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80)—— 當慘狀發生的時候

(2018-04-27 15:34:34) 下一個

張家那女人眼前的模樣真不是裝出來的,由於最近家裏發生的惡事太多,一年遇上的事情比她一輩子從打記事算起,可以留在記憶裏的所有糟糕事兒還要多,她本是個不能吃虧的人,一直占著順風順水的便宜走到了現在,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這一年來偏偏所有背著硬石頭上山的倒黴事兒都讓她一人趕上了,她隻能打著鴨子上架了,以為平常使著小聰明都風調雨順的走過來了,這次也不會例外的。沒想到這一年來不光一腳踏上去踩到了糞坑裏不算,老天爺還偏偏跟她一直別扭著來,把本來算好的一樁事硬是攪出了個忘恩負義的黃鼠狼來,更可恨的是這隻黃鼠狼是她給喂肥喂壯的,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隻健壯的黃鼠狼翅膀硬了,立馬露出了真麵目,開始一把鎖住了她的雙手,又按著她的腦袋,使她一點也動彈不得,讓她在這糞坑裏喝著屎尿臭水不算,還徹底的讓她翻不過身來了。這讓她都想親手抽自己幾個耳光,賭氣慪氣之心攪亂在心頭。肝氣鬱結也慢慢強行上逆,逆襲到了她的大腦神經,遭遇到了毀滅性的傷害。

剛才她口吐白沫,肢體也開始慢慢的變得麻木了起來,處於抽風的緊急前端,現在她的眼睛突然開始向左右擰巴著,嘴巴也不聽話的歪斜開來,霎那間踉蹌了兩步,隨後便一個前馬趴,就重重地跌倒在了相男家客廳的大理石地板上,

相男手急眼快走上前上手扶了她一把,但那知她的身子太重,向前跌的又迅速一把是擋不住的,這女人雖然並不太胖,但身子偏高挑些,年輕的時候這個高挑苗條的身材,也是張家男人追她娶她的一個看點,但現在年紀大了,身材苗條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體型向縱橫發展,加上又是一把老骨頭也占著份量,所以這一重重的下行就像木樁子倒了一樣的東西沉悶笨重。

雖然前麵大家也觀察到她的樣子有些不對頭,但可惜她前麵戲演得太多了,偏偏讓她自己把僅有的一點希望之光都硬生生的給堵死了,所以當相家人意識到這次已經有別於前麵的表演了,現在好像應該是她的“本色表演”的時候,為時已晚。這一跌還有她更倒黴的事呐。相男家的房子去年剛剛裝的修,這一裝不要緊,把以前橫七豎八的舊木製的地板,趕了個時髦,相男的姐夫不知道從哪裏找來的裝修隊,按成本價給她們家前前後後,裏裏外外都換成了白色的大理石地板,所以老天爺要是鐵了心的不配合你,就連倒黴的地方早就都給你“預備”好了。

她是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跌下去的,所以腦袋最先著的地,身體最重要的部分最先落下去“赴湯蹈火”。馬上殷紅的鮮血緩緩地先從她的鼻子裏開始溢出,然後嘴角邊上也慢慢的有血漫出,雖然相家人趕緊把她朝地的臉和身子翻了過來,但這一翻過來不要緊,把大家都嚇尿了,因為她流血的部位遠不止嘴和鼻子,這一下栽得太狠,腦門兒上最開始先是一片紅色,一會兒一片殷紅的液體,便占領了她紅腫的腦門兒。

直到現在那屋子裏的唯一成年男人這女人的丈夫也跟著看傻眼了,這幾天來那女人的火氣跟她的壞主意一樣,是一個賽著一個高,他甚至感覺到那火氣燃燒著並且蔓延開來,到最後他看見已經把他老婆子的眼睛點著了,她的眼睛被一根根細細的血絲環繞著,就像幾條細長的紅蟲子鑽進了她的眼睛裏,當時的情況開始極轉直下,她那有功夫顧及自己的身體和眼睛,連想走到鏡子前照一下鏡子的心情都沒有。家裏裏裏外外都指著她呢,她早已來不及顧得上自己已經火燒上房的身體了。直到她剛才的不合情理的一些舉動,讓張家男人才聯想起這幾天來她諸多的身體不正常,他這才預感到大事要發生,但他轉念又一想,對他來說正好也是個機會,這一盆快要溢出來的屎盆子不正好有了全盤接手了嗎。前邊本來是兩個人一起犯下的罪行,現在不也正好讓她一個人來扛來擔就結了嘛。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用在他目前的狀況是最合適不過了,加上僅有的血脈連接點兒子也沒了,讓這個喝過幾天墨水,一肚子之乎者也的男人,心一橫便把僅有的良心也順便藏在擱肘窩裏了,不光視而不見不說,還明正言順的指責起他已經接近崩潰的老婆子來,本來是一盆渾水泡著兩個罪人,現在他彈了彈髒水竟先跳了出來,想留下老婆子一人在渾水裏遊泳。

可是當看到近在咫尺的老婆子滿臉是血的慘狀時,他的心還是不由自主的抽動了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