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01)—— ai 的密碼

(2018-08-31 15:21:11) 下一個

相媽一行四人坐上了出租車,中午正好不是北京城堵車的鍾點,所以車行一路暢通無阻。隻是在最後一個紅綠燈路口等候的時間略長了一些。那出租車司機也正好有功夫從車前鏡中悄悄的打量起後麵的一行人來,仿佛是為了再次確認,這時也許是記憶中的東西發揮了作用,他的臉龐逐漸顯露出了一絲一縷的溫存來。他開始不好意思再回過頭去了,隻是把閑下來的一隻手高舉起,把前額上散落下來的一縷頭發向後理了理,與此同時餘光中親切的部分也緩緩地上升。那腦袋上麵的車鏡似乎讓他感到非常的親近。紅燈一過綠燈一亮,車又緩緩的前行了。

坐在車裏的相男也許在記憶中已經找到了這個人的麵孔和與他發生的故事,此時她反倒顯得不自在了起來。她在想如果認出的那個人先主動的說上兩句話,她會覺得這場麵比現在這種的尷尬局麵會更好一些。也許就是因為倆人都已認出了對方,而又仍然保持著這樣一種緘默的方式,讓她迅速地覺得自己的臉上開始灼灼的發燒了起來。直到這種灼熱蔓延到手尖上的時候,她才開始責怪自己是不是太多心了。

有人說緣分這東西永遠不會是擦肩而過的錯過,隻有那種彼此都有心跳的擁抱才會寫全了這兩個字。而這種感覺又總是從最初的流動在彼此心間的熱度開始的。也許它隻有用沉默的方式表達出來,才符合那個ai字在血液中的流淌。

陽陽似乎已經觀察到身邊的媽媽半天也不言聲了,他搞不清楚是怎麽回事,隻是把小手慢慢的放在了母親的手心裏。從他記事起就漸漸的學會與這個最疼自己的人分擔一些什麽,敏感的他,小小的年紀他便感覺自己的母親與其他的母親是不一樣的,母親削瘦的肩膀上隻有一人身挑重擔,而不像別的家一樣有一個男人為她的分擔。隻是他並沒有想到自己的可憐處境。自己不像其他孩子一樣有父親的嗬護和關愛。而總是覺得自己母親的擔子太重了。因為多少次在睡夢中的他被母親低垂的哭泣驚醒。又是多少次在母親懷抱中的他,被母親鹹澀的眼淚蟄得睜不開眼晴。他才開始朦朦朧朧地感覺到自己的母親與眾不同。他多麽想馬上就長大,長成一個壯實的男子漢,站在母親的身邊,他要借她一雙敦實的肩膀,這樣也許她會心裏好受一些。最起碼…他想也許她夜裏就不會再哭泣了。

可是不知道怎麽自己怎麽老也長不大呀,乖巧的他便慢慢的學會了當母親哭泣或者沉默不語的時候,把一隻小手悄悄地借給母親,因為他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每次當母親得到他那隻小熱手的時候,臉上總會綻開了笑容,好像母親的那雙冰冷的手也開始慢慢的被他捂熱了起來。所以每次這樣的“故伎重演”。都讓他感到每每都能獲得良好的效果,所以當他這次又看到母親沉默不言的時候,不知道怎麽回事的他,又悄悄的把一隻小手塞給了母親。可是這次母親並沒有反應,連個笑臉也沒有舍得給他,隻是把他的小手在她的手心裏反複搓揉著,以讓他感知他的這份關愛母親已經收到。

出租車很快就開到了他們的目的地,西單北大街靈境胡同的一家餐廳門口。而這家餐廳雖然很不起眼,但是它的鄰居卻是很有氣派,是西城區的一家律師公證機構。這個出奇意外的發現,頓時讓相媽的眼睛裏開始泛光。

當相男把錢遞到那個司機手裏的時候,他有些怯生生的半天才把一隻手伸了過來。臉上的表情也顯得極不協調自然,好像這錢拿得讓他很棘手,聲音也變得開始低細:

“上次…你已經多給了我,這次你就少給些吧!”

停頓了一下,他看對方還沒有反應,為了喚起對方的回憶,他又補充道:

“我已經…認出你來了,你…忘了嗎?幾天前你還坐過我的車。”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