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68)—— 棋逢對手

(2018-02-25 14:52:08) 下一個

那張家的男人聽後相媽的一席言,一個大男人當著眾人的麵,直麵而泣了起來,他這一哭把那說話的女人的陣腳也攪亂了,連撇了他幾眼,想罵他幾句,但話還沒有出口,不知道怎麽回事,是受了某種傳染?還是又感受到了新的刺激?她這邊也開始淚眼婆娑了…… 這也不知是她來這裏這短短的幾個鍾頭之內哭過的第幾次了,如果要是一個外人驟然闖入,一定是以為張家這女人在這裏遭受了多大的委屈和傷害了呢?好像可恨之人一定要有很多別人意想不到的可悲之苦做陪襯才對?

相媽本是一個心軟之人,一向對淚水有很多的按耐不住,要是沒有發生過這一切,那相媽肯定也會陪著眼前的人掉上幾滴眼淚的,可是如今相媽最看不得眼淚從他倆的眼中流出,不為別的,隻為始作俑者,眼淚又從何而來呢?所以看到了幾次這一景之後,相媽的不耐煩也與時倶增著,此時讓她再張口說話,話裏話外她的厭惡程度更是有增無減:

“有完沒完了,你以為鱷魚的眼淚總好使嗎?如果還沒有流完的,回家去掉去,我這裏可不稀罕你們倆這玩藝兒,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是磕一個頭幹九件壞事,磕再多的頭,隻怕是還會幹出更多的壞事來,就省一省你這‘委屈’淚吧!趕緊說正事兒,否則的話我可真沒有那麽多的閑工夫來陪你坐這了!”

說著又要抬腿起身奔相男那屋去,一看這屋的主角要走,張家那女人倒也快,連忙忙收住了淚水,縱使心裏還有千般萬般的委屈和難過,也不能禿子打傘,無發無天的流了。現在這可是人家的地盤呀!再說…… 後麵的正事還沒有辦呢!

收住了眼淚的同時,她又連忙正了正衣服,又下意識的理了理她前額處搭落下的幾縷粘膩的頭發,端起杯子來送了口水,那茶幾上的熱水已經放涼,這涼水本不對她在家裏一貫的口味,這回也算是學乖了,再也不敢吱聲了,這要是趕在平時,她早就把那杯子摔地上去了,隻是現在……她又接著前麵的話敘叨了起來:

“我前邊講到哪裏了?噢…… 說到這兒了,這事情發生了之後,我們知道甚至連傻子都會懷疑是我們幹的,因為別人沒有充足的理由這樣去做的,隻有我們具備。所以我們也提前做了一些準備,我們事先租好了一個房子,把她和孩子先安排在哪裏,遠的地方我們不放心,也不可能每天都見到,所以就選在了離這裏不太遠的通縣,很早就在哪裏把這個小房子租好,想著等風聲不緊了,我們便想實施下一步計劃,帶這孩子跟我們一起離開這裏,走的越遠越好,老張的一個朋友已經移民去了澳洲,這消息對我們來說太是時候了,我們也想效仿此法,這裏再也沒有我們可牽可掛的人和事了,我們可以在遙遠的異國他鄉,用我兒子那剩餘的錢把他的孩子撫養長大,在哪裏去接受最好的教育,希望把他培養成一個有出息的人,因為在哪裏他會有一個更加廣闊自由的未來的。這孩子太讓我喜歡了,說一句掏心窩子的話,從見到他的第一麵起,我便從心裏粘上了這孩子,是那種抱起來就不想再放下的自願粘住。相男這孩子太爭氣了,生出來了一個這麽好的男孩,要是張樹在世,我這個當媽都不敢保證,見到了這孩子他會不會樂瘋了!”

“別再提後話了,張樹如果在世,還用得著我們去幹這種事兒嗎?”

張家的男人這時候也緩過勁來了,一邊聽著自己女人的話,一邊發出內心又無可奈何的插話道。

“這話還用你說,隻是可憐我們兩個沒那個命呀!你為什麽又打斷我,你要是什麽都明白了,你接著說就是了。讓我也省一省口舌!”

“甭介呀!說的半不囉囉的,還是你接著說下去,再說主意都是你出的,辦也是依你的意思去辦的,所以還是你說最合適。”

張家這兩口子到這個份上還在厚著臉皮互相推來推去的,讓相媽的眉頭不禁又開始皺了起來。那女人像是嗅到了,又開始接著上麵的話往下說了下去。

“隻是這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已經可以看到了可以觸摸到的未來了,那娼婦狐狸的尾巴便也露了出來…… 由於風聲太緊,我們不可能每天都能去哪裏,為了換取我們不在的情況下,她對於孩子的不虧待,我們又給了她一萬塊錢,希望她每天都能按時按點的給孩子喂奶,為了不讓她分散精力,我們也給她準備下了充足的食品,甚至我去的時候還親自給她下廚做飯,買來的那些東西,就是我們不在的情況下,也足夠維持她在哪裏至少可以躲上兩個月的光景的,為了讓她能隨時隨刻的與我們聯係,我便又討好她,給她單獨配了一部手機,這手機多貴呀!我都沒舍得給自己配上一個,可惜這貴重的東西卻偏偏買不來歹人的心,事情還就出在了這部手機上了!”

“那幾天我這眼皮總是跳,便往哪裏打電話的次數也勤了起來,沒想到我這眼皮還真沒白跳,她哪裏總是占線,我不得不多了個心眼,這多出來的心眼對於好人來說,應該是多此一舉,但對於她來說,我覺得我這心眼多的太晚了!”

她忿忿的說著,聲音越來越大,咬牙切齒的聲音就連坐在稍遠處的姥姥也能聽得真真楚楚的,好像棋逢對手,旗鼓相當。能這樣耍她的人世界上還真不多,這不是一句生氣就能了卻她心中的惆悵的。

姥姥這時又開始摸出了煙來,盡管感冒還沒完全好,她覺得聽這樣一個冗長又讓人氣憤的故事,實在讓她感覺自己的神經也跟著起火落火的難熬,特別是又出自那台上獨角戲的賊之口,更讓她覺得有如蒼蠅倒進了飯碗裏,已經不是一陣子的惡心了,而是現在已經吃進胃裏了,變成了一種翻江倒海的攪腸倒胃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