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00)—— 似曾相識

(2018-08-30 14:49:01) 下一個

相媽與那個賣房子的男人約好是在周六中午十二點,原先相媽湊到周末是想相男的姐姐相英和姐夫也可以過來幫上點兒忙,現在相爸一跟著搭茬,相媽覺得去三個人已經富富有餘了,不用再麻煩相英他們一家子了,省得讓相男的姐夫總覺得女兒女婿這邊就是一個隨叫隨到的備胎,相媽不是不知道,所以自己這邊能辦的事兒,總是舍不得張嘴求女兒,因為相媽不想讓女兒總是擠在中間為難。

天一亮相媽就睡不著了,她把放在櫃子裏的錢,拿出來又放回去,內心百感交集,這錢就像兩塊沉甸甸又見剌的石頭一樣壓在相媽的心頭。這錢不是錢,是一條命的價值,是張樹用命換來的代價,這錢也許也是孫子長大後賴以生存的全部家當。如果自己這一關壓好了,那麽這錢就像種在地上的種子一樣,能夠生出兩個三個以至更多的果實來,如果自己這一關壓敗了,那自己又怎麽能對得起自己這從小就沒了爹的孩子!更對不起張樹那條命呀!想著想著她的腦門子一陣陣的開始發熱。

相男這邊也像母親一樣,也似乎有什麽心事栓在了心頭,早早的便也起來了。兩個人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準備著早餐,好像就隻有在這默默無言中才能舒緩彼此的壓力。等飯準備停當,才去叫醒了陽陽,安排他吃完,又清洗完了碗筷。相媽這才讓相男把錢取出來。然後又仔細的把這錢平分成了三份,相媽相爸還有相男,每個人均勻的得到一份,他們把這錢也放到了一個底細的地方,綁在了腰裏,兩張存折,一張是張樹父母遺留給孫子的四十萬,一張是相男他們哪裏得到的二十萬,已經支出了五萬現金,現在就隻剩下十五萬了。存折則全部由相媽拿著,以便見機行事。這是這個家的全部,也是他們完成這筆交易的資本和實力。

雖然價格還沒有報出來,但相媽期待著這房也就是這個價格,如果要是價格偏高了,她們也隻能與這個等錢急用的男人在桌麵上壓價計較了。因為急等著用錢,對於相媽來說,未必是一個劣勢條件。

一切安排就緒,相媽一手拉著孫子的手,一手護著腰間的錢,與相爸一起一前一後走出了家門,相男則跟在二老的後麵,在二老麵前就數她年輕了,為了保險起見,她願做二老後麵另一雙眼晴。

這一家子走出了小區,按已經商量好的,攔住了一輛出租車,這世界說大也大,說小也小。相媽把手舉得高高的,一行人像夾道歡送似,等候著停下來的車輛,前麵有幾輛空車,一看這一行像打狼似的隊伍,又都趾高氣揚地開跑了,隻有一輛黃色的麵的,本想拐到另外一條街上,一看一個老太太在招手。而且在這街邊上好似已經等候多時了,自己現在正好正處於空車的狀態,所以就沒有更多的考慮,把車穩穩的停在了相家人的跟前。

等這一家人上了車也都坐穩了,相男才覺得這個人好像在哪裏見過,那個開車的好像也覺出了什麽,又回頭補看了一眼。看在眼裏的相爸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開始警惕的摸了摸腰裏的錢,努了努布滿了皺紋的嘴巴,心裏似乎也納悶開了:這麽快他就觀察到我們身上帶有東西呀?不會吧!相媽倒是泰然,因為她看到那司機的目光隻落在了相男一個人的身上,而對於他們隻是捎帶著一掃而過,所以推了推老頭子,讓他別緊張,正常一點就好。

陽陽被奶奶催吃完了飯,便跟著大人又上了街頭,現在一家人又坐上了這家人很少坐的出租車上,他顯出一臉的迷茫來,他一邊揉著兩隻大大的丹鳳眼,一邊瞧瞧姥姥,又瞧瞧姥爺,似乎想從他們的臉上找到自己要的答案來,白白細嫩的兩個臉蛋被他搓揉得開始漸漸顯出了紅潤色,正好像兩朵紅撲撲的海棠花掛在了鼻子的兩旁,張望了半天,終於他忍不住張開了小嘴衝著姥姥好奇不解的問道:

“姥姥 咱家這是幹什麽去呀?”

相媽用一臉的溺愛瞧著她的孫子,想告訴這麵前的小親人,姥姥現在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呀!為了你姥姥姥爺才肯做這種即卑恭又冒險的事情呀!但她又怎能把這一切說出口呢,隻能衝孫子草草的敷衍地說道:

“別打聽那麽多事兒,好好跟好大人,別亂動!坐好了,一會兒咱們就回家。“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作者要說的話:小說已經寫到了100集,我用【似曾相識】命名此篇,感謝讀者對拙作的追讀,更要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給予的支持與鼓勵!希望我們在原創寫作之旅中,恰似相聚小園香徑,似曾相識不再陌生。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