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72)—— 不期而至之人

(2018-03-06 13:05:00) 下一個

相家的大門緩緩地從外麵被打開了,屋子裏正在積蓄著緊張心情的幾個人,每個人的表情就又各不一樣,當然心虧理窮之人,更是做到了讓人不堪入目的囧樣,跪倒下的她也從茶幾的透亮處向門口方向惶恐的張望著,與大家的眼神一樣,此時共同集中在了大門的入口哪裏……

其實這門是循序漸進的被打開的,並不是突然從外麵破門直入的,隻不過屋子裏麵的人那時被裏麵的另一種緊張空氣所震懾著,並沒有覺察到大門口那邊的所有動靜。

相媽這時候才意識到幾個小時前由於這對抱著孩子不期而至的狼狽男女的出現,自己竟一時的疏忽大意,居然忘記了隨手鎖上房子的大門,大門的鑰匙還依然睡在自己的上衣口兜裏,這平時生活中的大忌,進屋後立即要鎖門,今天怎麽都讓自己忘到了腦後了呢?也許今天太特殊了,此時所發生的一切都或多或少的溢出了自己生活的正常軌道。自己的精力也用到了極限,她一邊責怪著自己的忘性,一邊用眼睛也直勾勾的等待著大門那邊進來的人。

伴著一股涼氣的襲入,那人也正式進入了屋內,這一陣涼氣霎那間襲來,讓屋子裏的人也仿佛清醒了許多,但等那大門被緩緩打開的那一瞬間,幾隻眼睛一直圓睜的屋裏人,還是被眼前出現之人驚呆了,在五月留戀忘返的夕陽下,幾縷貪玩的明光擠進了房子裏廚房的窗戶,大家從隱約的光線中也看清楚了緩慢推門進來的那個人,

看到了那個人,相媽這才定了定神,舒緩了一口氣,由於剛才條件反射的關係,她以為進來的肯定又是一位什麽不速之客,因為現在還不到相爸的下班時間,相男的姐姐姐夫從來都是來之前一定會先打招呼的,

此時她目光撇向門口的方向,高懸的心也總算是也平安落地了。不過見到了這個人之後,她的心也是產生了不大不小的意外,

那站在門口之人不是她家的常客,不過倒也不是什麽生客,正是前些日子相男還在有孕在身之時,進屋來收水費的那個男鄰居。因為下崗的關係,他提前早早的辦了退休,為了補貼一點家用,他自告奮勇的幹起了小區物業收水費的工作。隻是他還有另外一個明顯的特征,那就是每到說起話來的緊張之餘,嘴巴便開起了小岔,犯起了結巴,但他又是一個看穿不說穿,心裏皆有數的明白人,由於與相媽多年的鄰居關係又都屬於心善痛惡之人,所以他們處的關係一直都很好。相媽基本上屬於嘴不饒人心生善的那類人,而這人雖然在嘴巴上沒有多大的作為,但是他也與相媽有些共同之處,他屬於心善之人看不得一點邪氣,又敢於諫言之人,別看他不善於表達,但這人心裏像明鏡似的,一肚子的加減乘除,慧根又心智。上次他就是因為從相媽買假古董的著急表情中讀出了原委,立即話裏藏話的幫了相媽,也成全了相媽的麵子,過後讓相媽感激不已,現在他又突然的這樣不期而至,現在又是為了哪一樁呢?

他進來環視四周一下,眼神中故意裝作沒看見張家兩口子,然後突然咧開嘴笑了一笑,衝著相媽抱歉的說道:

“大姐 你家……門不但沒上鎖,而且還……透了個縫,我還以為是你家又像上次丟……孩子一樣的,這次又讓賊惦記上了呢!”

這話就像是說,這是誰家的狗沒喂飽,來這亂吠一陣呢?

他好像是已經在外麵窺聽了一陣子了,這會兒不想再在外麵扮演不問事的過路人了,一向知道相媽口苦心善的這個老“毛病”,進來好像是有事想提醒這位老大姐一下,他開始煞有介事地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了一些零錢來:

“不管是……誤入也好,恰巧也罷,現在也……正好把這事兒了了吧。你看……上次的交水費餘下的錢一直還……沒有機會還給您呐,因為一直找……不開零錢,現在終於有了,正好……趁我現在還沒忘。”

說完這話他突然話題一轉,指著這手上的零錢又說道:

“你看……這錢雖不多,但總是放……在心上,就像心裏缺點什麽似的,對……了!就像缺那麽點兒心眼兒似的,這缺來缺去的,這腦子今後就該壞掉了,不就成一個撿不起來又舍不得扔的豆腐渣工程了嗎?”

雖說是沒有指名道姓,但顯然這話是綿裏藏針的的指桑罵槐,聽話之人如果有耳在身的話,該會馬上明白過來這缺心眼兒和豆腐渣工程指的是什麽人?又該是什麽事情?就仿佛是對那屋子裏的心虛之人在說,有了錢又能怎麽樣?你還不是照樣的是一個愚蠢與缺心眼兒兼容的人嗎?豬腦子蠢到了家,自欺欺人還不算,更害了別人。

那張家女人這時候早已從剛剛的狗式蹲刨位置變成現在的正襟危坐了,她開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低著頭擺弄著手裏的茶杯,心裏卻七上八下的敲開了邊鼓,自然知道這話顯然是隻說給一個人聽的,但是此時她還是裝傻充愣並不想打破這種“迷局”,所以就又厚著臉皮自當是耳朵又被雞毛堵住了,自當又是沒聽見!

那男人也不是一般人,像是早就抖到會有這種結果似的,也沒有動什麽表情,隻是心裏要做的事兒還沒有幹完,也自然不可就此罷休,便又就勢提起了另外一擋子事情來,以此再次提醒著身在迷局中的相媽:

“大姐,你上次……被騙的那錢,現在終於……有了著落,漏網的那個……男的,現在在外地又犯案了,這條魚釣……的還算值得,這家夥可……不是什麽窮困潦倒之人,他手下還有兩幢房子在手。現在正……在法院哪裏拍賣呢!前天我撞到了正要……去局裏開會的派出所……張所長,告訴我……這個信息,這可是冤有頭債有主,沒準兒張所長現在也正在找你呐,今後類似這種……事情,您可再也不要犯糊塗了,可別忘……了!咱們與……派出所是幾步之遙的鄰居呀,不……費你多少工夫,隻屑……五分鍾的路程,什麽事兒就都………能搞定了!”

這話像是說,打她會打疼我們的手,罵她會髒了我們的嘴,千萬不可再犯上次同樣的錯誤了,還猶豫什麽,不如拐個彎,直接到派出所去報案!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