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42)—— 姥姥其人

(2018-01-15 16:12:19) 下一個

1994年的新年到了,相家迎來了相男姐姐家的一家人,這還不算,相男的姐夫還專門從天津把姥姥也接了過來,

相男的姥爺已經故去,姐夫為了討丈母娘的歡心,開出了公司的一輛車,抽了半天的時間,風塵仆仆的從天津把姥姥特意接了過來,這樣讓相媽的一顆心此時可算長齊全周正了,全家上下從老到少一個不剩全部到齊,所以相媽從打相男姐姐家進門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像爬上來了兩隻報春的喜鵲,從裏一直笑到外。嘴巴就一直沒有合上過。雖然假古董的陰影還沒有完全從心裏褪去,但是什麽也不能比現實的親情更能讓人感到安慰的了,所以她也顧不上與一年不見的母親說上兩句話,就走進了廚房舞刀掂勺的忙乎上了。

相男挺著個七個月的大肚子,想幫著母親在廚房裏打個下手,相媽忙乎起來又怕撞到了她的肚子,便把她的圍裙一解兩隻手做了個快快請出的動作,皺著眉頭說道:

“小姑奶奶,你也不看看,咱這小廚房能承得下三個人嗎?做飯是小,我這一忙乎起來,把你撞了是大,趕緊陪你姐她們聊天去吧!”

相男隻能悻悻地又走回了客廳。挨在姥姥的身邊坐下了。姥姥是一個鋒芒外露,又頗有些趨炎附勢舊時代走過來的女人,別看她生在民國時期,但是姥姥的一雙大腳在當時是出奇的稀少,早年間不是沒有哭天抹淚的綁過,但是姥姥的個性極強,大人不在時候,她便把那捆在腳上的條條白布,一條不留的解了下來。捆了幾年都不見成效,她媽便戳著她腦門子,惡狠狠的說道:

“將來讓你成個困死在家中的老姑娘,看誰敢來娶你!”

但是吉人自有天相,等姥姥長到大姑娘的時候,婦女自由解放的風吹遍舊中國的大街小巷,凡是跟革命和時尚沾邊的人,都有一雙甩得開的大腳板,所以姥姥不捆小腳反倒成為了新潮流的象征,自然找男人的事情也不在話下了。姥姥雖然識不過幾個大字,但是架不住人生得眉清目秀又白淨利落,更有一張伶牙俐齒的嘴巴,所以鎮上圍著她轉的男人不在少數。姥姥挑來挑去,偏偏看上了一個從小就出去投奔八路軍的年輕後生,此次是這個年輕後生回家小歇幾天的空檔,無意間的相遇,卻巧然成就了一樁姻緣,這也不得不佩服姥姥當時的眼力。從此以後姥姥跟著姥爺轉戰於大江南北 長城內外間,直到有了孩子才脫離了部隊,在家鄉安心的養起了孩子。

但是姥姥的一生也充滿了曲折和坎坷,先後八次懷孕,卻隻存活了三個孩子,文革的時候,身居要職的姥爺首當其衝的受到了打擊和迫害,姥爺的脾氣又是一個耿直不折和偏認死理的性情,所以幾年下來心中的不暢,便悄悄的在身上埋下了禍根,直到飯不思水不進了,才走進了醫院,肝癌晚期!不到三個月的功夫便撒手人寰了。

所以說起姥姥的命來,可以這樣說先是走進了福甕,後又讓福甕的大風給甩進了冰窖。可是到了姥姥的嘴裏都變成了一把辛酸又一把眼淚的革命淒風苦雨史,剛剛解放那會兒,跟著姥爺住洋樓吃大菜的曆史,都讓她給忽略了,留下講給兒女孫小聽的隻有一筆傷心史了。所以相媽與姥姥的關係是不遠也不近。

相媽排行老二,上邊有一個姐姐,下邊有一個弟弟,在姥姥的眼裏,相家隻有一個孩子,那就是排行老末的弟弟,姥姥雖然跟著姥爺革命至今,但是重男輕女的思想是一點也沒有退化,相反更加的嚴重,這在姥姥跟別人對話中顯象得一攬無餘,她總是指著兒子說,這是我的大兒子,但是從來沒有從她嘴裏聽到同樣的話,這是我的女兒,家裏裏裏外外都是女孩子幹活,男孩子在遊手好閑的享受。但是溺愛和嬌慣並沒有把這個男人因此變得出類拔萃,反倒讓他更加的平庸無能,雖然是家裏給找了媳婦,但身為丈夫的他,卻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幾次失業在家,幾次都是讓媳婦拿著掃帚疙瘩趕了出來,沒有找到工作不讓進家門,雖然幾次都是姥姥拿著姥爺死後的撫恤金給善了後,但是這個男人的無能無為也算遠近出了名。

自小就有個偏心的媽媽,所以兩個女兒長大之後,唯一的心願就是遠嫁,不管是天涯還是海角,反正不在天津就行,所以相男的媽媽遠嫁到了北京,而相男的大姨則嫁的更遠,一個猛子紮到了南方,當起了湖南人的堂客。

這會兒姥姥一看相男挺著個肚子坐在了身邊,又是心疼又是不解的拉起了她的手開了口,一張嘴便讓相男皺起了眉頭。

“相男上次見到你,你那肚子裏還沒有故事呐,這麽快這肚子就頂到了胸口,苦命的孩子呀!嗨……這也算是船頭上跑馬,走投無路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