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50)—— 迷失在森林裏的人

(2017-09-07 15:35:12) 下一個

 

我仿佛就像一個迷失在森林裏的人,帶著心靈的疲憊和肉體的疼痛,極端憤恨的頹廢著,因為是迷失了走出去的方向,所以到處亂跑不能停止,雖然明白多跑一分鍾,便更加迷失的厲害……

 

姍然很快便和那個電話中的陌生女人敲定了時間,她的心情即充滿了解迷般的幻想,心底也由然而生有了一種期待,因為她隱隱約約地預感到,這個電話也許與剛剛經曆的那個夜晚有關,而電活裏的陌生女人也更讓她產生了無限的“遐想”,她不光知道自己的電話,而且在電話中所傳遞的信息,似乎都在向自己暗示著什麽……

 

下午二點鍾,當鄰近教堂的鍾聲準時敲響之時,姍然已經在那家公司附近的咖啡店等待了一會兒了,隻是這桌子旁邊的一直沒有出現第二個人,她開始四周環繞,心裏也開始敲上了邊鼓,在國外生活許久的她,對於西方人準時的習慣教養深表尊敬,但是今天似乎要讓自己產生懷疑了,

 

正在遲疑間,這時候從後麵傳過來一聲親切溫柔而又不乏歉意的聲音,

 

您好!您是姍女士嗎?由於路上堵車的關係,對不起!我有些來遲了,

 

說著帶著一種歉意的微笑向對麵的等候中的女人伸出來了她的右手,

 

我是布格女士,您好!

 

這一聲布格女士把姍然剛剛伸出來的手凝固在了空中……

 

布格這個姓她從前雖不是很熟悉,但是自從那個電梯前的啼血驚魂夜之後,布格這個姓氏便已經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腦袋裏,就如同一個恐怖的代名詞一樣,就是現在聽到之後腦細胞也會要損失一部分,因為這個姓氏對於她來說,就如同又漫遊回到了幾天前的恐怖狀態中……

 

我理解當我報出來姓名之後您的這種反應,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並沒有在電話裏邊講出來,請您原諒 ,也希望得到您的諒解,

 

這幾句親切的話語之後,姍然顯然已經開始釋然了,她的眼睛已經開始定格在了這個女人的身上,站在眼前的女人不得不承認是一個很有感染力的女人,不光是體現在她得體恰當的語言中,而且與之相媲美的是她優雅時尚著裝下的那嬌好的身材和氣質,雖然四十已過,皺紋已經悄悄的爬上了她的眼角和嘴角,但是還是掩蓋不了她豔麗迫人的氣質和漂亮的外表,

 

顯然她是一個穿衣打扮的行家,你看本來就高挑嬌好的身材又恰到好處地配上一襲黑白相間的連衣裙,一條青色的薄紗巾搭在前胸,尤其是一雙靈動的深褐色的大眼睛顯得十分的迷人亮麗,就好像隻有她這個身材和氣質再配上了這樣的眼睛,才能讓人更感到性感的最好歸宿,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和你的前夫早就離異了,難道你……我的意思是你沒有……

 

停頓了一會兒,姍然便開啟了她的疑惑的提問,

 

那女人馬上便明白了姍然想問的問題,隨即回答道;

 

我明白你想問的問題,離婚之後我難道沒有再婚,不是聽說……怎麽現在還姓著我前夫的姓,是的,雖說是因為我的問題離的婚,但是離婚之後我並沒有再婚。就是再婚,我也並不想改變我原有的姓氏,原因很簡單,這姓氏是我兩個孩子的姓氏,是我們曾經的家庭姓氏,人這一輩子完成這樣一個家的機會隻有一次,上帝也不會再讓我擁有第二次的,

 

聽完這女人的一番話,姍然產生了好像迷失方向感似的疑惑,這疑惑就是與之前雷內親口說的關於這個女人的品行所為,像是在講述著兩個不同女人的故事,姍然覺得怎麽那麽的對不上號,

 

從你看我的眼神中,我便知道雷內已經告訴你太多關於我的故事,我想他也確實沒有說謊,我們之前曾經有過很多浪漫美好的青春時光,就是成立了家庭之後,他也確實是一個稱職慈愛的父親和體貼可靠的丈夫,隻是我們在這段婚姻中都犯了錯誤,我犯的錯誤我想他已經告訴了你,隻是他永遠不會告訴你的就是,他對於這個家庭也應該承擔他所犯下的錯誤,我理解他工作和家庭所承受的壓力,但是酒精不能夠帶來化解的方案,這是他也再明白不過的道理,可是他還是選擇了這個東西,我的錯誤是不可寬恕的,但是這錯誤的產生就是源於他難以啟齒的酗酒,酒精毀了他,毀滅了我們共同辛苦不易建立起來的家,更毀了我兩個孩子賴以生存的溫暖避風港,當然我也承認我也是這個毀滅的共犯,隻是……以至到最後也毀滅了他的身體……

 

聽到這裏姍然似乎聽到了有些弦外音,她的眼睛為之一振,馬上插話逼問道;

 

後麵的話請您再解釋一遍好嗎?“毀滅了他的身體”。這話我有些的聽不明白……

 

那女人想了想遲疑了片刻,然後從挎包裏取出來了一張紙,那張紙皺皺巴巴的,好像被閱讀過千百次般的陳舊,她更是生怕讓它再次受到損傷一樣的小心翼翼地把它慢慢地打開,隻見幾行清晰的手寫德文印入了眼簾;

 

如果讓我重新選擇就是蒙往了我的雙眼,我也會尋著你的氣味再次找到你,可是上天把我們的運氣和機會都剝奪了,而且我現在正在喪失著這美好的一切成本。

 

我仿佛就像一個迷失在森林裏的人,帶著心靈的疲憊和肉體的疼痛,極端憤恨的頹廢著,因為是迷失了走出去的方向,所以到處亂跑不能停止,雖然明白多跑一分鍾,便更加迷失的厲害……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