她手腳無措的抱著孩子站了起來,一邊拍打著孩子的後背,一邊慌不擇言的對著孩子嗆嗆地叨叨道:

“小祖宗…小祖宗!別哭了!求求你…就算你現在饒過媽媽好嗎?”

可是這一怨氣之下的細細端詳,她的雙手禁不住又顫抖了起來。在微弱的燈光下,她怎麽看怎麽看她覺得自己繈褓之中的兒子越來越陌生了,這張臉隨著哭聲突然變得又長又尖,全然沒有了以前方方正正的稚嫩祥子,白淨的麵容上伴著哭聲,臉上嫩氣的皮肉也發生了的改變,突然也有了那天在張樹的遺容上看到的褶皺,而且連部位都好像一點不差,一點都沒有挪地方,同樣都在那尖尖直挺的小鼻梁兩側,而且隨著哭聲的越來越急促,兒子臉上的顏色也變得昏紅發暗了起來。似乎最後一次在太平間看到張樹的最後一麵,他的臉色也呈現出這樣的顏色。

同時她恍惚間感覺到眼前有一個身影在自己的麵前晃動,那身影的樣子怎麽會是那麽的熟悉,讓此時此刻的她再也承受不了這所有衝她走來又把她團團包圍住的一切,就像一個形影相隨的惡魔一樣衝她步步緊逼而來。她感到她的雙手如手握爐火般的燃燒了起來,伴隨著燃燒的火焰,她的雙腿像篩糠一樣的開始顫抖了起來,終於她的眼前一黑,踉蹌了兩下,抱著孩子的身子便像一個影子一樣的跌倒在了地板上。

正好這時防盜門被人從外麵重重的打開了,相爸下班回家帶著一臉的迷茫和疲憊被警察護送著推門走了進來。一看眼前的慘景,他禁不住連跑了兩步,一臉驚愕地跪倒在了地上。帶著怒氣和不安自言自語道:

“這…是怎麽了?這是…怎麽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麽?”

看著相媽已經把相男抱在了雙腿上,他更加不解地質問著自己的老婆:

“這一天是…怎麽回事?怎麽我早上出去,晚上怎麽就成…這樣子呢?他們是什麽時候進來的?相男…怎麽也倒下了呢?老婆子,你還愣著幹什麽,還傻在哪裏幹什麽,還不快打120趕快叫醫生?”

相信媽哪有心氣回複他,隻是一個勁的哭泣著,好像這眼淚才能讓她釋放暫時的緊張和眼前的痛苦。

說曹操曹操就到,正在念叨醫生兩字,真的門口出現了兩個穿白大褂的醫生,他們也被警方護送著引進了家中,身後還帶著一副擔架。原來是剛才因為張樹母親的倒下而撥叫的120,雖然在路上因為堵車耽擱了一些時間,現在也終於風塵仆仆的趕到了現場。

救人如救火,麵對著躺在地上的三個人,他們立即蹲下身子,投入了緊張的搶救工作中。

隻是這時姥姥不見了,她躲到了自己的小耳房裏,拿著手裏的幾根香及香燭和打火機,又帶上了香煙,踉踉蹌蹌地跑到了陽台上,用打火機打著了香煙又點著了幾根香,插在香燭上,然後又大口的猛吸了幾口煙,這才匆忙的把它扔掉,便拿著燃燒的香燭,兩個膝蓋就勢前傾,突然就跪倒在了陽台上的灰色石板上。一邊舉著香燭,一邊懷著一臉的恭敬和虔誠,口裏念念有詞地背誦著什麽:

“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南無阿唎耶。婆盧羯帝爍缽囉耶……”

梵音繚繞在陽台的上空,驚到了幾隻正在陽台的圍牆上尋食的麻雀,它們不安的東張西望了半天,然後便驚恐地展開了雙翅,嘰嘰喳喳的向遠方飛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