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53)—— 兩個人的蒼涼

(2017-09-18 17:38:15) 下一個

 

我的前夫平時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千萬不要引誘起他談話的興趣來,否則的話那將永遠處在一場說者不累而聽者已經先乏的尷尬局麵中,他能說慣道口若懸河的本事,我是早已領教到不能再熟諳了,而現在我是想聽到最後的結果,不想再像以前一樣聽著他的滔滔不絕了,可是我又怕言語中透露出來的不慎,會把他剛剛產生出傾吐心聲的興趣減滅,所以隻能按捺著自己的迫切,忍耐住自己性子,讓自己慢慢地聽下去,

 

也許那個德國女人似乎已經感覺到了,自己是不是也在走著雷內同樣的路,犯著跟雷內一樣的禁忌呢…… 

 

她是一個很會察言觀色的女人,所以她此時談了些故事之外的東西,似乎在給這個冗長的故事增添一些不單調乏味的注腳,同時她那張淡施薄粉俏麗的臉龐上,也開始向對麵的中國女人釋放出了一些歉意的微笑,可是在這微笑的後麵還是掩蓋不住她的緊張情緒,這種焦灼情緒還是隨著講述的一點一滴的展開而蔓延著,並且很快開始爆發了出來。

 

當咖啡店的一個年輕的男服務生又端出了她索要的第二杯咖啡時,她的情緒終於也找到了爆發點,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要的明明是一杯冰咖啡?怎麽五分鍾的時間還不到,你就把它偷換成了熱咖啡呢?是我沒有說清楚冰咖啡這幾個字,還是你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就這這八月的烈日吃了呢?

 

請你放尊重些!請不要用“偷”這個字好嗎?這裏不是一個齷齪的場所。請不要說話太隨便了!

 

那個服務生顯然也是地道的德國人,當聽到偷這個敏感的字眼的時候,即使是有錯在先的情況下,也是毫不嘴軟地回擊道。

 

我並不認為我委屈了你,我坐在你們的咖啡店裏,是在消費著一種有償服務,而像你們這樣高檔的消費場所,提供的也應該是一種準確到位而又無遺漏疏忽的服務,如果說是我剛才的口誤,我會毫不含糊地向你道歉,而我明明至少兩遍的告訴你的是再要一杯冰咖啡,如果你還再認為我是冤枉了你,我這裏是有證人在場的,

 

說著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對麵的姍然,好像在說此時你不會屁股坐在別人那邊吧。

 

那德國女人顯然是在這裏小題大作地宣泄著自己此時此刻內心的緊張情緒。

 

直到那個年輕的服務生不再說話了,又把那杯熱咖啡換成了她想要的冰咖啡,這場充滿了火藥味的爭端才算平息了下來。

 

那女人此時緊促的心情好像釋放了一些,她又開始點燃起第二支煙,在繚繞的煙霧中,她好像還是很不開心的感覺,似乎從她的眼神中並沒有找到多少勝利者的得意和稱心,倒像是裝滿了許多對於自己剛剛的弁急情緒的負疚之感,急抽了兩口煙,又停頓了片刻,她又開始了陷入往事的苦楚追憶中。

 

這世上沒有上帝,如果有,我無法容忍自己不是上帝。自己那近在咫尺的想要拯救的親人,可是我知道我什麽也做不了,我所要做的隻能是繼續耐心地聽下去。他下班回來應該還沒有吃飯,但是他像是早就遺忘了肚子裏的抱怨和身體上的疲憊,也不急著找個椅子坐下來,一直堅持站在那裏繼續著他沒有結束的傾吐;

 

假設以人的平均壽命是80歲,那麽我們的一生就可以活到29200天。如果一個人的壽命要縮短為一半呢?那麽他在世的天數隻能被憑空地剝奪了14100天,這還沒有走過的另一半路,他還有對人生美好的許多留戀和不舍,還有對自己肩膀所賦予責任的很多遺憾,更多的是對親情的難解難分,

 

又快到了春季,漢娜(他們的大女兒)的鼻敏感總是會定時的發作,總是用激素類的藥物來治療,那隻會使它今後越來越會難治的,還有阿芙拉(他們的小女兒)的多動症時好時壞的,真讓人放不下心來,隻是現在說起這些東西來,讓我覺得我的心更加的不安了起來,甚至連見上帝的勇氣也提前喪失了。

 

請你不要再講下去了,從剛剛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現在身體發生了很多不妙的變化,現在我隻想問你,你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麽?如果你不願意直接告訴我,請你把你的家庭醫生的電話告訴我,我要立刻打給他。

 

我終於再也耐不下去了,使勁地用手敲著厚厚的客廳的木質桌子,然後開始語氣急切地管他要他的家庭醫生的電話,希望盡快地解開這個鬱結在心間的心結。

 

他像似乎沒有聽到我的喊叫聲一樣的,還在接著剛才的思緒講述著,好像一個已經上了場的演員似的,繼續執意地沉浸在自己的角色中。

 

當鍾聲悠悠回響,我不禁悄悄思忖;我住在低處,我並不向往高處走,我並沒有抬起眼睛來尋求什麽,也從來沒有奢望過多,我是一個隻會向下看的人,隻是我這個從不往上望的人,卻不幸地命中了上天射過來的一根毒箭,這根毒箭從我得到它的那天算起,那上麵就已經清楚地刻好了時限,把我的在世的時限,就簡單粗暴地縮短成了一年,

隻是說到這裏的時候,他的目光閃過了一縷詭秘的絲笑,讓我感到了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說到這裏,他終於終止住了自己的獨白,把他的右手迅速地伸向他褲子的後兜裏,然後掏出來一團紙來,這紙張顯然是醫院才使用的東西,他看也不看地把它們放到了我麵前的桌子上,

 

他此時像是釋然了一些東西似的,木然地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一盒巧克力放進了自己的上衣兜中,以應付他早已饑腸轆轆的肚子,他像是在這裏再也無心久留似的,走到門前草草地穿上了鞋,便邁著蹣跚的腳步奪門而去,隨著大門關閉的一聲悶響,他沉重的身影也立即吞噬在了蒼茫的夜色裏。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