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92)—— 出租車司機

(2018-08-15 14:39:49) 下一個

夜深人靜順著北京城安靜下來的街巷,伴著深夜徐徐的拂麵細風,她看到了一輛黃色的麵的的車頭上顯示著空車,她抬起胳膊來招了招手,算是攔住了這輛正在深夜裏尋活的出租車,出租車司機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他用異樣的眼光看了她一眼,也許看她獨自一人還停留在深更半夜的街頭,再看到她的妝容又是濃裝重彩的樣子,便沒讓她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用眼晴示意了一下後邊,然後又用一口字正腔圓的北京話對她說道:

“你坐後麵吧,我前邊還有東西。”

她看了看副駕駛座位上空空如也的,竟毫無伸辯的低著頭鑽進了車廂的後麵,夜晚北京的車流量頓減,黃色的麵包車在空曠寂寥的馬路上飛速般的行駛著。夜風順著馳騁的車窗帶著深夜的冰涼溫度一齊撲到了她的臉上和身上,使她此時此刻感到不光心裏的溫度降到了零度,而且現在身上也倍感寒冷淒涼。她不得不緊緊的縮緊了身子,像個羅鍋一樣的把自己的身子團成了一團。以讓自己此時被涼風侵蝕的麵積更小一些。

兩個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在凝固冷卻的空間裏一直保持著零交流狀態中。也許為了緩解這種尷尬僵持的局麵,司機開始打開了車上的音樂。是蕭亞軒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歌聲伴隨著音樂立刻流動在車內及兩個人的耳畔:

還記得嗎?
窗外那被月光染亮的海洋。
你還記得嗎?
是愛讓彼此把夜點亮,
為何後來我們用沉默取代依賴。
曾經朗朗星空,
漸漸陰霾,
心碎離開,
轉身又回到最初荒涼裏等待。
為了寂寞,
是否找個人填心中空白。
我們變成了世上,
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知道是由於這首歌突然改變了車內的溫度,還是同樣也是出於寂寞難耐的狀態,那年輕的小夥子把車速開始放慢了,清了清嗓子,聲音更有別於剛才的傲慢,嗓門好似降低了八度,用一種關心的語氣回過頭問她:

“都這麽晚了,你怎麽還一個人在大街上溜達?難道你一點都也不害怕嗎?”

他想用上你一個女人的字眼,但最終還是舍棄了這個敏感的字眼。因為好像這個字眼大都會用在漂亮女人的身上。而她……

沒有聽到後麵女人的回答,他意識到了什麽,開始把剛才的話又變細變柔了些又進一步解釋道:

“我…完全沒有什麽別的意思,隻是…出於一種…關心吧!”

她的臉色也開始變柔了些,緩緩的抬起了頭,一邊用紙巾慢慢地抹著自己臉上的濃裝豔彩,一邊衝著前麵的方向開始認真的回答著他的問題:

“我剛剛下班,天太晚了!一個人有時候確實感到很…害怕,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你已經習慣了?難道沒有什麽人來接你嗎?你們家人真的好寬心哦。放心讓你這麽晚了還一個人回家?要是我…”

他隻說到這裏,便止住了,也許再說下去太過私人空間了,他不想跟一個陌生人第一次就談論這麽多。

她看了看他一眼,一副打破砂鍋要問到底的樣子,把卡在嘴邊上的話又咽了回去,因為她還到了一副同情默默的神態,所以把心裏想說的“你問那麽多幹什麽?”又難為情地咽了回去。變成了簡單又含蓄的回答:

“我們家人都在忙,”

終於那個年輕人知趣的不再多問了,隻是把車開得更加的穩當些。好像一個男人特意要保護這樣一個單身女人獨自出行似的,又似乎試圖在這寂寞的深夜之時,特意在倆人之間增添一點柔和明亮的色彩。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