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83)—— 投井落石的花匠

(2018-05-06 15:36:03) 下一個

那四個已經閑賦在家又無事可做的中年婦女,議論一番之後,好像肚子裏該倒的東西已經倒完了,湊在一起再也找不出個其他有興趣的話題來了,那王嬸便抬起屁股,揚了揚下身穿的兩隻鳳凰展翅高飛的人造棉褲子,隻說是還要到東邊的商店再去買塊兒豆腐,便先告辭了,後麵的三個人一看已經是四缺一了,打麻將還要四個人都湊齊了呢,現在缺了一個總覺得像短了什麽東西似的。便也無心再過久留了。也都跟著前前後後不等的散夥了。

這一場小腳偵緝隊的活動也算就此宣告結束。豈知這人是走了,可是事情遠沒有走的那麽的簡單。常言道:隔牆原有耳,神鬼盡知聞。這四人光顧著盡情的知無不言 言無不盡了。隻知道分享小道消息帶來的快感,那知花園裏的小道消息也有後患。說來說者是無心,但卻忘了隔牆有耳,好事不出門 壞事傳千裏,十裏八鄉的要想道都不是什麽難事。更何況還沒有跑出十裏八鄉呢!

十幾年前北京剛剛開始小區公園綠化建設的時候,從北京城裏找不到人來,找不到願意在自家的門口拋頭露臉,又在別人唱歌跳舞扭秧歌的時候低著頭在烈日炎炎的夏天或者在數九嚴寒的冬季種草栽花澆水和施肥的勞力來。所以咱們的父母官為了咱北京城的美化操盡了心思,為了小區的綠化工程這個長久大計著想,隻得從北京郊區的邊遠山區,或者專門到北京混飯吃的外地閑雜人員來補充這隻綠化大軍。

由於這些人的辛勤耕耘,北京人終於在自己的家門口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免費公園,終於在扭著秧歌的時候也能看到花草在綻放了。當然一切的一切都少不了這些城市園丁的辛勤付出。但是這些城市邊緣大軍駐紮在北京,天長日久的,他們的思想也起了潛移默化的變化,多多少少的也漸漸的融入到了北京人鄰裏之間家長裏短柴米油鹽的世俗習性中。

話說這四個中年婦女走了之後,以為剛才說的事兒就隻有天知地知 你知我知了,可是不曾想在她們就座的椅子旁邊就一直有個人在勞動,他一直都在除草栽花沒有閑著,雖然手沒有閑著,但是耳朵卻閑呢。她們剛剛說的話是一點不漏的都聽到了,都送進了耳朵裏。這人六十開外,是個鰥夫,老伴兒前年先走的,他一個人為了躲個清淨,便從北京郊區獨自來京來投奔在北京已經嫁了人的女兒,總在家呆著吃閑飯長久了,也不是一回事兒,便托人在離女兒三四公裏遠的小區裏找到了一份園丁的工作,這個營生一來可以減輕女兒的負擔,二來也可以緩解自己現在的孤獨生活。一舉兩得,所以對於這個老漢來說也是一件樂事。所以這老漢自從有了這份工作,嘴巴一直都忘了關上,見了誰都願意搭個話,嘴巴更是咧到了腮幫子後麵。但這老漢還有一個特點,也不得不說,雖說是個男人,但總愛打聽點別人家的閑事,也願意如果身邊的人到了臉紅脖子粗的程度,過來充當個和事佬,反正是個人老心不願閑的人。

現在他在這個小區的花園已經幹了兩年多,所以對於這個小區的熟知度已經快趕上一個街道辦事處主任了。那麽張家長李家短的事兒更是不在話下了。相家丟孩子的事情,更是跑不出他老人家的“惦念”了,有時候在路上碰到小區派出所的片警還不忘捎上一句:

“那案子有眉目了嗎?瞧瞧這兩家子人折騰得咱小區都不得安生,你們民警更不在話下,瞧瞧,把你們累的!別看我是個不關緊的花匠,都替你們發愁。閑話少說,你們放心,如果我聽到什麽了線索,向您保證!絕對不會漏過的。”

現在他裝了一耳朵的重要消息,過去又常聽村裏人說起,誰誰誰找到線索立功了,當然受賞也是免不了的,想不要都不行!加之他又是一個酒鬼,看見酒就走不動道兒,所以常年隨手常揣著一小瓶二鍋頭酒,經常休息的時候燜上兩口,現在聽了這麽多重要消息,酒力又在發作,現在肚子裏不光有酒,而且還有了真貨。你看他頭一熱臉一橫,就手一放手裏的活計,帶著一股子酒氣,便直奔派出所而去。

這張家要是倒起黴來,連不沾邊的花匠都惦記著讓他們投井落石,看來張家的氣數真的已盡,裏裏外外都不饒過他們,這一下老天爺想睜開眼來,再出手相救都難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獅子羔羊' 的評論 : 謝謝獅子!後邊寫不下去了,隻能另辟蹊徑:)
獅子羔羊 回複 悄悄話 情節複雜,為相家擔心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