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34) 愛是一種品味的霸道

(2015-10-08 13:48:45) 下一個

  (三十四)  

 

絮文沒有想到從劉曆傑的嘴裏能夠說出這麽熱的挽留之話,更沒有想到那句溫馨的話就剛剛出自他的口,雖然是挽留中的急話,但是急話又何償不是發自內心的呢 

 
“當我已經不能離開你的時候,你卻準備離開我……”
 
她認真地品味咀嚼著這句話的味道,以至後麵的話她幾乎是沒有用心去聽,自然她的腳步也不自覺地留住了,
 
“難道你真的沒有細細地過濾一下我的身份,我是一個失婚的女人,而且現在還帶著一個有些殘障的孩子,雖然身份證上的記錄著我們的年齡很相適,但是我身份的標簽,意味著比你要更多一些的責任和義務”
 
絮文雖然站住了腳不走了,我但是還是想通過這個機會,把心裏疑惑和困擾的問題,借這個時候一起拿出來,希望聽聽他的心裏話,當然也想聽到自己願意聽到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為什麽,也許是得益於你惺忪的眼神和她有幾分相似,也許是你沒有任何雜念的微笑感染了我,也許我也不是一個完全透明而又有些邪念的人,我們每個人都是上帝咬過一口的蘋果,都是有缺陷的,有的人缺陷比較大,那是因為上帝特別喜歡她的芬芳,而我的蘋果者是用來陪伴我的生命的,裏麵一定要充滿了激情的愛戀,同時也要摻雜著有些角落的陰暗麵的包容”
 
“那麽你還有什麽見不得陽光的地方,從實一起招來,我得要細細的拷問加審查”
 
絮文看來已經恢複到了剛才的情緒,緊繃的臉上也開始有了笑模樣,
 
曆傑看到絮文的語氣和她臉上重新綻放了笑容,樂見於此的他,像是受到了某種程度的感染,把桌上和地上的煙灰和煙蒂清掃幹淨之後,也安靜地坐了下來,一邊眯著一雙笑眯眯的眼睛看著她,一邊等待著她的發問,
 
“那麽接下去聽好了我要開問了,講實話不能打啞,你怎麽那麽有自信,相信你一勾引我,本小姐就會搭理你,給你這個台階下呢”
 
“這個嗎 你得問問你的眼睛,你的眼神總是先行一步地替你“忠實”地把守著心中的秘密,而這個秘密隻有戀愛中的人可以讀懂讀透的”
 
“那你也應該知道,在XXX醫院喜歡你的可也不止我一個人,那麽多未婚的娘子軍們或多或少地都朝你這邊張望過,也不乏有施展水袖躍躍欲試之人,你都是從來臨危不懼呢……還是來者不拒呢……”
 
“小丫頭,你也不看看我現在在這個醫院的位置,如果都像你所說的來者不拒的話,我現在早已經不在這裏了,而是成為了公安局的常客了,另外你也不要太低估了自己的實力,我可不是什麽女人都會喜歡的,也從來不是像某些人所說的,見到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動道了,另外更多感情的戲,我是缺乏演技天才的,我嗎……好像有些的色盲”
 
他說著眨巴著眼睛,故意讓絮文再來找話砸他,
 
“色盲……冤枉啊!得了便宜你還在這裏賣乖”
 
絮文一邊說著拿起一個枕頭輕輕地向他那邊砸去,
 
“你要相信緣分二字,這世間的緣分並不像空氣那樣廉價,再平凡不過的相遇與相識。都是前世的注定。也就是你曾經說過的前世五百次的回眸”
 
說著曆傑起身就要下樓,他要到廚房去衝杯咖啡,來緩解已經疲乏的神經,絮文一把拽住了他;
 
“我這裏還有一個疑問沒有解開,先別急著走,考察還沒有正式結束呢”
 
曆傑無奈地止住了步,回過頭來看著她,看看她還有什麽話要說,
 
“某某大公子先生,我還有一個問題,如果某人長期沒有女人,在這張床上長期缺少一個帶有雌性激素的“困擾”,那麽你的睾丸酮所釋放的發泄在哪裏,又向誰發泄呢”
 
“打聽得這麽入神,你是作為某某醫生來問,還是作為某某最親近的人來問呢,如果是作為醫生,我可以保持沉默不回答,因為我在泌尿生殖係統沒有任何的疾病和問題,如果是作為我最親近的人來問,當然這個問題我是想逃也逃避不過去的,你能不能容我先衝杯咖啡,提足了精神,再來接受你這項極其涉及個人隱私的調查呢”
 
曆傑一邊說著一邊慶幸自己找到了脫身衝咖啡的機會,一路小跑地下了樓……
 
此時己到正午,關上窗戶後的屋子裏,源源不斷的暖氣把熱量散發到了屋子裏的每個角落,陽光也把正午時分的燦爛和明亮透過窗戶清灑了進來,屋子裏彌漫著淡淡的愜意和溫馨,絮文安靜地坐在角落邊的沙發上,眼睛環視著這個寬敞舒適的房間,盡管床上有一些零亂的景象,但是放眼望去,這間屋子還是不失窗明幾淨幹淨整潔,看得出來男主人是個極愛幹淨整潔之人,就連透明的玻璃茶幾上也找不到一絲的塵埃,床頭的台燈旁擺放了幾本醫學辭典和醫療學科的專用書,閑來無事的絮文隨手拿起來一本翻看,不料從裏邊掉下來了一件東西……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