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98)—— 現金犯疑

(2018-08-28 13:03:09) 下一個

這幾天相男的心思也被母親的購房方案扇動了起來,一有功夫她便攤開了報紙,眼睛睜得大大的細細地找尋夾在報紙的犄角旮旯處,那些個別人不經意的廣告,掂量著手上的這點有數的錢,她們的眼睛始終是落到那些危房舊房上。那時候北京有錢人的眼睛都盯住了那些正在蓋的新樓房或者還沒有蓋已經開始出售的期房上,對於年久失修又在趨於老化的四合院這樣的舊房子,許多人都嗤之以鼻而不屑一顧。原因也很簡單,大家已經住膩了這種從爺爺輩就住的房子,住膩了這種低頭不見抬頭見,連吵個架全院都知曉的這種無秘可言的鄰裏關係,住膩了這種幾戶人家隻能享受一個衛生間的窘境狀況。所以大家都想換個活法,目光投向了越蓋越高有電梯接送的暫新樓房。許多人那時候也並沒有意識到買房子是一種投資行為,更多的是在為女兒的新房做著準備,或者為七八口人擠一間小平房找尋新的住宅。

相媽不知道怎麽回事一直對於那個四合的廣告情有獨衷。所以便把那個廣告剪了下來,並且也與那個留在報紙上的電話取得了幾次,但電話那頭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麽總是閃爍其詞的,即不說那房子要賣的價格,也不說那房子到底是什麽年代的,但卻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強調它地理位置的得天獨厚。

相媽越聽越讓她產生了很多的質疑和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她覺得這家出售這個房子要麽是在等錢急用,要麽是這房子已經爛得不堪入目了,讓他像短了舌頭似的。那不是正好嗎?要錢等急用或者真是一個爛攤子房,我們手裏這點有數的錢也正好可以與之進行酌情交涉,這不是一筆兩全其美的事情嘛。

這不是今天中午剛一撩下了碗筷,那賣房子的男人又打來了電話,因為已經聯係了幾次,這次這個男人在確認了這個聯係人確實感興趣,並且也頗有實力的情況下。便開始略微吐露了一些真情,那房子的地理位置確實不假,座落在鬧中取靜的府右街上,離西單更是隻有幾百米之遙,隻是這房子一直住著他年邁多病的父母,近幾年來又是先後離世,說到這裏他變得吞吞吐吐的了起來,剛才的振振有詞,現在突然減弱了很多,像被人踹了一腳,腳後跟發軟,頓時少了很多的底氣。最後竟迫不及待的說出,如若真有誠意,把手頭上可以拿出的現金都帶上,我也同樣不會虧待你們的誠意,我會履行自己的承諾和義務的。

聽到這裏相媽立刻意識到了後麵的結果了,與之前自己料想的差不多,心裏便也有了主意。這次電話倆個人終於敲定了看房的時間。

相媽也是個心裏擱不住事兒的人,電話雖然是放下了,心裏的主意也醞釀的差不多了,但畢竟是女人家,拿出家裏藏箱底的錢,這也不是一般的小事兒,況且這錢還不是自己的錢,心裏還是犯起了一些嘀咕。相男這時正好不在家,帶著兒子去頤和園玩還沒有回來,隻有老頭子一人在家。

相爸對於投資買房的事情,一直持反對的態度,他一直認為錢放到什麽時候都是錢,放到什麽時候都好用,家裏的房子已經夠住也夠用了,買那麽多的房子幹什麽用,相媽一直把他的叨叨當成耳旁風,隻是讓他痛快痛快嘴就好,反正家裏的大主意也不是他拿,現在相男不在家,放下了電話心裏一直敲著邊鼓的相媽,知道家裏沒有別人。隻能硬著頭皮跟相爸叨叨了起來:

“上兩次電話裏還是躲躲閃閃的,我一猜肯定是有什麽難言之隱,你看被我猜著了吧!這次終於吐露了點兒真情,雖然我這心裏已經有所準備,但是還是覺得不放心起來,看房也就算了,這是買賣的規矩,看好了一手交錢 一手交貨,可是…老頭子,你說,他讓咱們把手頭上的錢都帶來上是什麽意思?難不成…他是在…等米下鍋用?還是他還有什麽留著沒有說?”

相爸一聽咧咧嘴笑了,一副孫猴子永遠跳不出如來佛手掌心的架勢,他一邊嘬著牙花子,一邊朝相媽這邊幸災樂禍的說道:

“你讓我說你什麽?電視裏每天都播的《今日說法》是不是就讓我一人看的,唉… 多虧你每天也跟著看,怎麽一點兒也沒學到什麽,那上麵的案例都是給你們這些頭腦簡單的法盲準備的,讓我說嘛,你肯定遇到了一個騙子,你看!先編好一個誘人的廣告,然後就坐等魚兒來上鉤,帶足了現金,那才是他要的真東西,這就對了嘛!你以為他會感興趣你們來多少人,又是多麽的滿腔熱情嗎?我看你留著夢晚上再做吧!趁早兒你把這事兒丟在腦後,就隻當是提前上了一回騙子來敲門的普法課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