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89)—— 幾年之後的故事

(2018-08-12 15:15:54) 下一個

歲月匆匆又執拗,時光總像一個正在趕夜路的人,不管時間中的嘈雜和痛苦,也不顧人生中的冷暖蹉跎,它都總是按照自己年輪的進度前行著,帶著風雨的洗禮,也伴隨著心靈的成長,從一個關口走向下一個隘口,讓記憶漸漸的伴隨著時間的印記像空中流逝的空氣一樣漫漫的飄向遠方。

從鄧小平南巡講話以後,改革開放的春風已經吹了十幾年,中國的經濟以南方為引擎,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北京也在這股熱潮的帶動下,慢慢的適應著自己首部的重要角色,而生活在皇城根腳下的北京人也在經受著曆史的變遷和挑戰,逐漸的變更著自己的方位和位置,以便求得生存下的最佳途徑。

一個春風和煦的下午,五月的陽光這時已很是耀眼,午後的一縷縷陽光順著長安街道路兩旁的樹木帶著斑駁的樹影婆娑投影在地麵上,而一股股淡淡的芍藥花的清香時而從微風中撲麵而來,滲入道路兩旁行走著人們的呼吸中。行人中有一個人的步伐顯得極為的急速,好像是事有壓心般的不安,急急的小碎步好似一路小跑的追上了馬上就要關上車門的公交車22路。等上了車她才按了按胸脯,算是長出了一口長氣。

這女人的姿色在整個車廂裏看上去即不出眾也不脫俗,偏偏是一張路人臉,一張平坦的臉上少了很多凹凸的輪廓,兩隻大大的眼睛要不是勾了細細的眼線,縮短了兩隻眼睛的寬距,使兩隻眼睛才略顯生氣。隻是這年輕女人的年齡與同年齡的女性相比顯得單薄了許多,一件白色的T恤穿在她不飽滿的身上顯得綽綽有餘,要不是下身的一條洗得發白的藍色牛仔褲緊緊的罩著她纖細的腰身,這才讓人多少找回了一些這個年齡段女人該有的細長柔美的感覺。

上了車她找了個地方站穩了,這才急忙從挎包裏找到了自己的手機,找到了一個光線充足的地方,熟練地撥打了一個的電話號碼,電話鈴響之後,她把耳朵貼近到自己的耳朵上,不等電話那頭有反應,她這邊便著急地問上了話:

“喂…喂 媽,陽陽回來了嗎?我爸帶著陽陽回到家了嗎?我也是在路上剛剛聽到北約轟炸了我們駐南聯盟大使館,現在全民上街遊行呐,正好我爸又帶陽陽去上課,正好又路過那個區域,你說怎麽趕得這麽的巧,我擔心陽陽會走丟的!”

“還沒有回來呐,我這裏也正急呐,你說這老頭子平時都是帶孫子坐車去上課,今天也不知道犯什麽神經病,下午看著天好,日頭又天天漸長,偏偏找出了他那輛老式自行車帶著孫子出門了,要說也早該回來了,可是到現在還不見他爺倆的身影,早上起來要是聽聽廣播就好了,你說這風燥氣熱的,遊的是哪門子行!早不遊晚不遊,偏偏趕上我孫子去上鋼琴課的時候遊!就是幹好事也要挑個時候呀!”

電話那頭的年輕女人好像已經等不及母親把話叨叨完便匆忙的把電話掛上,因為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她呢,況且從母親那裏再也沒有更多的消息可言了。她心急火燎的一邊看表一邊急急的下了車,下了車又舉棋不定的站在路邊想了想,緊皺著眉頭把那一臉已經化好的淡裝也扭巴成了一團,直到從遠處飄來的鍾聲才讓她意識到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她這才邁著悻悻的步子心有餘悸地走向了一座霓虹閃爍,看上去富麗堂皇的建築物而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