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82)—— 鄰居來破案

(2018-05-02 16:30:07) 下一個

這邊相家已經鬧成一團了,咱們且鬧中取靜說一下相家以外的事情,那個收水費的結巴鄰居,本來從相家出來之後,閑事隻想就管到此為止了,雖說他跟相家是走得近一些,但老張家也是時不時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老鄰居了。一個小區住著,扮紅臉容易扮白臉難,撕破了臉皮徹底把這家得罪了,他是個聰明人,知道那樣做劃不來,所以話已點透,意已傳至,到此為止是目前自己最好的選擇了。所以他像是已經完成了一項重要的任務似的,從相家出來雖然是表情嚴肅了點,但一路還是邁著方步踱回了家中。

北京每年的春天逗留的都太短,今年還要加上一個更加,你看它剛露了個頭,過來跟大家握了一下手,便又匆匆忙忙的被早已等待多時的夏天給擠跑了。此時五月底的天兒就有人出來乘涼了。傍晚的空氣裏有一種等待了已久的熱氣盤旋在空中,從遠處稀疏的小樹林裏時不時傳過來聽到幾聲先來的羈鳥叫聲。似乎一場悶雨已經趕在了路上。

這悶熱的天氣,那時候小區的人們還沒有安上空調那時髦玩兒,吃完了飯便三五成群的走出了家門。在小區的公園裏有的就座在花壇邊的石板上,早來的人更是把小區裏僅存有的幾個長椅早已經占滿。中年女人聚在一起沒有別的話題,一會兒說說天氣,一會兒又侃侃自家的男人們,最後便開始東家長李家短的,說起了充滿了小區特色的“私房話”來。

小區裏一個住在與相家隻有一門之隔又早已退休在家閑來無事的王嬸,現在把話又挑到了相家上來,相家的事情現在已是小區裏三句話不離的重點話題了,自從相家剛剛出生的小孫子被偷之後,人們話裏話外總是繞不開相家,三句話裏有兩句話跑不出這個話題。這也給相聚在一起的人們增添了很多的話資。

那王嬸高挑著眉頭,一副神秘的表情先掛在了臉上,像極了北京特色小腳偵緝隊的模樣,把一隻手貼在了嘴邊,另一隻手把大家都招呼到她的跟前來,似乎有重要情報要稟:

“你們都看見了嗎?相家今天好像又有戲看了,人是進進出出的,好像走馬燈似的,好像不止是新情況了,今天不知是我眼花了還是又認錯人了,我怎麽今天瞧見好像張家老兩口進出老相家了。”

“你為什麽這麽說呢?街裏街坊的住了十幾年了,難道你連他們兩口子還不認得嗎?”

旁邊的一個六十來歲的女人聽罷馬上聽出了一些破綻,忍不住歪著腦袋質疑道。

“要說我與這兩口子應該一點也不生疏,你們應該知道張家那女人是咱們小區出了名的“上海駐京辦事處”,認可家裏多亂,人家出來也是打扮得光光溜溜的,什麽時興的衣服剛一流行,人家早就穿在了身上,可是今天我開始犯嘀咕了,看身量和走路的樣子像她,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她今天打扮得這麽的牙磣,怎麽看樣子就像半年沒洗過澡也沒換過衣服似的,所以是不是她,我這心裏也開始吃不準了,”

“你看清楚了嗎?那是她嗎?如果真的是她,那她豈不是吃了豹子膽了嗎?人家公安局這麽找她,她還敢在外麵這麽大搖大擺的招搖過市,人家警察都是吃幹飯的嗎?瞪著眼睛不抓她,還讓她這麽逍遙自在的跑到丟孩子的家去串門?這不是在演電影!”

眾人也跟著撇了撇嘴,都相信了後麵的人說的話,認為那王嬸肯定是老眼昏花了,或者沒有新聞成心想製造出來點噱頭來,以博大家的注意。

那王嬸一看大家奚落的樣子,也是一副並不甘心的樣子馬上擺出,把扁長的下巴一橫,接著又報出了一個重大新聞來。

“我說我眼花那是謙虛,你們說我老眼昏花還為時尚早呢,我覺得我還沒到認錯了人的地步呢,要不然你們問一問收水費的那個許結巴,這人我可不會再認錯了吧。今天我正好是去四門六樓去串門,下樓的時候我們倆正好打了個正懷,是一起從樓道裏走出來的,這回我可是沒有看錯,親眼看到他從老相家的大門裏走出來的,那表情嚴肅的像是撞見了鬼似的,都忘了跟我打招呼了,不信你們去問問他,不就電燈照雪,明明白白了嗎?”

那剛剛搭茬的女人也順勢給了她一個台階下,馬上響應道:

“如果要真是那樣,那裏邊何止是有狀況發生了,我看是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案子馬上就要水落石出了。咱們也馬上有大戲可以看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瀟瀟雨軒' 的評論 : 是的,這種例子數不勝數:)
瀟瀟雨軒 回複 悄悄話 生活中不少醜女配俊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