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29) 前世的情債

(2015-10-01 15:39:06) 下一個

(二十九)

 

父親詢問初五絮文能否有時間,絮文雖然是裝做不問太多,但是她多少也隱約覺得跟父親的新戀情有關,常言道,知父莫過女兒清,記得小時候牽著父親的衣角去菜場買菜,當買完了菜纏在父親的麵前一定要讓父親買一個和班上同桌的女孩子一樣的新裙子的時候,錢已花得差不多的父親的表情,也像今天一樣的拘謹和語遲……

 
今天從父親閃爍其辭的表情中,絮文隱約地感覺到父親和那個女人的事,也許進展得十分的通暢,是不是想就著過大年的喜興,那個女人對父親有什麽催促呢……
 
“如果是初五晚上不行,那就改在初六吧,初六晚上我想請一個人到家裏來坐坐”
 
說這話的時候父親埋下了頭,好像生怕別人看透他的秘密似的,好像也害怕女兒接下去往下追問究竟是誰來家坐坐。
 
絮文看著父親拘謹又難為情的祥子,就裝作什麽也不知道的樣子,沒有再繼續問下去。
 
天色全部暗淡了下來,沉寂的天空下,漆黑的夜色中,不時地從隔壁或者巷尾處傳來三兩聲家庭聚宴的勸酒聲和一些大聲的侃談聲,
 
此時出門上班的時間已到,她感到由於自己的新戀情的關係,陪伴兒子的時間會減少些,想到這裏心裏不免產生了許多的愧疚和自責,而且更加讓她不忍的是,就在馬上要走之際,小人已經從睡夢中醒來,正在一邊冿冿有味地吃著自己的大姆指,一邊用大眼晴巡視著。絮文知道小人在尋找著母親的身影。她止住了出門的腳步,忍不住又陪兒子多玩了一會兒,待郝姐進來之後,她這才隱身在郝姐的身後,慢慢地不舍地退出了兒子的房間,可是剛走出房間不久,她便又聽到了小人的哭聲,這孩子可能馬上就識破了母親的金蟬脫殼計,所以他隻能用自己唯一的武器-哭聲來喚醒媽媽的重新回來……
 
這一程孤單的騎著自行車的母親,心裏感到陣陣的酸楚。兒子的哭聲陣陣敲在她的心頭,由遠而近由近而遠地纏繞著她,使她的情緒低垂而落寞……幸好這時候看到了曆傑發來的兩條短信,心情才略微感到了有些平複……
 
“絮文 知道你在上班的途中,不知你休息得怎樣…… 外麵天寒,是否單薄上路……”
 
“愛情肯定是上輩子欠下的情債這輩子來還的,我上輩子一定是罪孽深重,所以才讓我今生不能自拔地掉進了一個有著同樣一雙秀眸惺忪的Eyes…… Kiss you……”
 
今天絮文的好朋友王歡因為家裏有病人也來到了急診科,一見麵她就把嘴巴翹得高高的,眼睛裏也顯現出故作驚訝的樣子,
 
“據可靠情報來源,某人已經成功地釣住了大魚,隻是這條魚太大了,你可要敦促他手下留情,特別是對於我們這些同在一個魚池吃草的小魚小蝦們”
 
“你從哪裏得到的情報,看看你神神道道的樣子,不會又是從哪個臭名昭著的地溝那裏得到的吧”
 
“這北京城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好事既然溜不出門,八掛就要及時填補空白”
 
“你真不愧為潛伏在XX醫院的第一情報手,不用培訓,自覺上崗”
 
“別老是“誇”我了,說說你們的事,俊男靚女,一個幹柴一個是烈火,一個有些久旱,卻偏偏喜逢了某某的甘霖,這把火肯定會越燒越旺的”
 
然後又擠著她那雙胖乎乎臉上的兩隻小眼晴拍著她的肩膀,用一種調侃式的方式給絮文打氣道”
 
“你不要怕,要大膽勇敢地向前,要打遍天下所有的充滿著嫉妒眼光的醬油們,讓她們吃醋去吧”
 
當早晨起來的第一縷陽光照進急診室的時候,絮文剛剛送走了最後一個三叉神經痛的病人,這個病人捂著臉呻吟著,在家人的陪伴下前來,做完了顱腦CT後,絮文確定是由於單純的三叉神經的發炎性疼痛引起,按照慣例也給他開了卡馬西平及苯妥英鈉等藥之後,當看到病人的病曆本時,被頭一頁寫下的家庭地址的熟悉度所驚訝,原來也住在西單的羅賢胡同,陪伴他來的是他的姐姐,看著絮文也有些麵熟的祥子……隻是弟弟麵疼得太厲害,雙方也就沒有再深入攀談詢問下去。
 
送走了最後一個病人,她略顯有些疲憊,眼睛和肩部都感到有些發脹發酸,她急忙換好了衣服,在更衣室的小鏡子前補了補淡妝,然後拎起她的挎包,徑直向醫院的自行車棚走去……
 
絮文今天打算先去給兒子買一些玩具和衣服,然後再回家,過年作為母親還沒有給孩子再添置什麽新的玩具,她感到有些難以言狀的愧疚,所以她今天打算彌補這個遺憾。
 
這時候手機短信的震動,讓她停止了腳步,從挎包中取出了手機。
 
“早上好 絮文 我的車現在已經到了醫院,就停在了靠近急診室的左手邊上,Now I've seen you  (現在我已經看到了你)”
 
這最後這幾個字看來由於發現了“目標”後,時間變得太過緊促,也變成了簡單直接的英語書寫。
 
讀著手機的女人,一陣的興奮和溫暖如沐春的感覺,疲憊的臉上也立即湧現出了一抹明媚的微笑……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