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73)—— 四十萬巨款如數歸還

(2018-03-09 06:19:55) 下一個

那鄰居的結巴男人自始自終連個正臉都沒有給那張家女人,看她躲躲閃閃的眼神和做賊心虛的坐姿,也算是多少給足了她這個舊鄰的麵子了,本來他是小區物業的活躍分子,在這個小區裏沒有不認識的人,也沒有不識他的人。但他偏偏就不把這層窗戶紙捅破,指東說西又錦裏藏針的,把該說的話都說完了,想表達的意思也都講完了。便也就不想再做久留了,臨走前還佯裝想起來什麽似的,又放下了幾句意味深長的話來:

“我們家……當家的,今天早上莫名其妙的說做了個惡夢,說有個惡鬼追……著她不放,我告訴她說,隻要你……平生莫作皺眉事,世上應無切齒人,她這才釋然,想起來了,原來是因為夜晚家裏的燈……泡憋了,怎麽打也……打不亮……了,所以一晩上竟跟鬼神藏………悶悶了。看看人生在世,寧可……向直中取,也不可……曲中求。要不然連做夢鬼神都不放過你呀………得!這不我還得趕早買個燈泡去,大姐,我……就先行一步了!”

說著用真切和充滿了希望的眼光盯住在了相媽的身上,那眼光更加重了千叮嚀萬囑咐的含義,以至讓此時心情頗為複雜的相媽感到有些招接不了了,他那灼熱的目光,分明就是不能再犯舊錯的最終期待。

接下去他這才正式的掃了客廳的最裏麵那兩個一直故作深沉默不吱聲的張家兩口子一眼,那眼神中分明布滿了一種正義對邪惡的鄙視和憎惡。這之後像躲避瘟神一樣的,甚至連再見也沒說便迅速地離開了房子。

等這外來人一走,確定大門被徹底的關上為止,張家女人這才抬起頭來,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但這場戲的落幕,讓她突然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角色也該退場了,時間拖的太冗長,隻會功半事倍的。隻是這收尾的工作隻有比前麵的工作更加努力才是,才能不枉費自己前邊所費的口舌。她開始憋足了最後一股勁兒,然後便開口了,一開口她便急著先給自己打了個圓場:

“這人平常就神經分兮的,總愛這樣家長裏短 絮絮叨叨的,想不到男人也幹起了女人家的行當,我看他這收水費的工作再幹下去的話,他跟那小腳偵緝隊也沒有什麽兩樣了。嗨…… 可惜了他這張人皮了!不過這也不能怪他,連老話都這麽說,誰人背後無人說,那個人前不說人。我隻想說那帶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他可能是個搬弄是非的鳥人。”

話語中極為尖酸和刻薄。看相媽一臉不耐煩聽下去的表情,她便立即收住了嘴巴,開始小心翼翼的從上衣裏摸索著什麽東西,好像終於摸到了,她像從身上撕了塊肉似的疼痛和不舍,緩慢的把那東西艱難的掏了出來。

“親家母,我們雖然處了幾十年鍋沿不沾碗筷的鄰居,但是突然間這兩個孩子讓咱們兩家從沾不著變成了親家。現在孫子的出生使咱們的關係更是親上加親,我知道你很難原諒我們前麵所犯下的錯誤,如果我處在你的角度也會是這樣的…… 第一我對不起相男!剩下的更對不起你們全家了!就連我想捂在心窩好好疼疼的孫子我都對不起!隻是這世上隻有兩樣東西最難求,千金難買早知道,萬金難買的是後悔藥。”

姥姥好像知道她會上演這出戲似的,連她那發自內心的對不起都沒有聽完,便又開始懟上了她: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兩片嘴皮一動,悔過容易,但還要看看哪杆千斤秤還能接得住你?哪口鍋還能夠再煮熟這塊帶著惡臭的豬肉?”

聽了這話,她想發作,要不是自己現在的尷尬角色,她早就想衝上去兩隻手張開扇她兩巴掌了,可是現在她不能!這一點她不能再由著自己的性子來了,小不忍則亂大謀。現在是什麽氣都得受著,都得往下吞下去了,人情似紙張張薄,更何況自己現在這張戴了罪的臉皮比紙還要更薄更不值錢呀!

想到這裏,她吞咽了一口吐沫,還是接著剛才的話說道:

“現在我說一百個錯了,也不會有人搭理了,我陪一萬個不是,如今也不會再有人相信了。但我還要再說上最後一次,這所有的不是,都是因為一個原因逼成的,”

她故意把聲音停頓了下來,又重新把嗓門調到了最誠懇的頻率,

“原因同你們一樣,還不是走不出來也躲不過去的那個親字造成的嗎?你說我膽大妄為也好,六親不認也罷,不都是因為這個親字’所賜‘嗎?要不都是因為張樹走的太突然,能讓我們幹出來這等昏頭轉向走火入魔的事來嗎?”

“大姐,您要是現在想解氣淬我兩口!或者想解恨打我幾拳都行,我都不會吭一聲的。就是打死我,也都是我該受的罪,該得到的懲罰,反正讓我死在你家也都是我的福份,總比讓我死在那監獄裏強多了。嗨!什麽話都別說了,這是我平生幹過的最讓自己恨穿了牙根的事情了。但天下偏偏短了後悔藥可以買。現在也隻能在這裏求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高抬一次貴手,給我們一次重生的機會,放過我們這兩個年過半百的不幸的人吧!”

說著把那剛剛從兜裏掏出來的東西舉過頭頂,衝著相媽坐著的方向,突然身子往下一沉又硬生生的跪倒在了地上:

“這裏邊還有四十萬塊錢,這也是我們僅剩下的那點錢了,這也算是肉連著肋骨最後的一點錢了。但是我們願意全部貢獻出來,不……全部歸還!歸還我那先天就喪父的孫子,還有為了那份熱騰騰的愛,為了這孩子吃盡了苦頭的相男。也許……還有……如果這錢還能夠饒恕我們犯下的罪過的話,那麽這錢的意義就更加物有所值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