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35) 照片上的小男孩

(2015-10-09 15:41:19) 下一個

(三十五)

 

慢慢地從書頁中滑落的東西,悠悠緩緩地落在了地上,絮文把它翻了過來拿在了手中仔細地端詳著,這是一張照片,照片上有一個五六歲光景大的小男孩神神氣氣地叉著腰,眼睛凝神靜氣地眺望著遠方,一幅大殼軍帽下一雙稚嫩的大眼晴顯得格外的靈動和俏皮。

絮文握著照片翻過來倒過去的不斷的細細看著,腦子裏閃現了無數個問號和可能性…… 難道他還有一個她所不知道的孩子,還是……
 
看眉宇間找不到什麽相像處,又好像有一些他的影子,這孩子究竟是哪裏的,跟曆傑又是什麽關係呢……
 
想著想著她剛剛放下來的心又有些被提了上來,她覺得不光是因為這個孩子的,更重要的是倆個人之間的互信程度應該出了問題。如果這個孩子是像她想象和猜測的那樣,那麽她跟曆傑之間根本就缺少最基本的東西,那就是信任,如果是這樣再往前走的意義還有多大,胡思亂想的女人越想越後怕……
 
衝完了咖啡端著上來的曆傑,看到絮文不言不語地坐在床邊上,完全沒有了剛剛的高興和調皮,好像換了個人似的,摸不著頭腦的男人也趕緊收起來了剛剛還沒有落下來的高興勁兒,慢慢地走到了絮文的身邊挨著她也坐了下來,
 
“怎麽了,臉色這樣的難看,小姑奶奶的臉是三天三變,這一會兒的功夫,又是誰招惹你了”
 
“你看看這屋子裏還有第三個人嗎,曆傑 我問你 咱們倆之間相處最重要的東西應該是什麽”
 
曆傑把送到嘴邊的咖啡一下子止住了,不知道麵前的女人神情嚴肅的為什麽問這個問題,
 
絮文把照片從書中抽了出來,擺在了曆傑的眼皮底下,也不說話看著他什麽臉上的表情,
 
看到照片的曆傑,一下子明白了,明白了這女人剛才為什麽轉眼間晴轉多雲的原因了,突然不禁笑出聲來,
 
“原來如此,看看這小子多神氣,小模樣裏一派小軍人的氣勢,再看看舉手投足之間像不像我”
 
曆傑看著絮文生氣的樣子,不急也不惱,似乎還想再逗逗她,
 
絮文看他嘻皮笑臉的樣子,反倒不氣了,把照片往曆傑的腦袋上一拍,說道;
 
“為什麽不早告訴我,你這個年齡有個孩子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嗎,幹嘛掖著藏著的不讓我知道,是不是小看我了”
 
“現在讓你知道也不晚呀”曆傑還是沒有正經的故意不捅破。
 
“那麽這孩子的母親是誰,現在在哪裏,這孩子跟著他母親過嗎”
 
“他的母親生下他四個月死於乳腺癌,他的父親在一次野外探索中,不幸也遭遇了不測”
 
還沒有講完的曆傑,腦門上又遭遇了來自對方的重重一擊
 
“小祥的,說了半天,你這繞我呢,原來這孩子他爹另有其人,是不是這下,你白撿了一個幹兒子”
 
明白之後的絮文,臉上又綻開了笑容,好像六月裏池溏裏的蓮花一樣,盛開在了她俊俏而又粉嫰的臉頰上……
 
曆傑把剛剛衝好的另一杯咖啡送到了絮文的手上,然後開始講述起小男孩的故事,
 
原來這個小男孩的父親是曆傑一個要好的朋友,曾經留學一起在美國,隻是不同的是,快回國的時候,他找到了一個中國女孩成了家,和曆傑一樣回國之後的男孩父母也在一家南方的醫院找到了一份穩定的工作,幾年前男孩的媽媽不幸在生下了他四個月的哺乳期期間發現了乳腺癌,從發現到去世隻持續了幾個月,喪偶之後的父親雖然又找到了新的女人,隻是倆個人還沒有邁進婚姻的殿堂,不幸的事又降臨了……
 
和曆傑有著同樣愛好的他在一次徒步野外探索中失聯,幾天之後救援人員才找到了他的屍體,不幸的男孩在年輕父母雙雙遭遇疾病和不測之後,頓時聳身成了孤兒,曆傑也在孩子的父親死後在第一時間趕到了他的家中,幫助他的家人處理了喪事,並且在臨回程之前認領了這個父母雙亡的孤兒,現在他雖然和他的奶奶住在一起,但是曆傑會定期匯錢給這個風雨飄搖中捉襟見肘的家庭,並且每年會抽出時間來探望這個孤苦的家庭……
 
絮文聽完了這個故事,也不由的用一種欽佩的目光打量起曆傑來,
 
“行,還真得打開窗戶看你才行,不過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告訴你了,做點好事不難,難得是一輩子做好事,不許放空槍,不許打退膛骨,更不許掉鏈子”
 
曆傑一把把嬌小的絮文攬在了懷裏,笑眯著眼睛對視著麵前的女人,嘴也慢慢地靠近她的唇,突然他的嘴一下子鎖住了絮文喋喋不休的小嘴。
 
“小丫頭片子,嘴皮子什麽時候練得這麽的貧,什麽時候給你也配把鎖,鎖住你這貧嘴”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雪中梅的跟讀和鼓勵!嗬嗬 你們的支持是我創作下去的動力~~~順祝周末快樂!
雪中梅 回複 悄悄話 寫的真好。平安是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