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44)—— 新年的家宴

(2018-01-17 15:39:28) 下一個

這邊【紅樓夢】兩集連續劇剛剛播完,大家還沉浸在紅樓裏沒有出來,小盈盈看著電視中出現了片尾曲,知道這節目快結束了,便拿著電視搖控器開始轉換起電視頻道來,

這時廚房那邊也開始傳來了動靜,廚房的門被打開了,立即一股香味撲鼻而來,隻見在一片油煙中,相媽手裏端著兩個菜和滿臉的油熏味朝客廳走來,一邊朝這邊走還一邊衝相男說著:

“相男  快幫個手!趕緊去到廚房端菜,小心,燙手!”

相男小步的跑向廚房,隻見廚房的灶台桌子上擺滿了五顏六色的菜肴:

這邊涼菜有紅白相映的拌西紅柿,綠油油的老虎菜,蒜泥黃瓜,那邊熱菜更是喜人,有油光鋥亮的紅燒茄子,香辣味濃 肉質滑脆的宮保雞丁及回鍋肉,再加上色澤紅潤 又醬香四逸的紅燒肉,清脆滑爽的地三鮮,還有小盈盈最喜歡吃的酸溜土豆絲,無魚不成宴,那盤橢圓形盤子裏放的是一條鹹甜香辣的糖醏魚,小小的廚房現在是五味俱全 芳香四溢。

等相男把這一碟碟的菜,依次擺放在客廳裏臨時支起的大圓桌上的時候,相男又看見了母親先端出來的兩盤菜,她把這兩盤菜特意放在了姥姥的眼皮底下,因為這是母親特意給姥姥炒的菜,有一盤相男一看馬上就叫出了名字:脆皮內酯豆腐,因為這盤菜好看又好吃,相男還特意跟媽媽學做了一陣子,是先把嫰滑的南豆腐,用刀拍在案板上去水,然後再用雞蛋清上漿,在油鍋中炸成金黃色之後,才把切好的牛肉塊和柿子椒快一起放入,最後撒入蔥花佐料入味之後才收盤。

晚年之後的姥姥牙口已經咬不動太硬的東西了,所以每次無論是去天津還是到北京來,母親都會做上這道菜,每次姥姥都吃得精光,讓相媽也記住了這道菜,不過姥姥吃過之後說的話,讓相媽又撇撇嘴。

“以後牛肉就不要放太多了,柿子椒改成西紅柿更好些,吃完柿子椒之後總是反胃。”

相媽知道母親的脾氣,越是她喜歡吃的東西,她越要挑上幾句眼,才顯得她還沒有完全的盡興,總是讓人覺得還差那麽一點點。當然別人也就總是欠她那麽一點點了。

菜都上齊了,人也坐齊了。相爸這時打開了一瓶燕京啤酒,分倒給了姐姐和姐夫,自己那杯斟滿了,又讓它的泡沫全部散盡,這才把瓶中餘下的啤酒全部的倒入,讓剛從廚房拿著湯勺走過來的相媽正好看到,她敲了敲丈夫麵前的桌子,慍怒的說道:

“今天女兒和女婿來,這杯算你是撿著了,喝完了,不許再來第二杯了!”

姐姐聽罷像想起來什麽似的,連忙把姐夫的酒杯與老爸的酒杯做了對換,這樣相爸偷偷的忙乎了半天,算是都給女婿做了貢獻,他眼瞅著幾個月以來一直饞口的啤酒,現在擺在麵前,卻隻剩下了泡沫散去的半小杯,麵露慍色,但又不敢言也不敢怒,隻能在心裏長歎一口氣,高血壓的病在自己身上,沒在別人身上,老婆把關也是為自己的身體著想。怪就怪自己的身體,因為這個病,晚年也少了很多的口福呀!

剛剛學著說話的盈盈拿著姐姐懷裏揣出了溫度的一個紅包,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把它交給了姥姥。相媽故意不明白似的逗問著孫女:

“盈盈 姥姥可不認識這個東西,你今天要告訴姥姥,這是什麽東西?”

相媽知道因為相男的事情,大女兒總是惦記著這邊的生計問題,所以每次趕上節假日,到家裏來的時候,總是會捎上一些錢,從幾百到上千,相媽心領了,這是孩子的一點心意。

“這……是……錢……呀”

沒想到一歲半的小家夥,還沒有學會多少個話,倒先學會了認錢,因為每次姐姐給媽媽錢的時候,也從不避嫌的讓她也收入了眼底。所以現在姥姥一問,冰雪聰明的小家夥立刻就聯想到,便隨口說了出來。

“這那是錢呀?我怎麽沒看到,這明明就隻有一個紅包呀!”

相媽心血來潮的繼續逗著她。

這小家夥聽後開始有點茫然了,立即從姥姥手裏接過了紅包,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像想起來什麽似的,眼睛不再盯著前後看了,而且盯住紅包口的方向,而且也馬上讓她找到了那開口處,她的小手要往裏伸,這時候一下子被姥姥抱了過來。

“盈盈 這裏邊裝的可不是錢,那裏邊裝的,全是你爸爸媽媽的一片孝心,這孝心姥姥收下了,將來等你大了,也要這樣做,送紅包給你媽媽。” 那孩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媽  讓您說的我都不好意思了!盈盈 快下來!讓姥姥吃飯!”

姐姐有些難為情的不讓媽媽再繼續說下去了,抱過來了女兒。

“年代不一樣了,這一代的孩子真是越來越聰明了,你媽像她這麽大的時候,還不知道錢長什麽樣呢?”

姥姥一邊眉開眼笑的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一邊有感而發道。

姥姥這麽一說倒讓相媽想起來什麽似的,起身又奔廚房而去,一邊走還一邊叨叨道:

“瞧瞧 我這記性,差一點就給忘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