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37) 不祥之兆的家宴

(2015-10-12 12:08:53) 下一個

(三十七)

 

和曆傑一起吃過了午餐的絮文,倆個人手拉著手在外麵散起了步……

 
外麵的天氣雖然陽光還好,但是正月的風吹打在臉上,還是有一種小刀刺肉的感覺,寒風帶著幾天前剛剛降過了雪的濕凝,從地麵上卷起陣陣的斜風,咆哮無情地拍打在人煙稀少的街道上……這時候不遠處的有一個拿著氣球在廣場上奔跑中的小男孩不慎摔倒在地上,媽媽趕到後抱起了他,他把一張凍得通紅的小臉,緊緊的深埋在媽媽的肩頭不時地哭泣……
 
絮文看在眼裏也由此產生的許多擔憂和一些負麵的聯想,也讓她思念兒子的心情由然而生,看在眼裏的曆傑好像也意識到了什麽,指了指不遠處的轎車,拉著她的手便直奔而去……
 
坐在車裏的她,把手放在正在駕駛當中曆傑的腿上,一點一滴地體會著即將到來的依依不舍下的惜惜離別,正在開車的曆傑好像是已經體會到了她發自內心的博鬥似的,望了她一眼說道
 
”時間已經不早了,我也不能霸占一個母親太多的時間,特別是大過年的日子,雖然是有些的於心不忍,但也不得不放手呀,容我現在馬上掉個頭,你呢……”
 
他轉過頭來衝著還在茫然中的絮文說道;
 
“你也替我給你全家代個好,特別是那個還沒有見過麵的小家夥,告訴你父親過兩天我一定會登門造訪,以彌補春節沒有拜訪之過”
 
“我家小人一定遠遠地看著,然後會痛恨地擠出兩個不清楚的字來,想知道是什麽呢,那就坐穩了”
 
絮文神秘地眨眨眼睛,看著曆傑還在專心致誌地等待著下文,想笑又不敢笑,捂著嘴把話拉得長長的,學著一個近一歲孩子的口音說道“ 叔……叔……”
 
曆傑被她這一逗,也咧開嘴笑了,之後又開始了“還擊”,
 
“還挺有禮貌的,隻是從你嘴裏說出來就顯得有些生疏了,以後就簡單地叫聲“哥”就行了,不必太拘禮了”
 
絮文隨手拿起放在腿上的圍巾,狠狠地甩了曆傑一把,一邊甩一邊嚷嚷道;
 
“哈哈 你當你是門裏的金剛,越來越高大無比光輝燦爛呀,隻是我家郝姐要是聽到了,也會送你兩個字,這兩個字不輕不重,就是有點疼,就叫掌嘴”
 
兩個人在你一言我一語的溫馨挑逗中,曆傑把絮文送到了家。
 
絮文回到了家中,一進家門就拿著曆傑早已買好的泰迪熊,快步走進了小人皓皓的房間,皓皓正躺在郝姐的懷中吃著絮文昨天擠好的奶,大眼晴一下子溜到了母親的身影,兩隻小手立刻高興得情不自禁地咋呼了起來, 小嘴也立刻從奶嘴中撤了出來,眼裏裏閃爍著興奮的光芒,然後他立刻伸出了兩隻小手讓媽媽抱,絮文把拿著泰迪熊的手騰了出來,小人的眼神也許被吸引到了放在自己身旁的異物泰迪熊的身上……他先是用一種陌生而又怯怯的眼光看著這隻熊,看著看著仿佛這隻善良的熊發出了友好的問候似的........小人這才慢慢地伸出了手,看著它沒有什麽反應,便大膽地拽著它的一隻耳朵在空中興奮地抖動著,同時臉頰上也綻開了莞爾的笑容,隨後雙手抱起這隻熊來,又仔細地摸了摸它的鼻子和眼睛,開始試圖和這隻小熊“交朋友”……他的小嘴一下子叼住了它隆起的鼻子,然後用兩隻小嫩手也不住友情地拍著它的身子,絮文看到兒子如此喜歡這隻泰迪熊也不禁心生盈盈的高興,她不由得一起抱起小人和泰迪熊,然後讓他們坐在自己的腿上,開始慢慢地對著兒子的口形,大聲地給兒子講起了熊媽媽和熊寶寶的故事……
 
小人一邊嘴角流著剛剛喝過的奶的白色口水,一雙大眼晴忽閃忽閃地認真地聽著,一會兒又反複地開始盯著這隻熊,好像在分辯著這隻熊到底屬於那個淘氣的熊寶寶,還是充滿著母愛的熊媽媽,小腦袋斜歪著左看看右看看,又開始了一陣狂吻…… 終於把一下巴的口水都沾滿了泰迪熊的眼睛上鼻子和臉上,小家夥似乎也觀察到了泰迪熊滿臉的濕漉漉,然後他又開始靜靜的用自己的小手反複認真地給它擦拭了起來……
 
這個時候郝姐走了過來,她手裏拿著一疊粉色帶著金邊的紙巾,指著這些漂亮的紙巾心事重重地對絮文說;
 
“明天也不知道那位貴客降臨,你爸爸連這紙巾都操心到了,特意讓我買得貴一點喜慶一些的,神神秘秘的一直守口如瓶,好像有什麽……”
 
她突然吞下了後半句話,一臉的凝重的表情,和絮文四目相對著,然後又用有些不同尋常的語氣緩緩地說道;
 
“我在這裏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算短了,自打你從德國回來,皓皓多一半時間都跟著我,這一家子容共就這三個半人,誰愛吃什麽誰忌口什麽,口重了口輕了,什麽東西該放什麽地,什麽東西不該放什麽地,誰有什麽病恙的,那疼那癢什麽的,我到現在就像長在心裏麵似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我把這裏已經當成了自己的家了,就連這過大年我都沒有動回去過年的念頭,這……萬一有什麽三長二短的,我連後路都沒有替自己捎帶著想過”
 
絮文知道郝姐意識到了什麽,也知道她指的是什麽,雖然父親也沒有跟她透露是誰光臨,但是依女兒對於父親的了解,也差不多是心知肚明了,肯定跟那個女人有關,而且也肯定是那個女人的主意,從心裏來說絮文是偏向於郝姐這邊的,畢竟跟郝姐在一個屋簷下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感情,可是父親的個人問題也不是自己能夠說了算的,想到明天即將到來的家宴,想到這個家裏也許可能爆發的緊張氣氛,一片不祥的愁雲浮上了她的心頭……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