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43) 爆發

(2015-10-20 04:17:41) 下一個

(四十三)

 

由於郝姐火藥味極濃又言有所指的喊話,把剛剛進門來的反扒大媽“將”在了那裏,氣氛中彌漫著一種箭在弦上的緊張味道,

 
絮文一看勢頭不好,不看那女人的麵子也得給兩難境地的老父親一個麵子,不得己她也隻能把話接了過來,
 
“隻怕是妖孽沒敢來,你倒先把我兒子的魂給嚇跑了”
 
接著她從郝姐的手中接過了愣愣地左右來回轉動著小腦袋的小人兒,
 
“郝姐,客人來了,你別光忙著說了,上菜.... 我們可是餓壞了,就等著品嚐你的正宗川味廚藝呢”
 
站在父親的身邊,氣岔岔而又帶著有些委屈表情的女人,也不想剛來就把事情鬧僵,看著這個家裏的女主人給了個台階下,也隻能咽了咽口水,把頂在嗓子眼的話硬生生的給吞了下去。
 
老實而又話少的父親,蔫兒了半天的,顯然也是不想把事情鬧大,雖然是郝姐無理取鬧在先,但是橫在中間的男人心裏也明白,郝姐這口惡氣是從哪裏來的……雖然他一直不喜歡郝姐的碎嘴巴和大炮筒的性格,但是心如明鏡的他並不是不知道郝姐對他的心思, 而且隨著時間的相處,他發現這女人的心是敞亮的,沒有什麽烏七八糟的東西,而且自己慢慢的也從剛開始的適應一直磨合到現在,他突然發現自己是越來越離不開了這個每天都要說上一車話的四川女人了,
 
另外自從跟女兒吵過之後,不知不覺中他好像感到自己之前的行動是有些的唐突,後果沒有深慮,嘴上雖然沒說,但是心裏卻是已經感到了後悔……
 
等郝姐麻利地把一桌子菜上齊,父親招呼著大家趕緊動筷子,這場風波看似才勉強的從緊張局勢中劃過……
 
上了一大桌子菜,看上去五顏六色香味四溢的極為吊胃口,其中有四喜丸子,木須肉,栗子紅燒肉,爆炒腰花,蔥燒青花魚,白斬雞,油悶大蝦等等,特別是身為四川人的郝姐,做的家鄉菜四川牛肉和魚香肉絲也極為的出彩,色鮮味濃,口味純正,讓久未大開葷戒的父親,拿著一瓶新打開的五糧液酒,沒有來得及喝上幾口,肚子裏已經卻被這些充滿了誘惑的珍饈美味填滿了,也許是難得聚齊,老頭的心裏邊像長了朵花似的,笑眯眯地看著在座的每一個人。
 
看著菜已經下去了一半,酒也已經過了三巡,大家的肚子已經填得差不多了,加之五糧液高濃的酒精度,把大家興致的神經已經挑到了高點,特別是那個來做客的女人仗著自己來自於東北, 酒量頗好,她已經不滿足於小杯暢飲了,從桌子上撿過一個空碗,拿起酒瓶直接倒入了小半碗……
 
她顯然是喝美了,嘴巴上不住地誇讚著,“好酒好菜!好久沒有這麽痛飲過了,大哥,你好有福份呀,女兒孝順,孫子長得生龍活虎的可愛,家裏溫馨融融,現在我對這個家還真是挺有感覺的,而且越來越喜歡這裏了,這也是我這次來這裏的主要目的,跟家裏人過節聚聚,積聚一些感情,這樣也有利於本人能夠更快的融入到其中”
 
絮文看著這個女人即然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也把沒有來得及問明父親的敏感問題拋了出來,她要把它直接擺在父親和那女人都在的桌麵上,
 
“張阿姨,不知道這樣叫您合適不合適,即然你說到對這個家有感覺,我在這裏先謝謝了……即然您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那麽我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不再藏著掖著了,我也直接把心裏的話抖落出來了,我要問的是我父親那十萬塊錢突然從帳戶中被提了出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轉到了您的帳戶上了吧,那麽我想知道,因為什麽原因這筆資金會突然轉移到了你的戶頭上了呢,是借還是賃,您能不能開誠布公地告訴我嗎”
 
那女人聽到十萬這個字眼的時候,夾在筷子上的半塊肉一下子滑落在了盤子外的地板上,她趁勢彎腰去撿,以掩蓋住不自在的緊張心情,
 
彎腰回來又重新麵對大家而坐的女人,看著絮文的眼晴還是不依不撓的盯著她,好像不問出個所以然來是不會罷休的,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身邊的男人說道;
 
“這個還得要問你的父親” 又麵衝著身邊的男人說道;
 
“這事是你做的,你應該清楚,你倒是替我說兩句話呀”
 
郝姐的臉從那女人一進家門,便一直像兩邊掛了兩塊秤砣一樣的沉著個臉,預感之中最不願意發生的事,已經變成了現實,而最不想要見的人終於作為貴客被請進了這個家中,氣不過的她說了兩句酸話,此時又聽到了十萬塊錢如此之快的也轉入了她的帳戶,心裏氣不過又抱不平的女人知道,這不但是這個家積攢的老底,而且這也是絮文父親壓箱底兒的養老錢,現在竟然落到了這個女人的腰包,此時的她一股醋意和憤怒像是早己打足了氣的備胎一樣,氣衝牛鬥的再也忍不住了。
 
“有時候真的想不透,男女之間的親密“擁抱”真是個奇怪的東西,明明靠的那麽近,卻又看不見彼此的臉,更猜不著那個人心裏腋著藏著什麽東西,嗨!人人都知道可樂好喝,也有誰知道這個原理,那就是易拉罐拉環愛著易拉罐,可易拉罐心裏裝著卻是可樂,可那承想那可樂裏邊流出來的都是毒藥呀”
 
郝姐此言一出,那女人的臉由白變紅,由青變綠,眼睛裏邊也堆滿了焰焰欲爆的火焰,最後她氣衝衝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差點把桌子跟前的半碗酒掀翻,
 
“你說誰是毒藥,你又算得上老幾?你頂多算這個家裏的一個圍著鍋台轉的保姆,一個會出氣的人,忍了你多時,你不要登鼻子上臉,你也別仗著這一家人老實把你慣壞了,可是你在我這裏這樣,告訴你那可是死胡同一條,行不通!過不去的”
 
“我又不是天橋上算命的,嘮不出那麽多你愛聽的磕,會出氣怎麽樣?會出氣的人缺錢缺男人也許還缺點心眼, 就是他媽的不缺德! ”
 
郝姐不溫不火的回應中,透著一臉的鄙視。
 
即然大家眾箭齊發地對著我,我可是明人不做暗事,現在把這事說出來也好,我也求個心安理得的平靜”,
 
說著她指著坐在身邊的男人說道,
 
“你倒是替我說句明白話,這錢是我主動要的嗎,也別把這滿門的罪過都推到我的身上”
 
“不是你主動要的,難道是我父親有錢沒地方花去了,偏偏供手送給你,跪求讓你花嗎”
 
本來一直沒有吭聲的絮文,此時一聽這話是有些聽不下去了,父親辛苦積攢多年的錢,在這個女人的嘴巴裏變成了主動相送,父親最後的壓箱底兒的養老錢,在她的嘴巴裏變成了像是長了腿的黃花魚一樣的,自動地蹦到了她的腰包裏,心裏邊沒有冒出來的話卻在說,從一開始我就覺得你不是“一般”的人, 怪自己不該引狼入室, 自己了解自己的父親, 不是你花言巧語的在老頭麵前,施展你那套深度的媚功,父親豈能昏庸到了如此地步……父親又豈能糊塗到如此地步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正宗川菜”那也隻是絮文為了解場的一句玩笑話,其中還是以家常菜為主,但是郝姐也亮了兩道川菜,謝謝貓姨!
貓姨 回複 悄悄話 正宗川味廚藝?---其中有四喜丸子,木須肉,栗子紅燒肉,爆炒腰花,蔥燒青花魚,白斬雞,油悶大蝦等等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玉涵的鼓勵!祝好;)
玉涵 回複 悄悄話 寫得好,一直跟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