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96)—— 富貴險中求

(2018-08-20 15:04:10) 下一個

相男似乎也慢慢的聽懂母親要表達的意思了,低著頭開始又瞟了一眼那報紙上的廣告標題,隻見那廣告的第一行這樣醒目的寫道:

“【獻給老北京對市中心地帶依依不舍的您】”

接著他又用了幾行博動眼球的句子寫道;

“您是否有四合院的情結?當您早上起來聽到電報大樓的鍾聲敲響,是否會勾起了你對於童年的回憶?麵對著鬧中取靜的府右街,你是不是感覺這才是真正的皇城根下的生活呢?現在你的這些願望馬上就要成為現實。本人有一處小院及兩間北房出售。它正地處於幽靜的府右街之中,可以滿足您對於北京美好生活的所有願望。因有要事急於出手,有意向者價格可以麵議。”

緊接著署上了他的電話號碼。

相男看畢又把報紙推給了母親,嘴裏迷惑不解的叨叨道:

“搞的那麽神神秘秘的,這會不會又是一個詐騙廣告呢?前麵誘惑人的詞藻說了一大堆,後麵又突然縮頭縮腦的卻隻給了一個電話號碼。說好聽點,好像有什麽難言之隱,說難聽點的,就好像一個蒙上了蓋子的陷阱一樣,就專等別人跳進去。再說了,媽,那錢數也沒有說,如果要是一百多萬,咱們家可是砸鍋賣鐵也湊不出來呀!我看這房子根本就不靠譜。”

相媽看女兒多少吃進去了點自己的意思,心思看樣子也慢慢地有鬆動的跡象了,自然是心裏高興,但現在感到女兒剛剛輕動的心思眼看又要在這則廣告上夭折了,她開始著起了急來。

她又重拾起剛才的話題,語氣平緩的對女兒說:

“今天早上我剛剛在早市上買回來了半斤肉餡,你猜怎麽著,今天的豬肉又漲價了,上星期還不是這個價兒呐。上星期這點錢不光能買回半斤肉餡,還能給我孫子再捎回半斤關東糖來,現在就隻夠買回這點可憐的肉餡了,你看!這物價現在不說是一天一個價,也算得上是一星朝一個價了,再這樣下去,給陽陽存在銀行的那點錢,我看等陽陽長大了,咱們都沒臉拿出手了。”

她起身把陽陽睡覺的房間的門又掩了掩,看來準備要長篇大論了。

“我聽我們一起踢毽的張叔說,人家香港人現在根本就不存錢,把錢從銀行拿出來,都存在了一個地方,都存在房子上了。我一想也對呀!老天爺眼下就這麽大的地方,再生不出更大的地方來,鈔票能貶值,但這房子正好相反,因為這房子是長在土地上的,所以土地賣來賣去的也隻能越來越少,價值也就越來越高。它絕對不會越賣越多的。除非咱北京也像荷蘭一樣的挨著個海,也搞一個什麽填海造田。”

相男一看母親說到這裏,止不住的咯咯的笑出了聲來。

“嗬嗬,媽,平時還真低看了您,不光知道人家香港人把錢都花在了哪裏去了?現在又跑荷蘭去了,還懂得什麽填海造田,那叫圍海造田。”

這笑聲把相媽也給笑毛了,她不好意思地把手在相男的麵前扇了扇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了,自己則跟著也笑道:

“又有什麽好笑的呐,你這一笑把我都笑得不好意思了,你媽雖說不像你讀書讀到了大學,肚子裏的墨水雖然沒有你喝的多,但別忘了,社會也是一個大學,雖然我沒有進過大學的門,但社會這所大學你們畢必能追上我。因為我喝過的鹽水比你們吃過的米都多。”

“那現在我就給您發一個畢業證吧?”相男還在打俏著母親。可是相媽卻沒有功夫理會女兒的話茬,又接著剛才的話說道:

“常言道有粉擦在臉上,有錢花在眼上。你存在銀行裏那點錢,就是再生出多少利息來,我看也趕不上房子升值的快!所以讓銀行這麽細水長流地賺你的錢,還不如你把錢拿出自已來投資,花在節骨眼上。”

聽到這裏相男現在不笑也不說話了,她低著頭擺弄著手指,似乎在思考著母親的一番話,相媽看女兒低頭沉思的樣子,曉得自己這一番話正在慢慢的又潛移默化地的觸動著女兒的心思,所以又趁熱打鐵再補了兩句:

“俗話說銀子是白的,眼珠是烏的,烏的眼睛是撿不著白花花的銀子的。隻有擦亮了雙眼,才能看見那埋藏在土裏的金子呀!你姥姥常說,富貴險中求,如果說這是冒險的話,那還離險隔著十五條街呐,況且它現在根本就不算什麽險,而是一條隻有擦亮了眼睛,才能看得見的金子鋪成的路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愛百合' 的評論 : 謝謝百合的鼓勵!希望不會讓大家失望:)
愛百合 回複 悄悄話 很生動,讚,期待下文。:)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