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94)—— 北京的房子

(2018-08-17 16:02:06) 下一個

相男蜻蜓點水的吃完了母親晚上給她留的飯,就抹著嘴直奔兒子的房間,相媽一邊收拾碗筷,一邊衝著她的背影小聲的囑咐著:

“輕著點!陽陽這孩子今天不知道怎麽一回來就嘟嘟著嗓子有點癢,我想可能是在外麵呆的時間太長了,興許是著了點涼,還沒有給他找藥吃,他就睡著了,也好,也許睡一大覺明天就不用吃藥了。”

這一聽兒子身體有點小恙,相男腳下的步子也下意識的停頓了下來,她不知道是應該馬上就飛到兒子的房子裏去;還是…要是…明天兒子還不見好?是不是先給他預備好一點治感冒的小藥,此時此刻她比母親想的更多,以往兒子幾次感冒最後都引起了扁桃腺發炎,每次都得拖延到一個星期才見好,這次她怕他又來一次,所以腳步便不自覺的走向了房間的另一個方向,來到客廳櫃櫥旁,打開了櫃櫥上的抽屜,匆匆的找了幾袋板藍根和感冒衝劑,她便拿著這些藥縮手縮腳的又照原路返回,這才輕輕的推開了自己和兒子房間的門。

看到床上兒子睡得正酣,他側著小身子把頭埋在被子裏,兩隻小腳被赤裸裸的坦露在外邊,相男伸手摸了摸兒子兩隻冰冷的小腳,心疼得連忙拉上被子給他來蓋上,又把手輕輕地遊到兒子的臉上,摸了摸正在熟睡中孩子的腦門。確定體溫還算正常,她這才算鬆了一口氣。坐在床邊眯著眼睛又開始細細端詳起兒子睡覺的小模樣來。雖然離開家才幾個小時,跟兒子分開也才隻有一個晚上的功夫。但毎次夜深下班回來,她都感覺跟兒子相隔了好似幾天之長。

兒子現在就是她生活的全部,這個在繈褓中被她一點點拉扯大的孩子,現在就是她去工作和活著的全部動力,也是她每天保持精力的源泉。雖然兒子才五歲,小小的年齡,她感覺他就是她生活中的全部陽光,不光照亮了她生活中前行的路,更給予她生命裏的每一天數不盡的溫暖和力量。有了他,再多的磨難她都肯去麵對,有了他,再多的苦痛她都願意去接受。她覺得自己仿佛就是兒子身旁的那顆大樹,為了兒子她時刻願意挺直了腰杆,站在兒子身旁一個最不起眼的地方,當風雨到來之際,她隨時都在準備著為兒子的遮風擋雨直到盡其所能。

第二天早上天剛朦朦亮,相男因為心裏有事,早早便醒了,她又輕輕地在兒子的腦門上重新摸了摸,感覺溫度沒有多大的變化,這才放心的穿好了衣服,把門又輕輕帶好,便來到了客廳裏。

相媽今天好像顯得很特別,往常這時候她都是早早的去小區公園裏和小區的幾個老姐妹一起踢上一個時辰的毽子才回來,今天不知怎麽回事卻沒有出去,而且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看著報紙,一邊慢慢地梳理著頭發。好像等待著什麽。看著女兒從自己的房間裏出來了,她開始眼睛放光,隨即又眯著皺巴的眼睛麵露不安地問女兒:

“你今天怎麽這麽早就起來了?昨晚上回來的那麽晚,這一晩上才睡了幾個鍾頭呀,你是超人呀!”

她又突然像想起了什麽,麵色顯得更加的嚴肅地問女兒:

“陽陽…沒事吧?”

當確定了自己的孫子沒事,她這才收回了剛剛憂慮的麵容,把正在看的報紙遞給了相男。

“我這幾天每天不差的都要瀏覽一眼北京的房子,你看今天又有新的廣告了。”

相男一臉不解的看著母親,便隨口說道:

“您現在不去鍛練,大早上起來看什麽北京的房子呀?難道咱家不夠住,還是您惦記著讓我們娘倆兒搬出去住呢?”

相男這麽無心的一說,使相媽的臉又擰巴在了一起。幾條深溝似的皺紋隨著嘴角的下撇更加的縱橫交錯。好像一個山核桃一樣的經緯分明。這幾年相男的母親老了不少,皺紋不分晝夜的往她臉上趕,本來鬆馳下來的臉部肌肉,又平添了幾條溝溝壑壑,才六十多歲的年紀,臉上看上去仿佛就像一個年逾古稀的老人。如果不是動作還算靈動,陌生人還真一下子猜不著她的歲數來。

“一大早上說話就橫著出來,良心都讓狗叼走了。你媽什麽時候嫌你們多餘過?還有陽陽是你的寶貝,也是我的心肝,就是你要走,陽陽你都得給我留下,沒有了陽陽,咱家不就沒有內囊了嗎?我們這些外殼活著還有什麽意思。我還趕你們走,想一直留住你們都來不及呐,你這是從哪裏冒出來的話呀!”

相男一聽母親這絮絮叨叨的一通話兒,就知道自己有嘴無心的不小心又觸到了母親的底線,本常母親的心能盛得下大海,可是有時候母親的心又連根針都裝不下,這會兒她又掉進針眼裏出不來了。相男馬上意識到了什麽,便嘿嘿的笑了兩聲,挨著母親坐了下來,又很乖巧的從母親手裏接過報紙,按照母親的旨意,端著個樣子在母親麵前認真讀了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