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38) 痛苦中的愛戀

(2015-02-28 12:48:23) 下一個

 



忘情而又激情有餘講述的克勞斯沒有察覺到身邊的妻子已經是淚流滿麵了,直到聽到了一聲大叫的咳嗽聲後,他才注意到妻子臉上的淚水已經長時間地掛滿了前胸……顯然絮文現在的狀況不佳,她大聲地咳嗽著,身子前麵掛著的七個月身子的半個球體也在上下不停地急促地晃動著……

克勞斯這才從夢境中驚醒,連忙扶住臉色蒼白,表情呆滯的妻子,試圖讓她躺在床上,但是絮文卻拒絕了他,並且把他的手從她的胳膊剝了開,他隻能無奈地走到客廳,倒了一杯水給絮文端了過來,並放在了桌子上……

又是一陣急促的咳嗽聲湧了上來,把剛剛喝下的水全都湧吐了出來,絮文的臉被憋震得通紅,克勞斯看罷連忙走進他的妻子,看著她被咳久震紅的臉頰,不由得心疼地輕輕地拍打著絮文彎下去的後背,雖然是照顧著難過而又委屈的妻子,但是從他的笨拙將就的動作中,可以顯而易見地看到他接觸行動的勉強和為難……

“對不起……絮文……我說得太多了,沒有想到,會弄成這種難堪的局麵,會讓你受到了我不忍心看到的委屈和傷害,我的心裏也很傷感和難過……”

止住了咳嗽的絮文,帶著充滿淚跡的雙眼,氣憤而又忿忿不平地回過頭來衝著克勞斯問道;

“難道這就是你們的亂愛的故事,你們不覺得後麵還有德道的眼睛在盯視著你們,而你們所做的所有的一切,對一個懷著我們共同的孩子的七個多月身孕的孕婦公平嗎”

從絮文充滿了絕望和無奈的目光中,她被這個麵前的故事所羞辱地震憾著,特別是所到細節之處都讓她的心靈感到一種難熬苦忍的剜痛刺傷……幾次她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最好能夠塞上兩堆大塊又嚴絲合縫的雞毛,這樣就可以不再忍受這些刺激和傷害了,指尖處跳動的熱血幾近飽和和沸騰,灼熱發脹的雙手,讓她幾次真想走上前去解恨而又痛快地去煽這個大言不慚的人兩記耳光……

同時靜下心來細思量的她也在心裏不得不無奈地承認自己徹底地輸了,輸給了一個不是跟自己同性的女人,而是徹底輸給了一個異性的陌生男人,

“絮文 我始終猶豫對你是不是應該和盤托出,我也的確問過你,是否真的實情相告,但是你強硬的態度,讓我錯覺你能夠可以接受這一切,對不起!最後還是我錯了,這的確對你很不公平,但我別無選擇……”

克勞斯本不想再申辨了,但是看到絮文抬出道德這幅門匾,自知理虧的他,也隻能低聲又嘴硬地叨叨著,

“如果隻是別無選擇地傷害了我,我也隻能傷口上撒鹽,蒙羞以淚拭了,但是你現在傷害的不光我一人,還有與你血緣相連的孩子,孩子隻能在一個沒有選擇的破碎的家庭環境中長大,這對於他是很不公道而又殘忍的,將來看你有何顏麵和良知再來麵對你成長中的孩子……”

“我隻是在情感上做出了選擇,我並沒有放棄對於一個做父親的權利和責任,我也將對我的唯一的,我的第一個孩子也是我的最後一個孩子,在我有生之年我將負責和擔當到底的,並且我將引以為傲地相信我會深深地愛著他(她),我懇求你能夠給予我這個機會”

“怎麽給你這個機會,我倒是願意平下心來來洗耳恭聽”

麵對這種局麵,本不想拆得支離破碎又家破人散的絮文,無奈之下不禁把球拋給了這個麵前的始作俑者,

“我們不離婚也不要分居,我們還同宿一宅,但是我也有我的請求,我們今後隻停留在朋友關係上,今後我們雖然沒有了肌膚上的接觸和親近,雖然沒有了情欲之間的愛情,我們還有剪不斷的親情在,也許就因為這之前所有共同擁有的一切,還有我們共同的孩子,另外我還可以接受你去尋找你的另一半”

看著絮文睜大了驚訝的雙眼看著他,他又進一步地補充道,

“我講的都是我會做到的,我想我會做到以朋友相待,尊重和理解地交往和相處,這樣的話對雙方來說都很公平和周到”

“可是我做不到,你顛覆了我對你一貫的正麵看法和印象,也顛覆了我骨子裏的傳統的東西,更確切地說,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我不想去這樣去做……”

克勞斯用一種審視和不解的神態看著麵前的語氣堅定的妻子,

“這對於你來說,真的是那麽勉強和為難嗎,真的讓你很痛苦嗎”

絮文用一種無奈而又傷心的神態看著近在咫尺 不解風情的丈夫,然後從牙縫裏擠出了幾句沒有辦法回避的發自肺腑
真言,

“因為……我還在乎你,因為……你在我的心裏還有很重要不可替代的位置,因為……我還不知輕重地厚著臉皮的又不知羞恥地愛著你這個混蛋........”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