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86)—— 警察臨門

(2018-07-27 16:35:32) 下一個

話說那歪脖子瞪眼一臉沒有好心情的警察,把那個愛管閑事又衝著銀子而來的醉漢打發走了之後。雖說是醉漢報案,但報的案可是有鼻子有眼的,細節處又添油加醋的,讓人覺得不光是有板有眼的,情節更像是一部驚險又冒險的情節戲一樣把這個值班民警的探險胃口給吊勾了起來,所以他一邊迅速地穿好了自己的官衣警服,一邊也叫醒了幾個還在逍遙取樂的同伴,這邊也按照程序跟所長做了匯報。所長這邊都來不及跟局裏做匯報,就拋下了正在吃著半截飯的家庭聚會,便開著所裏剛剛分配來的那輛暫新的吉普車也風馳電掣般的趕了過來。

一行人撞了一下麵,更來不及多言,把一臉的嚴肅樣子夾雜在了緊張的茫然氣氛中。他們不知道等待他們的結果將會是什麽,更不知道這個癡漢的消息到底水分能有幾成。更不可能知道這場出擊的勝算能有多大?反正這項出擊任務對於他們來說必須要嚴肅認真地對待,就是報的是一股無影的風的案子,隻有是有舉報的人,他們也得撩開了那股陰風,看看那裏麵究竟藏的是什麽顏色的風才行。更況且這案子還是他們一直正在追蹤的那個大案呐。所以這次主動出擊的行動,他們明知道就是誤食了一顆老鼠屎,他們無論如何也是推辭不了的。

再說相家和張家的這場恩怨糾葛,現在已經進行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從刑事案件現在已經到了人命事端了。更重要的是這場恩怨糾葛的女主角突然間慘烈的退出了舞台。這場驚險劇驟然間失去了唱主角的主要角色。就好像是一輛聚精會神流星趕月的摩托車,現在轉眼間一下子失去了它的領航人舵手,這場戲就意味著不光失去了它的方向,也突然拋錨驟然亂了陣腳,而且還是悲壯的走丟了弦音。它已經從情節戲一下子演變成了一場不可逆轉的悲劇。

張家男人懷抱著與他幾十年朝夕相伴的女人聲撕力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聲聲呼喚著幾十年相依的情份,戚戚哀哀著兩個人已經融入血脈的感情。這淒厲悲傷的聲音真讓人為之動容,甚至懷疑這個跪在地上的男人還是不是幾個小時之前的那個七尺男子漢。

現在他也不管什麽自己是有案在身的逃犯,也不管現在再這樣僵持下去,自己將會大難臨頭再也無處可逃了,真實的情感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一樣再無遮掩的一瀉而出。

這邊看情景雖然相家也馬上呼叫了120。但還沒等穿白大褂的急救中心的醫生趕到,穿製服的警察這時已經把這裏包圍得水泄不通了。

這時打頭臨門的警察一邊重重的敲打著相家的大門,一邊用低沉而又命令的聲音叫道:

“開門!裏邊的人都不要動,把門立即打開!”

等候了幾秒鍾還不見動靜,那臨門的警察正要動手去破壞性的搗門,這時大門卻突然從裏邊像一陣風似的被人打開了。開門的正是相媽。

相媽根本沒有想到光臨的是警察,還以為是急救車恰到好處的急時趕到了呢,所以一聽有人敲門,也沒有聽清楚外麵的人說的是什麽,從客廳便三步並做兩歩的伸手就鈕開了大門。

迎麵而來的一陣陣寒氣襲人的情景,而不是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這叫相媽把剛剛要脫口而出的:“盼星星盼月亮,你們可趕到了!”又像是吞了一口冰塊似的給硬生生的嚇了回去,這倒不是相媽怕見警察,隻是圍在門外的這一群警察實在是讓她始料不及。取而代之的詫異,脫口而出的竟是:

“怎麽會是你們呀?你們什麽時候來的?你們是怎麽知道的?”

那臨門的幾個警察根本就沒有聽相媽把話說完,便一個縱身的飛快地從大門跳了進來,一邊扳動著手裏的槍栓,一邊大聲地對裏麵命令般的喊道:

“都不要動!快把手舉起來!都把手舉過頭頂!誰要是敢動,我手裏的槍可不認人!”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