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33) 端倪

(2015-02-21 10:11:13) 下一個

 

踏上了飛機的絮文,還在心裏麵若有所失地回頭又望了望法蘭克福寬闊的停機坪,一種離別的傷感驟然襲上心頭,她不清楚這種傷感究竟來自何處,也許這是自己從結婚以來有了自己的家之後的第一次離開,也許是隱隱約約襲來的一絲不祥之兆侵占了她原本不穩實的心裏……

起飛的這天正好是周三,克勞斯有工作在身,而法蘭克福機場又恰距家不遠,坐上有軌電車二十分鍾就到,絮文帶著孕身拉著不算重的行李箱,邊走邊若有所思地想起臨行前的一個晚上的那個莫名其妙的夢境……

在夢境中自己身處在一片叫不出名字的波濤翻滾的大海中,朦朦朧朧中看到前麵有一個如刀劍般矗立的峽穀,峽穀處的上麵似有一個人站立,從模樣上看極像她已經去世多年的母親,那女人手拿一根禪杖,看她慢慢地走進,緩緩地上前握著她的手,然後笑著讓她走進一間小屋,那小屋是建在一顆楊柳樹上,從遠處望去,好像空中樓閣,懸在半中,身處其中好像一種仙境飄逸的感覺,那女人待她坐定,然後看著她的眼睛,用一種異樣的口吻非常惋惜和遺憾地對她說;

“你的路腳下是前邊是一條崎嶇不平的棧道,走過那條崎嶇坎坷的棧道,那棧道的盡頭是你的新家,你的第二個家,現在你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千萬不要再錯過……”

“我的第二個家? 什麽新家? 我己經有家了,我為什麽還要有第二個家呢”

那女人不加思索地脫口而出道;

“你已經走失錯過了岔路口,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看她還是迷茫不解的祥子,又說道;

“我本不該多嘴,你命格五行屬楊柳木命,今年苦遇了海中金年,許多凶兆聚集在了一起,不可逆轉也!悲哉也!”

你是誰?為什麽這麽詛咒我?我與你平生素不相識,為什麽在這裏與我講這些渾話呢”

那女人看著她並沒有作答,隻是囑咐她定定神看看自己站在了什麽地方,可千萬別忘了回去的路,又對她詭秘地笑了笑,然後柱著禪杖慢慢地走開……等她再定神一看,一轉眼的功夫那女人在她的眼前已化成一縷清煙消失得不見了……

待那股清煙散盡,絮文感到自己又回到了那片海中,待潮水慢慢地退去,隻見這片海灘上有許多細小的發光發亮的東西,細細一看是許多金子隱埋在海中的沙子裏……

想起那女人臨別時的話和楊柳木和今年的海中金的凶克,她不由得一身冷汗涔涔……

等她喊叫著從夢裏驚醒,擦了擦臉上殘存的眼淚和胸口浸出的汗水,這才確認自己經曆了一場夢魘般的噩夢……

絮文並不諳五行學說,也不想搞明白這些個暈頭轉向的東西,幾天後就差不多將一切拋到腦後了……

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北京的絮文,來不及歇息就趕緊去了醫院,好在這個手術是個小手術,這家北京的三甲醫院給絮文的父親做的也很成功……

手術後在醫院恢複了三天,三天後各項指標均差不多地恢複到了正常的水平,也許是對醫院的環境適應能力不夠好,也許醫院的夥食不合老爺子的胃口……三天之後老爺子執拗著硬要出院,絮文想了想也沒有了久留的必要了,便結清了住院期間的各項費用,清點並帶齊了從家帶來的隨身用品,打了個車領著老爺子出了院………

在北京的這段時間裏,絮文幾乎是每天都保持著跟丈夫克勞斯的聯係,他們有時通過郵件,有時候也會通過電話聯係,而讓絮文頗為不滿的是克勞斯總是過分關心她腹中的胎兒,諸如胎動得頻繁不頻繁……有沒有再去孕檢,胎兒發育的怎麽樣……肚子又長大了多少之類的話……卻很少問及到懷著身孕的母親最近累不累……胃口最近怎麽樣……手術後父親的身體恢複得怎麽樣……

直至有一天的一次電話聯係,終於把這種不滿的情緒推到了一個糟糕的極限。

那天絮文夜間正好醒來,抬頭看了看掛在牆上的鍾,正好是深夜2點鍾,在床上翻了幾個回合之後,不知為什麽還是沒有覺,睡不著,她隨手拿起了放在床頭櫃的手機,計算著現在正好是克勞斯下班回家,已經吃完了飯的鍾點,夏季德國與北京的時差是六個小時,北京雖然已經進入了深夜,而法蘭克福的此時才剛剛入夜……絮文習慣地撥通了克勞斯的手機,

電話響了幾個回會之後,電話那邊還是沒有人接,直到絮文馬上要放下電話的時候,突然電話的那邊有人拿了起來,

“Hallo!” 克勞斯低沉的聲音從電話的那邊傳了過來,絮文豎起耳朵細聽,好像這個熟悉的聲音還伴著氣喘籲籲的雜音,

“克勞斯,是我……你還好嗎……剛下班不久,你又去了哪裏?”

絮文在電話一邊問候著丈夫,一邊又有些質疑地問道;

“我……我正好跑步剛回來,恰好趕上了你這個電話”

“跑步……”

絮文不禁在心裏打了個問號,熟悉克勞斯生活習慣的絮文知道,周中下了班回來,他從不再出去做這些有氧的運動,像跑步 騎車之類的,一般他隻有周末待一切準備就緒,才會走出家門做這種大汗淋漓的運動,今天怎麽會……

她的腦袋隨之木然空白了一陣,而緊張過度的脈搏跳動驚動了腹中的胎兒,又是一陣陣的胎動襲來,攪得她的心頭是更加的心煩意亂,煩躁不安了起來.......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首先祝大家過年好!本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兩人個性都很強,主要的部分不能互補,又很自我,從一開始的結合上就埋下了不少的隱患,其實兩個人在一起不光要有愛,性格合拍才更重要!尤其是克勞斯的性格特點也多少代表了重壓下許多白領所麵臨的問題和所產生的性格缺陷,絮文從國內剛來不久,又在國內有著獨擋一麵的工作,所以更為自我和個性突的突出化,她很少或者根本沒有融入到這裏的生活或者說和克勞斯在一起的生活,隻是在形式上走到了一起,婚姻的解體是遲早的問題。謝謝大家的跟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