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62)—— 嫁給我吧!此生從此相依

(2017-10-20 10:41:34) 下一個

 

看見了那雙晃動在空中的手,姍然就像又熟悉的看到了半年多前印映在壓舌帽下的那張臉,那張臉就像有明媚的陽光照進來一樣,吸引著她的眼球和她全身的激情,兩個在夕陽下跳動的身影走進,伴隨著兩顆流溢成火的心髒,

霓暉 你看此時的太陽,今天好像很久它都不願意退去,是不是在給我們一種盡在不言之中的No離No棄的見麵禮呢!

然,此時你在我眼中勝過太陽的光芒,你遮住了後麵的陽光,耀得我的眼晴隻看到了那個峨媚山的女孩,

霓暉 你瘦了很多,你怎麽這樣不管不顧的允許自己瘦得這樣沒有人樣呢?

然,我等你好像等了一個世紀那麽的漫長,好像每天的每分每秒之中都有你的身影!你的笑容!和刻著你獨特味道的矯情。可是你就像一個風的影子,讓我再也看不見摸不到了,而陪伴我的隻有回憶裏的美好時光…… 所以我這樣子的“減肥”效果與你是脫不了幹係的,不過 現在“罪”己抵過,姑娘 是你救了我!要不然我也許早到土地爺那裏去報到了,或許再次見麵已經是柱著雙拐了。

霓暉 這也是我見麵馬上就要問的,你是怎麽想起來來這裏找我的,也正好“陰差陽錯”地躲過了一場劫難遭遇的,

姍然讓霓暉又重新坐下,讓他正對著夕陽餘暉的方向,好像這幹幹淨淨的陽光才能洗滌掉他一路的風塵和躲過劫難之後的驚恐。

霓暉在落日餘暉中眯著眼睛把他那藏不住的微笑也掛在了臉上,許久他就這樣地不錯眼珠的盯著姍然那張臉,他好像生怕此時的夕陽突然退去,讓它不足以讓他把對麵的女人端詳得更加的清楚。時間仿佛凝固住了,一切都盡在了這綿綿的柔情之中。

霓暉 說完了再看不行嗎?你知道這裏不光有陽光,等陽光退去,月亮該登場了,還有讓你看得更清楚的燈光呢!

那麽我想知道你的嘴唇在陽光下的熱度是否與燈光下的熱度一致呢?還是夕陽把這種熱度更烘熱了呢?

說著走到了姍然的麵前,動情地端起姍然的那張秀臉,深情款款地低下頭來,這種強勢位置已讓姍然動弾不得,他便像早已再也等待不了似的,一個順勢就把自己火熱的嘴唇粘在了姍然小巧的嘴巴上,

兩張炙熱的嘴唇連著兩顆跳動的心音,就像在夕陽夕照下舞動著一曲舒曼的【愛在春天裏】。

這刻親吻等待了太久,兩顆跳動的心音好像沉澱了一見鍾情的短暫,把它帶到了一生一世的柔情之中,讓相逢後的喜悅和感動變成了持續記憶的美好願望……

這時候不知是誰在咖啡店裏最先鼓起掌來,接著掌聲越來越密集,越來越熱烈,在咖啡館裏就座的人們用這種無言的熱情掌聲,表達著自己對這對熱戀中情侶的祝福。

五月的月光也像五月的陽光一樣的明媚皎潔,月光透過依垂在窗前的梧桐樹枝像早已定製好的一般,它早早的便透過薄薄的窗紗清灑在地上床上,也灑在了兩個久別重逢熱戀之人的身上,這月光陪著兩個人在床上緊緊依偎在一起,伴著兩個人起伏有致又熱烈盡情的欲火纏綿,讓兩個人享受在愛情的進行時之中……

姍然翻了個身子把那頂帽子又重新戴在了霓暉的頭上,然後起身又衝了一杯咖啡,自己這才盤起腿來坐在了床頭,與還欲火未盡又睡意朦朧的男人拉開了一些距離,她一邊看著床頭櫃上的白頭到老的泥塑造像,一邊又搬起自己這邊的枕頭堵在了霓暉的身上,意猶未盡又心存疑慮的說道:

案件還未解開,你怎麽也不先老實交待,怎麽就讓你這麽快就進入第二個環節了呢?你怎麽把法官就這樣子輕而易舉地蒙混過去了,說 !快告訴我!你是怎麽想起來來這裏的呢?

霓暉被她這一發問,睡意也盡丟了多半,索性便坐了起來,他的臉還仍然是不急不火地看著他麵前的女人,看著看著便又開始一緊不慢地說道:還記得在峨眉山金頂上我們各自買了一個泥塑,你那尊是白頭到老,我那尊也許你忘了它的名字了?

怎麽能忘!讓我早已拷貝到了記憶裏;是叫: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就是它,我把它拿回了家,每天想你的時候便會看上一陣子,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有一天它突然消失了,晚上我回家找遍了整個房間也沒有找到,那兩天由於工作太忙,太過疲倦了,我也沒有再尋便倒頭睡覺了。

晚上我便做了一個恐怖的夢,夢見你穿著一條白色的麻布裝衣,更確切地說倒像是一件喪服,隻是等我一追近你,你便跑開了,我便又去追,你又跑開,就這樣地不斷的重複了多次,終於追到一座大山深處,不想你丟下了一句:霓暉,救我!便縱身跳進了萬丈深淵不見了,

當我伴著一身冷汗醒來,在床邊坐了幾個鍾頭之長,這夢都像個幽靈一樣的伴隨著我,讓我揮之不去,壓在心頭無法排解。此後一個上午我的麵前總是浮現出你縱身一跳的身影,讓我坐立不安如坐針氈,

這種忐忑不安的心情,讓我也很快就開始行動了,你的名字讓我從德國黃頁中很快便找到了它的地址,接著我便訂了張最近的機票,一切仿佛都是注定,網上卻隻剩下這最後一張前天晚上的機票了,

當我帶著一顆緊張又忐忑的心下了飛機,給你打了一天的電話,都沒有人接,好像沉重的意識到自己的夢境果然成真,你知道我那時候每分每秒都在煎熬中……沒有想到,當我幾近失望崩潰之時,你那邊突然有了聲音……

而我本是衝著那個救你的噩夢而來,那承想那原是個救我於劫難遭遇的引夢,自己糊裏糊塗地來到了德國,卻在冥冥之中躲過了一場災難,解救了自己的性命,細細一想我們的峨嵋定情,原來已是情定終身的牽引,這一生我們已經把對方鎖進了內心深處,隻要有什麽風吹草動的,馬上就會令對方誠惶誠恐不可自拔,這是一種情的感化,也是一種愛的保佑!

言到此時霓暉走到了姍然的麵前,熱烈又充滿了激情地吻著他麵前的心愛女人,然後又吻著她的眼睛,直到讓她把雙目閉上為止,他隨即把燈光調暗,又點上了從行李箱裏取出的蠟燭,然後又小心翼翼地從自己的行李箱裏取出了一個小東西來,那東西被裏裏外外嚴嚴地包裹著,待他一層層的揭開,他便讓姍然睜開眼睛來,

當姍然睜開了雙眼,隻見在團團燭火的簇擁下,霓暉跪在了她的麵前,手拿一枚與自己的手指粗細相宜的鑽石戒指,霓暉眼睛裏飽含著一種久經滄桑之後的愛意和深情,正在用一種含情脈脈又情深意長的眼神望著自己:

親愛的  我不會再逃避,也不會再退縮,好想從現在開始擁有你,背著你,一直背到上帝麵前,背進一個溫暖的地方名字叫做家。好嗎? 

女人的眼睛裏已經呈滿了熱淚,這熱淚是飽經滄桑之後的淚水,是從此海枯石爛從此相依的熱淚,也是寒燈孤夜人此生不再漂泊流浪的熱淚,她一邊流著淚水一邊點著頭,然後把手痛快地伸給了對方,那是她深愛的人,她從此的家,也是她今生今世的最後歸宿……

 

這正是:

相逢的瞬間隻有一縷長

相識的能夠也隻有夕陽

下的疊影

年輪悠悠那麽漫長

可是你駐足在我的

眼簾隻盡了一個黃昏

 

直到夜色褪去

我才知道我懷揣著

不隻你的熱度和蒼涼

還有一顆蔽在桃花中

相視一笑的烈焰

 

明媚的陽光下

是誰溫暖了誰的辛涼

陌生的緣份中

又是誰借給同是

天涯淪落人

一把玫瑰色的傘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擁有

你是風兒我是沙

也不是毎一種愛情都

可以如同烈焰燃燒

莫不是時間中的兩個人

發現了彼此細水長流的溫情

奈何辜負這美妙珍貴的

注定安排

………

 

【全文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