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38)—— 當騙局被一步步的撕開

(2018-01-10 19:11:17) 下一個

相媽一看相男風塵撲撲趕了回來,眼睛充滿疑竇的盯著自己,心裏像是有事似緊皺著個眉頭。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女兒已經看出了越來越多的端倪,所以一時不知所措的無言以對,眼神像被鬼魂勾走似的惴惴不安,由於客廳盆裏的東西已經有些初露破綻,所以她像六神被勾走似的著急往屋裏去。

“媽 您在客廳裏神神道道的幹什麽呢?怎麽越來越感覺您有事情在瞞著我們。”

相媽沒有馬上搭言,攔在了客廳的門口,好像要防相男一起跟進來。

“您別在瞞我了,您臉上的表情,再怎麽也瞞不住您的心了,您正在客廳那兒神神秘秘的幹什麽呢?“

“你爸…… 也許今天回來的早,今天晚上……我就不在廚房忙乎了,由你來掌勺吧?鍋裏還有上午剩的饅頭,隨便你……做什麽吧!“

相媽這所問非所答的回複和支支吾吾的語調,此時更讓相男覺得不可思議的疑惑滿躇,透過冬日窗戶外照射進來的朦朧亮光,相男看到母親的臉上的皺紋更加清晰呆板,好像每道皺紋都在陽光下顫動著,她的嘴角從來沒有如此下垂低沉過,一縷白發遮蓋住了半隻眼睛,眼神無神又呆滯,好像盛滿了一肚子的膽怯和失望。

“媽 我知道您遇上事兒了,從小您就告訴我,我和我姐還有您和爸爸,我們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我們是同舟共濟的一家人,所以遇到了麻煩,我們一定要有難同當,吉凶共救。現在您遇到了事情,就舍得把我們都推出去,由您自己來獨自承擔嗎?如果是這樣,我們還稱得上是一家人嗎?那也隻能叫同夥人了,您願意這樣稱呼我們嗎?”

“相男 我知道你是心疼媽媽…… 怕我獨自承受太多,也怕我承受不了,可是……”

“媽 您隻要張開嘴說,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麽就可以了!” 相男等的有點不耐煩了。

“相男 你容媽把那邊先弄清楚了,再回來跟你講,行嗎?”

說著便像是那屋裏長了塊磁鐵一樣的,她又被深吸了回去,重新返回了客廳。門口沒有人攔著了,相男隨之跟著走了進去。

她看見那黑乎乎的像灌了漿一樣的臉盆中,好像有一塊東西沉在了水裏,隻是臉盆的水太淺,它已經露出了半截身子來,它像是一塊褐色的岩石,可是又不像是一塊岩石,又好像是一塊玉石一般,隻是不知道為什麽竟洗出了黑乎乎的一盆黑水來了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地蹲了下來,看著母親的手裏拿著一塊類似於鋼絲網的洗滌用品,另一隻手則拿起那塊玉石,她埋著頭,使勁兒的在那上麵擦洗著,好像要把它的皮擦掉,然後再看看裏麵究竟是什麽東西。

擦一會兒,又拿近到眼睛底下細細的觀察著,就這樣來來回回的五六次,淨全然沒有注意房間裏的光線太低,這樣昏暗的環境中在影響著她的視線,相男連忙走到了牆壁邊,把客廳裏的大燈打開,這樣房間裏的光線一下子豁亮了起來。

燈打亮了,在明晃晃的燈光下她還看到,母親的臉越來越沉重和難看。她的眼睛眯和著翻過來倒過去的湊在眼皮底下翻看著這塊東西,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顯得氣急敗壞。終於她有些忍不住了,轉頭開始求助於女兒,

“相男……你年輕眼晴好,幫媽看看……這東西到底是玉石?還是……”

她不敢說下去了,也沒有勇氣說下去了。中間打了幾個磕巴,正在寫實著她內心的恐懼和不安。此時的她顯得那樣的懦弱和疲憊不堪。好像這小小的一塊石頭宛如一個凶猛的老虎一般,現在己經近乎吞食到了她的整個身體。

相男拿起了那塊媽媽置為至寶的東西,舉著它起身又小心翼翼的湊在了燈光底下,細細的打量起來,這東西顯褐色,顯得有些的堅硬,但是清洗之後卻又感到它的堅硬度像是打了埋伏,因為隻要是你在手上左右掂量再掂量,就會發現它好像與玉石的重量相比是越來越不真實,甚至像……  相男看了看母親,不敢再往下想了,因為她們都在回避著一個敏感的字眼。

與此同時她的眼睛已經無奈的捕捉到了另外一個明顯的結果,用鐵絲網劃過之後的那塊玉石,它的身上已經殘留了斑斑的劃痕,那是一道道被鐵絲網劃過的硬傷,這種硬傷把裏麵的肉,也已經慢慢顯露了出來,這是任何一塊玉石,在劃過之後都不會出現的現象。

“這東西怎麽會在你的手上?你為什麽要弄回來這東西?你是從哪裏搞到的?“

她轉身看了看身後的母親,接著又蹲了下去,因為她看到了母親的臉色蒼白,頭低垂著埋在膝蓋上,身子隨著低微的抽泣而起伏,此時她仿佛已經跌落在崩潰的邊緣上。

相男從來沒有看到過母親這樣絕望示弱的樣子,從小到大,從她記事起,這個家好像一直都是母親在撐著頂著,她從來都是以不甘示弱的姿態,在她們兩個孩子麵前信心滿滿的衝鋒陷陣的,家裏如果有什麽問題發生了,相男覺得爸爸根本不如媽媽好使,因為隻要媽媽一到,事情很快便會初見曙光的,相男記得小時候如果有家長會,她總是期待媽媽前往,因為媽媽去了,第二天她感覺老師準會沒有漏過的,給她一個陽光般的溫暖微笑,爸爸因為從來不太善於表達和周旋,外麵兒的事情,張羅和應酬,以至於交際往來,總是屬於媽媽的事情,而家裏邊卻也短不了她的勤快和飯香。她是這個家裏裏外外的一把好手。她又是這個家不可缺少的掌門人,可是就在一夜之間她怎麽突然一切淪陷失靈,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