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99)—— 相媽與相爸

(2018-08-29 12:57:39) 下一個

相爸說完這番話,以為相媽該會知趣的知難而退了,他用餘光瞟了瞟相媽的臉,沒想到相媽剛等相爸的話音一落,便把正在收拾到一起的筷子當啷一聲又放回了原處,一臉溫柔的看著自己的老頭子,聲音也變得少有的謙和起來:

“所以老頭子,我看你就開始顯出了用場,因為多少個女人在場,也頂不住一個男人在場能夠震得住。我看相英那邊咱們就先不用麻煩她了,你跟著我們去就行了。”

相爸聽罷一臉的失望和委屈掛在了臉上,嘴角的肌肉向下抖動了兩下,這表情像剛剛吃了口燙嘴的山芋一樣的難看。他知道自已又錯估了這個幾十年一直在一個屋簷底下生活的老伴了,自己的話不光沒起到一點作用不說,自己也得被迫得加入其中。唉!想發幾句脾氣,但話在嘴邊就是硬生生的沒舍得出來。

年輕的時候,相爸可是一個有性格又脾氣大的人,是那種念九九表說一不二的大男人,相爸年輕的時候長得是高高大大儀表堂堂的,與自己的年輕媳婦相媽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照,相男的長樣多多少少遺傳了相媽的“優良基因”了。相媽自覺在外形上低相爸一頭,又是自己主動追求的,所以在性格上也總是多多少少的遷就於自己這個年輕的丈夫。常言道少年夫妻老來伴,現在幾十年的夫妻了,臨到老了,相爸的脾氣在不知不覺中被相媽慢慢的修理得乖順了許多,原先火爆的脾氣現在逐漸減弱了很多。現在說一不二換了個位置,相媽搖身一變,變成了當初的相爸了。相爸不是不行,而是越到老了在感情上越來越依賴自己這個幾十年相戚與共的老婆子了。加之相媽又是家裏裏裏外外的一把好手,相爸隻有想不到的事情,其餘的相媽都給安排得有條不紊又井然有序的,所以相爸也甘願落得一個甩手掌櫃的清閑,這會兒他琢磨來琢磨去,自己在家裏怎麽都處於一個聽喝的位置上,由著她們去吧!隻求上天多保佑了。所以便也不再吱聲了。

相媽對此事也不是不無擔心,買房子不是上街買捆菠菜和去商店買條褲子回家那麽簡單,那可是一筆她這一輩子都掙不回來的巨資呀!怎麽這賣房子的像大街上吆喝著擺攤的一樣呐。讓多帶現金過來,這不是個聽起來不靠譜的事情嗎?但相媽不愧為是一個丟下犁耙還能拿得起雪帚的人,她從幾次的近距離聯係中卻多少聽出來些弦外之音。首先她覺得府右街的房子肯定不是無風捉影的事情,那男人肯定有實貨在手,要不然他這樣三番五次的破費做廣告是為的什麽。相媽感覺從幾次的電話裏,她都感覺這男人有一種被逼無奈的窘境似乎隱藏在後麵,這種無奈雖然相媽說不出是什麽,但是她知道萬事不離宗,與錢肯定脫不了幹係。所以有了這樣一個急需的平台,她們就可以就此討價還價了。也許還會有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獲。

這幾天相家便開始頻繁的進出銀行,那時候存款可以,存的越多銀行的嘴巴笑得越開,但是取回自己的錢,一次就隻能讓取出五千元來,如果你想一次取得超過萬元,銀行也會百般進行刁難,要什麽進行預約排隊,或者就開始推拖各種各樣的理由來,反正就是不讓你一下子取出這麽多的錢來。什麽事都是吞進肚子裏容易,從肚子裏往外拿可就難了,所以相家隻剩下多跑幾次銀行的一條路可走了。前前後後一共花費了三四天的時間,才湊齊了五萬塊錢,這時與那賣房的男人相約的時間也近在眼前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