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32) 不安的回國之旅

(2015-02-19 15:16:23) 下一個
轉眼間已是春盡夏闌珊,春天的風把大地變成了綠茵茵一片,而溫熱多情的夏風又把這綠油油的田野裝扮上了色彩豔麗的顏色……各色野花都開了,紅的、紫的、粉的、黃的,像繡在一塊綠色大地毯上的燦爛斑點;成群的蜜蜂在花從中忙碌著,吸著花蕊,辛勤地飛來飛去,放眼望去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色……

這已經是絮文孕期的第六個月份,隨著肚子一天天的漸大,腹中的胎兒一天天地漸長,從孕期的三個月份的第一次感受到胎動,到現在每天伴著肚子裏胎兒的頻繁的“拳打腳踢”,絮文感受著腹中的寶寶每時每刻的成長,體驗著即將成為母親的喜悅和興奮……

六月底的一天正在廚房忙碌的絮文接到了一個來自北京的電話,這個電話是絮文的姑姑打過來的,平時很少接到姑姑電話的絮文,預感到有什麽事情將要發生,自然也把心提了起來……

正像絮文料想的那樣,著急地打過來電話的姑姑不無擔心地告訴給了遠在國外的侄女,絮文的父親馬上就要進行一次手術,長期以來飽受膽結石痛苦的絮文的父親,現在終於下決心要把這個裝滿了多餘石頭的膽囊做一次手術徹底地切除,絮文的母親去世的早,父親把她含辛如苦地養大不容易,雖然是個微創小手術,但是絮文還是決定回國陪伴著父親度過手術的高危期,

因為訂票訂得太急,著急訂票的她,覺得兩個星期的分離,對於這對天天相守的小夫妻來說不算長,所以就沒有等到克勞斯回來再商量商量,就提前把票先訂了出去……

當帶著一身疲倦從銀行下班回來的克勞斯,一踏進了家門,已經做好飯的絮文從廚房出來接過了老公手裏的公文包,然後帶著一臉的歉意神態對正在換衣服的克勞斯說道,

“克勞斯,今天發生了一件很特別的事情,由於事情來的很急,所以我己經……

一邊換衣服,一邊往衣架上搭衣服的克勞斯頭也不抬地回問道,

“已經什麽啦,今天的一天好累呀!開了兩個會,中午吃飯的時間都給擠掉了,隻能湊合地吃了一個三明治”

“克勞斯,我父親下周將要動膽囊切除的手術,他身邊沒有什麽親人,所以我己經訂好了下周回國的機票,打算回去陪伴著他動完了手術再回來”

剛回家一時沒有料到老婆有這樣的消息在等待著他,克勞斯急忙轉過身來,迫不及待地問道,

“什麽!你父親將要動手術,你已經訂了下周回國的機票”

絮文看著他驚訝的臉,張開的嘴巴還沒有來得及閉攏,知道這個消息對於丈夫來說太突然了,

“由於時間太緊,來不及跟你商量,我就自做主張地把票給先訂了”

“一個小小的微創手術,用得著你挺著大肚子回去嗎?再說你訂票訂得這麽神速,這個家裏的許多事情還都沒有安頓好呢”

絮文知道這後一句話的這個家指的是丈夫克勞斯自己,長期以來克勞斯已經習慣了,回到家裏第一眼希望看到的是妻子在家裏等待他的身影,現在兩個星期沒有了這個身影和準備好的飯菜,他會感到心裏空落落的,蕩蕩無根的……

心裏雖然這樣想,但是嘴巴上她還是說著自己的理,

“我就回去兩個星期,就十四天的功夫,轉眼之間就回來了,你就忍一忍吧,再說我回去也不是玩去了,這不是碰到事了嗎,這手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對於歲數大的人都不是鬧著玩的,再說對於膽囊切除之後的術後護理,飲食上的注意事項都不是像年輕人一樣的那麽簡單,需要一些專業的護理和一些心理上的疏導”

“這明明就是一個小小的手術,在這裏這種手術是很常見的,危險係數是沒有的”

“當然是很常見的,但是現在要做手術的是我的父親,是我的至親,所以我的心情不可能像其他人一樣,做到放鬆心態,平常心去麵對”

“你去了又能夠解決什麽問題,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

“說半天你的意思就是不願意讓我回去,克勞斯我跟你結婚,並沒有賣給你,我去哪裏,去幹什麽是我的自由,這在我們從結婚開始就都已經講好的。怎麽到如今還在沒完沒了,來回來去地討論”

話不投機的兩個人陷入了沉默, 克勞斯搭落個臉,再也沒有了回話……

晚飯兩個人吃得也很不歡悅,克勞斯隻是簡單地吃了一盤沙拉,擺在他旁邊的麵包是動也沒動……

吃完了飯的克勞斯,板著個臉馬上到了廚房,迅速地倒上了一杯威士忌酒,端著酒杯,神態落寞地踱到了陽台上,一邊喝酒一邊自言自語了起來……

絮文自當是沒有聽見,收拾完了吃完飯的碗筷,就趕緊地從地下室取回了自己的行李,一邊看著紙張上記載的要帶回家的東西,一邊從客廳到臥室地來回來去地拿取著要帶走的東西……

安謐寧靜的夜晚伴隨著兩個賭氣無言的人,夏夜輕涼的晚風從窗欞上慢慢地掠過………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