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45) 老實人的憤怒

(2015-10-22 17:19:51) 下一個
(四十五)
 
那中年女人神情很堅定,好像沒有一點商談的縫隙,也沒有一丁點可以妥協的餘地,絮文的怒氣一下子從手尖頂到了腦門,她的熱血在胸中澎拜和沸騰著,
 
但是她不允許自己這樣的義氣用事,因為這樣會於事無補的,還是要按壓下自己的快要瘋掉的怒氣,
 
“如果像你所說的饋贈,那麽你不要忘記了它是在有條件的情況下進行的,那就是這筆資金是以結婚為目的的前提下給予的,如果這個前提不存在了,那麽從良心上來說,你是不是應該有義務返還呢”
 
“對不起!我一直準備踏進這個家的家門,我也一直夢想著披上婚紗的那一天,這個前提條件至今還有效,至今還是我的願望,如果走不到那天,也不是我的原因,我是不會從嘴裏蹦出來半個“不”字的,如果有這個後果存在的話,那麽它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相反可以這樣說,我是在強迫的情況下結束這段感情的”
 
那女人還在臉不變色心不跳的絞盡了腦汁替自己辯護,她坐在哪裏,眼睛目中無人的看著牆壁上懸掛的一個倒掛的“福”字,一邊還在“深情”的進行著自己的自圓其說,隻是這個自圓其說此時更加映畫著她頑厚的嘴臉而已。
 
郝姐把已經吃完的兩個盤子落到了一起,然後突然把兩個落在了一起的盤子猛墩了一下怒不可遏地站了起來,然後又慣用她不急不慢的語調說道,
 
“人們都說,學問之美,在於使人一頭霧水;詩歌之美,在於煽動男女出軌;男人之美,在於蠢得無怨無悔;女人之妖,在於說謊說得白日見鬼且又天衣無縫,還應該加上一句,這女人臉皮厚得已經沒有了一點的彈性,還假裝正經的淡定,還在淡然地硬逼著別人買她這破鑼,這叫什麽呀,真別再讓我破嗓了,這還沒過正月呢,我還想積點嘴德呢”
 
爭吵中的雙方誰也沒有注意到那個涉及中的男人,本來坐在桌子對麵的男人,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挪到了房間的角落裏,也不說話也不就坐,隻是用背影背對著一群嘰嘰喳喳的女人,三個女人也根本沒有注意到他悄悄移出的身影,更不清楚角落的背影中那個男人此時經曆了怎樣的心路曆程……
 
他緊握的雙手鬆開又攥上,緊閉的雙唇張開了又合上,看得出來他在做著痛苦的內心博鬥……
 
這時候屋子裏陷入了一種暫時的膠著狀態,可以聽得到牆壁上掛鍾的秒針在不停地劃過那緊繃的時間和屋子裏所有在坐的脆弱而又敏感的神經,
 
“如果講到追究和償還的話,最有理由說話的是我,要追究的也應該是我”
 
沉默片刻之後,那女人呷了一口湯,然後擺弄著自己的雙手來,一邊看著自己塗滿了紅色指甲油的雙手,一邊慢條斯理的又開始說話了,
 
“你要追究什麽……”
 
絮文不解地用一種厭惡的眼光直視著她的臉,究竟看一看這個女人還能耍弄出什麽花腸子,還有什麽伎倆沒有吐出來,
 
“我是說,如果不能走到結婚的那步,也應該有一種說法吧,這種說法當然是被甩一方的損失,精神受挫,脆弱的神經受到了刺激,也許還會有抑鬱症找上門來,你們不用這麽虎視眈眈地看著我,我不說你們也應該知道,這好像應該叫做精神補償費吧,再者且不說也不算我在這裏所搭的功夫和時間,那麽最起碼也得考慮一下……”
 
她看了看左右之人盯著她的目光,神情中突然像短了舌頭般的怯弱了起來,但是還是從舌尖中小聲叨叨出幾個字來,
 
“怎麽也得考慮一下我作為一個女人,雖然歲數已經不在妙齡了,但是歲數再大也是個女人呀,幹脆我就厚著臉皮說了吧,怎麽也得考慮一下我作為一個女人在這裏的陪睡錢吧”
 
沒有想到話音還沒落,突然從屋子的角落中傳來了一聲急促而震耳的聲音,眾人定晴一看,原來這聲音是從躲在角落裏的父親發出的;
 
“豈有此理,髒女欺人太甚”
 
父親急速的從後麵走了過來,走到了那女人的麵前時,眼神裏噴射出憤怒而又讓人有些害怕的火焰,這火焰好像已經積蓄了很久,許久的燃燒在他已經很脆弱和無助的胸膛裏,仿佛己把他的胸口絲絲燒燎得疼痛不安,折磨得痛苦難耐了,現在己經到了不能再忍受下去的地步了,
 
“我在這裏忍了你很久了,不要因為別人不吭聲不說話,就把別人當傻子耍,當啞巴欺,我問你,你所謂的前男友的借錢存在嗎,這十萬塊錢的借款之事難道真的存在嗎,你騙過了我,騙過了一個沉浸在感情中的一個老憨包,但是卻蒙騙不過事實的真相,它難道不是你自己杜撰出來的故事嗎,你畫好了套讓我鑽,你編好了故事專門講給我聽,巧妙地抓住了作為一個男人在一個即將成為妻子麵前所必須承擔的責任,卑鄙地抓住了作為一個正常男人最起碼的醋意和擁有感……其實我在借你錢的時候,已經看出一些端倪了,但是我總是告訴自己要珍惜和包容,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弱點可言,在她最薄弱的地方,每一個人都能被切割搗碎。所以我不想忍心地把它切割搗碎,更不忍傷害到她,因為我在乎的是,這個年齡段不容易產生的感情,這段黃昏戀來之不易,我在乎的是咱們有可以憧憬的未來,更在乎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分分秒秒……所以我把自己的兩隻眼睛都調換成了盲視,隻想讓這些不好的東西當成窗外的冷空氣一樣,在我的眼前很快地飄去掠過…… 可是老天不善侍老實人呀,人們都在說,人在做天在看,可是老天爺你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裏,收進了你神明的肚子裏,可是又能怎麽樣,惡人還是惡人,好人並沒有因為善良而得到補償,也並沒有因為寬容而得到這個人的羞愧卻步………相反惡人倒先告起了惡狀來了,欺瞞之人以為自己可以騙得過天下的眼睛,反倒在這裏恬不知恥地索要什麽精神補償費,什麽莫名其妙的陪睡費,糊塗了我,原來我自己騙了自己半天,原來我自己睜一隻眼睛閉一隻眼晴換來的結果是在跟一個妓女在談愛情,是在這裏跟一個騙子浪費我高尚於你多少倍的感情,我怪我自己醒悟得太晚,我怪我自己錯把蘿卜當人參,更怪我自己讓善良和寬容蒙騙了自己的雙眼”
 
侃侃而談而又情感道路上自我情深意重剖析的男人,突然一個箭步走到了那女人的麵前,指著自家的大門,怒氣衝衝地對她說;
 
“帶好你的包,拿好你要的錢,立刻從這裏走人,立刻從這個家離開,而且一刻也不能停留,這個家一分一秒都再也不能容你了,我甚至一秒鍾都不想再見到你,請你立刻從我的眼前消失,而且越快越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labo的跟讀和關注!10萬雖然不是小數字,但是依父親的誌氣,也許讓那個髒女討了便宜。
labo88 回複 悄悄話 10萬還是要要回來的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